小编的话 封闭式环境对于讲好故事是很大的挑战,如何在单一的场景里呈现出整个世界,同时不让人感到厌倦,奥斯卡获奖电影《房间》做到了,正如影片题记中写的:爱,没有边界。

  房间

  刘伟馨

  《房间》是一部关于囚禁的电影,也是一部出色表现母子关系的电影。十七岁时,乔伊被老尼克诱拐,关在其后院一个十多平方米的小棚子里,长达七年之久,其间出生的儿子杰克也已经五岁,乔伊在儿子的帮助下逃离了小棚子。《房间》具有一般囚禁电影所具有的共同特点:黑暗、悲伤,但导演无意渲染囚禁者如何残酷对待被囚禁者的种种细节,他最大的兴趣在于,乔伊与杰克如何在封闭的环境里,创造了一个世界——现实的和精神的,用来消弭被囚禁、被隔绝所带来的一切苦痛。导演兰纳德·阿伯拉罕森说:“这部电影表现了生命中感人的时刻,表现了人们的挣扎,表现了人们在悲剧中依然坚信希望。”乔伊扮演者布丽·拉尔森也说:“兰纳德是此片最适合的导演,因为这故事不适合表现得太阴暗,深入挖掘阴暗的一面是我的责任,而他的作用就是表现希望。”

  大致来说,电影可分为三个部分:囚禁、逃离和回归,“囚禁”是其中最为出色的部分。以杰克的视角审视,这个“囚室”,是他全部的世界,房间里所有的摆设,都具有生命。“早安,台灯”“早安,盆栽”……电影在房间屋顶安排了一个天窗,杰克借由这个天窗,展开他无穷的想象。房间里的电视机,是连接外部世界的纽带,但对杰克来说,只有他感知到的东西才是真的,而电视画面所呈现的一切都是假的。杰克所有独特的思维和表现,都拜妈妈所赐。妈妈把自己遭受的磨难和苦痛掩埋在心里,和他一起做游戏,玩乐,给他讲爱丽丝奇境漫游、基度山伯爵复仇的故事。是妈妈激发了他的想象,为他创造了一个世界,也许,这是虚幻的、童话般的,但却是他最需要的。

  妈妈在萌发逃离念头的最初,就想到了要把真相告诉儿子。她试图告诉杰克,电视里的一切都是真的。“逃离”这部分,是电影中最为紧张的。受《基度山恩仇记》启发,她想出了妙计:让儿子装死裹进地毯,在老尼克把他运出埋葬之时,乘机设法逃脱、求救。对外部世界认知几乎为零的杰克,承担这样的重任,是一个冒险,是一种危险,而正因为如此,才让我们有了一种期待,感到一种刺激。这部分有两场戏令人印象深刻,一是杰克从毯子里现身,第一次仰望看到外面的世界,蓝蓝的天,行走的云,架在高处的电线,镜头里杰克的脸,是惊讶,是茫然,是不可思议,以致他忘了自己处在怎样一种险境。二是当乔伊从囚室脱身,狂叫哭喊地奔向杰克,画面里,慢镜头、晃动镜头、警车红色和蓝色灯光的闪烁,营造出一种凄楚和劫后余生的氛围。

  “回归”是最难表现的部分。对于杰克,如同从原始的岩穴来到文明社会,处在一个调整适应期,他在囚禁时的思维方式、认知模式,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事实也是如此,他害怕陌生人、陌生环境、陌生事物。所幸,随着时间推移,杰克渐渐适应这个世界。反而妈妈乔伊,由于三重世界(囚禁前的世界、囚禁中的世界和回归后的世界)在她心底互相挤压、冲撞,使得她难以摆脱梦魇。尤其是媒体采访抛出伤人的问题,直接导致了乔伊自杀未遂:“当你儿子出生时,你是否想过要求关押你的人把他送走?比如把他留在一家医院,让他被别人发现。那样,杰克就自由了,就能拥有童年了。”好像是她造成了杰克全部的不幸。电影里,杰克再一次拯救了妈妈,他把象征“力量”的自己的头发剪下送给了妈妈。妈妈康复后说:“我不是一个好妈妈。”可儿子接口就说:“但你是我妈呀。”

  凭借此片荣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的布丽·拉尔森,几年前在《少年收容所》里也有出色的表现。乔伊和该片的女主角一样,都在拯救和帮助着别人,可她们自己恰恰也是需要被拯救的。雅各布·特瑞布雷扮演的小杰克令人惊诧,聪明、机智,富有表现力。这两个人完完全全撑起了整部电影。

实时热点

一键分享到微博微信,请点击右上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