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街镇报: 天平家园鹤翔航头朱家角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宝山社区璀璨徐家汇定海家园科瑞物业湖南社区健康枫林今日虹梅今日练塘龙华社区曲阳社区庙行之声北站社区江桥报太平家园嘉兴天地美丽顾村和谐盈浦金泽报道康健社区走进广中川北印象重固家园今日佘山永丰社情友谊社区今日张江今日真如宣桥之声岳阳家园宜居东明新车墩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2014新民晚报App > 夜光杯 > 正文

曹文轩:让世界看到中国儿童文学

  小编的话  明天,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将在意大利博洛尼亚揭晓。国际安徒生奖又称小诺贝尔奖。这次进入5人终选名单的作家中,首次出现了中国作家的名字——曹文轩。中国儿童文学,正赢得世界的目光。


  曹文轩:让世界看到中国儿童文学

  殷健灵 朱凌


  并不刻意考虑孩子需求

  在中国文坛,曹文轩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他的作品被定义为儿童文学,但他并不为特定的儿童写作。多年来,他以“追随永恒”抗衡风云变幻的种种潮流,他甚至很少写当下生活。从《草房子》到《青铜葵花》《丁丁当当》系列,他的作品营造了让人耽迷流连的超脱于现实之上的文学世界,他的至纯至美的儿童文学作品赢得了无数孩子和成人的喜爱。

  星期天夜光杯:您曾评价自己不是一个典型的儿童文学作家。您在写作的时候,更多的是在考虑什么?您如何定义自己的读者?

  曹文轩:我在写作的时候,并不刻意考虑是为谁而写,主要考虑的是作品的文学性和艺术性,它必须是一件艺术品。我的读者,大约有三分之一是成年人,三分之二是孩子。我很喜欢这样的状态。我是用了儿童的叙事和儿童的视角在写作,写的是儿童也可以读的作品,但并不是特意为儿童而写。在我的作品中,成年人能够感受到美学的境界,而孩子读到的是精彩的故事,被故事感动。我的作品的力量点在于“感动”,在于悲悯的精神。


  苦难童年升华出悲悯与诗意

  曹文轩曾在他最广为流传的小说《草房子》里这样写道:“一个人永远也走不出他的童年”。他也自认,是一个自觉使用童年经验的作家。他的作品有很多故事,都取之于童年。这些故事成就了今天的他。

  童年对曹文轩来说,意味着永恒的精神故乡,意味着明净透彻温暖的记忆,当然还有饥饿与清贫。他曾这样回忆:没有吃的,母亲就让他从河边割回一捆青草,然后放进无油的铁锅中认真翻炒,做一盘“炒韭菜”。初二那年冬天,他穿的棉裤破了洞,破洞里露出棉絮,甚至还会露屁股,这使他在女孩子面前总觉得害臊,经常下意识地靠住墙壁或是树。

  然而,童年的苦难却成为了取之不尽的财富,在曹文轩的笔下幻化成直指人心的故事。“《草房子》的主人公就是小学时候的我,《青铜葵花》的主人公就是中学时候的我。”他这样告诉自己的读者。在这些故事中,苦难的记忆升华成了作家的悲悯之心。

  星期天夜光杯:曾经,中国文学的苦恼是难以走向世界。近年,这种现象已有改观。您的《草房子》《青铜葵花》等独具中国特色的故事被译介到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等多个国家,是中国儿童文学作家里版权输出最多的一个。您以为,其中原因何在?您如何看待苦难对于一个作家的意义?

  曹文轩:我们脚下的这块土地,经受了太多苦难,我们的记忆里,总是翻动着那些过往,使我们的心无法安宁。想忘记它,但觉得是一种罪过。造物主也许是公平的,降下苦难的同时也给出了承诺——苦难会转化为财富。这些财富是超出我们想象力的。中国的作家是幸运的。二战以来,欧洲的社会形态很相似,许多相似的故事发生在欧洲不同的地方。但是,中国则不同,许多故事只能在这里发生,是独一无二的。我的《草房子》《青铜葵花》等作品写的是中国故事,故事背后却是人类主题。比如,我的故事中描写的父爱,任何国家的人都能产生共鸣,但是那样一个关于父爱的故事却只能发生在中国社会的背景之下。我们必须将笔触探到人性底部,那里有共通的人性,有人类共同的喜怒哀乐、共同的向往和情怀以及共同面临的苦难。


  不同作品有同样的美学源头

  曹文轩的故乡位于苏北的水网地区。那片蓝天之下,水网就像大地上的血脉,滋养着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水,培养了曹文轩写作所需的想象力,影响了曹文轩的美学观,以及和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

  在曹文轩的小说里几乎都有对“干净” 的执著。“我之所以不肯将肮脏之意象、肮脏之辞藻、肮脏之境界带进我的作品,可能与水在冥冥之中对我的影响有关。”曹文轩说。

  星期天夜光杯:熟悉您作品的读者往往能读到您文学创作的来处,您也把自己的作品形容为“水边的文字屋”。这几年,您的创作走向有了一些改变,从幻想文学《大王书》,到轻松诙谐的《我的儿子皮卡》、大气厚重的《火印》,到《羽毛》《夏天》《菊花娃娃》等童话式的绘本故事,您不但实现着文体和题材上的多种尝试,也在由“重”而转向“轻”。您如何看待一个作家的“变法”?

  曹文轩:我在“变”,又没有“变”。《火印》得到过很多赞美,但最让我受用的一个说法是“这《火印》是曹文轩写的”。这不是句废话,对我而言,是最高的评价。我对“变法”一词一向重视。若无变法,自己会将自己写死。我会主动地心悦诚服地接受各种各样的文学观,各种开放的心态。同时,我也从不认为“保守”是一个贬义词。保守一样可以深刻,保守也是一种态度。“守陈创新”是一句老话,老话常离真理最近。语言,思想,美学等,基本的品质不能变。每一本书都是作家自己的孩子,高矮胖瘦不一样,脾气性格不一样,但要让人家看出来,尽管有差异,还是出自同一家族,若做基因鉴定,还是源自同一血源。


  做学问与搞创作像两个频道

  20岁那年,曹文轩的人生走向了一个新的方向,因为业余创作在当地小有名气的缘故,他获得了作为“工农兵”学员推荐保送到北大的机会。在北大图书馆系学了1个月的图书分类法之后,他转到了中文系。大学毕业时,北大要他留校任教,曹文轩不干,回到盐城老家,结果北大一直按时给他寄发工资。一年之后,曹文轩回到了北大,“现在让我去哪,我都不适应了,只能待在北大。”在北大执教二十几年,曹文轩教出了一批如刘震云、陈建功那样的学生。如今的他依然活跃在讲台。

  星期天夜光杯:作为一个学者型作家,您的创作涉猎很广,小说、散文、理论、诗,加上儿童文学,它们在您心中占有怎样的分量?

  曹文轩:我虽然没有写过诗,但诗性是有的。我很爱看诗,在写作中有时候会停下来看诗,找一种感觉。和我同时代的大多数作家不同,我既是研究文学的学者,同时又是创作者。做学问和写作,就像是电视机的两个不同频道。在不同时期,侧重不同。在我需要打拼职称的时期,我比较着力于做学问。而今,我更多的时间投入在创作中。不过每年仍有不少文章发表在核心杂志,那些文章大多是我外出演讲时的演讲稿整理后,被杂志编辑拿去发表的。

  星期天夜光杯:是不是每个作家都能写儿童文学?

  曹文轩:并不是每个作家都能写儿童文学。儿童文学写作需要特殊的训练,比如,儿童文学有特殊的叙事腔调,这不是轻易就能模仿的。儿童文学还需要特别精巧的构思和高超的讲故事的能力,因为孩子是最没耐心的读者。写成人文学的作家转而创作儿童文学成功的几率,远远小于写儿童文学的作家去写成人文学获得成功的几率。

  星期天夜光杯:您6月即将出版的最新长篇儿童小说《蜻蜓眼》以上海为背景,您是否在上海生活过?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故事?

  曹文轩:很多年前我认识一个人,她给我讲了家族的故事,那个精彩绝伦的故事发生在上海。我在心里珍藏了二十多年,如今将它付诸文字,就是《蜻蜓眼》。我对上海并不陌生,童年因为要治病,我在上海生活了很久。这是一个只会发生在上海的故事。我相信它将是一部很重要的作品。

  星期天夜光杯:明天是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公布的日子,您是首位进入五人决选短名单的中国作家,这是特别令人振奋的消息,祝贺您!中国读者对此充满期待。

  曹文轩:自从短名单公布以来,我身边的作家、出版界朋友们都比我更激动。我想他们站在国家的角度,有安徒生奖情结、国家情结。我当然很在意这个奖项。不论是否能够幸运地获得奖项,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写作品。

侬好上海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helloshanghai2013

吃喝玩乐、上海故事、同城活动
每天热爱上海多一点,
加入小侬家族就对啦!

新民晚报官方微信
微信号:xmwb1929

有用、有益、有趣

街谈巷议微信
微信号:xinminwangshi

街头访谈,麻辣点评

今日热点
更多新闻
发布评论
您还能输入300

版权声明:

•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美术设计、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民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新民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22899999  传真:021-62677454

邮箱:稿件处理  处理时间:9:00—16:00

新闻热词榜
  • 数据加载中……
【街谈巷议】如何关怀老人?市民:带爸妈体检 多说话陪伴 2016-03-31 08:55
聚合
中国梦▪申城美 中国梦▪申城美

“中国梦·申城美”2016年度先进典型人物报道拉开帷幕,让这群优... [详情]

网友热议消费维权:315绝不只是一场“晚会” 网友热议消费维权:315绝不只是一场“晚会”

比起“运动式维权”,更重要的是维权常态化,“天天3·15才是真的... [详情]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新民地铁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友情链接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钱报网|少儿英语教育论坛|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陆家嘴金融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9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