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想到他,口水与泪水齐流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荆歌     编辑:徐婉青     2016-03-23 17:23 | |

  小编的话 一个好朋友,他的文雅谈吐、学养文章、工笔花卉,是那么的高格不凡。但是今天,凡是回忆起他,却总是首先想到他的厨艺,忍不住口水与泪水齐流。

  因吃想高士

  荆歌

  霜桐老人王西野可能是苏州最后一位像文征明、董其昌那样的江南名士了吧。他有学问,能诗善画,富收藏,精于造园和烹饪,与谢国桢、陈从周、邓云乡、顾廷龙、何满子等鸿儒雅士过从甚密,往来唱和。他们生活的1980年代,算是传统江南文化的一次回光返照吧。

  我去霜桐老人府上,得见主人,皆因与其次子王宗轼兄时为好友。当时,宗轼兄与我一起在湖滨中学任教。每去位于狮子林边坝上巷的王府,都看见霜桐老人坐在书房里,总是微笑着,向来客微微点一下头。其和蔼清雅,总是令我如见古人。记得霜桐老人的身后,挂着一副谢国桢撰写的对联:“骨带三分瘦,情含一点痴。”用来说西野老,显然恰当。

  其子宗轼,秉承家学,学富五车,满腹经纶。1980年代就学苏州大学中文系时,与王稼句等人创办《吴钩》杂志,名重一时。阿轼是最早提出“文学的倒流”这一概念的。他对鲁迅、郭沫若之外的大量五四作家的文学成就给予高度评价。与之相呼应的是,胡适、徐志摩、周作人、林语堂、郁达夫、梁遇春、沈从文、张爱玲、戴望舒、施蛰存、许地山、废名、朱湘、庐隐、苏青等一大批民国作家的作品被重新出版。

  那时候,我与阿轼几乎是朝夕相处,受他影响,自然也读了不少他所推崇的书。有许多书,都是他帮我买来。其中不少是他读过了转卖给我的。上面有他的点画批注,仿佛春风拂面。

  阿轼同时还是一位高妙的美食家。对于吃喝,他别有心得。令我大受其惠的是,他有着一手高超的厨艺。其父那些高朋雅客登门,下厨掌勺的都是他。但是那种场合,我等二十出头的青年自然无法跻身。享受他的厨艺,只是在他位于湖滨中学的教师宿舍内。他做的一道鱼鳞冻,真是令我终身难忘。这道冷菜透明若琥珀,嚼之弹牙,爽口而其味鲜美。乃是取青鱼之鳞,浸泡洗却鳞上黑色,然后以文火熬煮,直至胶汁尽出。然后掺入盐糖料酒葱姜汁,以及松仁、陈皮、青梅颗粒,搅拌而后冷冻。最后切成方糖大小的方块装盘。

  清淡而文雅,是阿轼烹饪的核心风格。长豇豆通常并不煸炒,只是焯水,使之碧绿如翠。然后寸半切断,齐齐装在洁白的瓷盘中,淋上虾籽酱油。有色有香,嚼之有声。

  大家都知道阿轼做得一手好菜,因此经常会以各种各样的借口跑到我们湖滨中学教师宿舍,蹭他的饭吃。那时候阿轼身体很好,皮肤白皙,红光满面。额头特别油光水亮,我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皇上”,因为他谈论起学问来,什么都懂,口吐莲花,是文学青年导师,有君临天下的感觉。我们后来篡改了那时候流行的歌曲《请到天涯海角来》的歌词:“皇上皇上额头亮,就像一个小太阳!”一起玩耍的时候,兴致高了,他竟会在地上翻筋斗。然而调入《苏州杂志》工作后不久,他却英年早逝。失去这样一位朋友,真是令人痛心!

  那时候看上去文质彬彬,然而体格健壮的阿轼兄,有时候也会抱怨:“什么人都到我这儿来吃饭,我成什么人了,他们倒跷起二郎腿高谈阔论,我辛苦煞烧给他们吃啊!”是啊是啊,他是皇上啊,你们前来向他讨教学问请求指点迷津可以,怎么能把他当作一个厨子呢?

  阿轼离世忽忽也好些年头了。他的文雅谈吐,他的学养文章,他的工笔花卉,是那么的高格不凡。但是今天,我们凡是回忆起他,却总是首先想到他的厨艺。他对美食的精通,他做的一手好菜,想起来便止不住口水与泪水齐流啊!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