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晨读 | 春访未名湖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德平     编辑:赵美     2019-04-16 07:00 | |

  三月的京城,好像刚从冬眠中醒来,薄薄的晨霭中,街头光秃的树枝上隐隐约约地泛出了一层绿意。从西门进入北京大学,一眼望去,石桥旁的垂柳已缀满了嫩绿的芽苞,粉红色的梅花开得正盛,一股春意迎面而来。

  趁着办事尚早,我决定先去未名湖看看。穿过园中的华表和庑殿,折身向东,沿着土坡上去,转身透过林间再望坡下红楼,那匾额上“北京大学档案馆”几字清晰可见。再往前走,见北侧有座铁灰色的塑像,基座下放着一束用纸包着的鲜花,似乎刚摆放不久。近前一看,原是北大老校长蔡元培的像,这让我肃然起敬。蔡元培说起来还是绍兴同乡,他主持北大时,为中国学术开一新纪元。一路过去,我越发感到北大的历史沉淀深厚,沿途随之一瞧,都有文物入眼,如乾隆时的诗碑和石屏风以及给北洋水师报时的青铜钟,这些遗物虽源自不同地方,却与北大氛围十分相宜。及至坡顶钟亭处,我终于得见心仪已久的未名湖。此时的未名湖,平静得像个青涩的少女,没有浓妆艳抹,而是素颜朝天,沿岸树木大都还是墨绿色的,有的上面甚至挂着枯叶,那黄黄的芦草依然显示着被寒冷扫过的痕迹,远处的博雅塔模糊而高矗,默默地注视着湖面。尽管如此,那喷薄欲出的春意,因了湖中的潋滟、岸旁嫩绿的柳枝和盛开的梅花,已掩藏不住,早透出蓬勃生机和一派清新。

  我迫不及待地下至湖边,沿着石砌的堤岸踏步而去。未名湖虽没有我想象的宽阔宏大,待走近了,才觉得它不似江南园林的玲珑精致,倒显出大家气象。湖光塔影、湖山林木不仅与岸边的红楼相映成趣、浑然一体,湖中也散落着不少珍贵的文物古迹。湖心岛南端的石舫,据说是和珅仿圆明园中的皇家石舫建造的,造型与规制毫无二致。作为乾隆的宠臣,也只有他敢这么干。未名湖在清朝原是淑春园一部分,当年乾隆将该园赐予和珅,其大肆营建,并挖了此湖。和珅被抄,淑春园又几易其主,后石舫被焚,目前仅存基座。而耸立于湖中的翻尾石鱼雕塑又是圆明园中的遗物,几经流失,后被北大前身燕京大学的学生购回献给母校。从历史中走来,未名湖畔处处皆故事,从曾经的燕大到如今的北大,这里群英荟萃,留下多少传奇和大师的足迹,让人常常为之仰慕。这时,湖畔游人渐多,有的在赏花,有的在拍照,也有人在树下专注地看书。我找了湖旁椅子坐下,发现这湖中甚是热闹,除了游弋的鲤鱼,还有成群的鸳鸯在水中嬉闹,无拘无束,荡起阵阵涟漪。有人说北大的空气也是养人的,看着从湖畔走过的莘莘学子,不由感叹,能走进最高学府,该是人生的幸运儿。这个世界,总有人春风得意,也有人时运不济,但人生的路照样都得走下去,发愤图强是不变的定律。

  很早时候,读过贾平凹写的《未名湖》。他那天是夜里去的未名湖,天下着雨,湖没在黑沉沉的夜色里,没了白日的喧嚣,又是另一番景象。那时他大概自认名气不大,所以最后自嘲未名的人游了未名的湖,悄悄地来了,悄悄地走了。但这从中也看出他内心的静寂,这是否应了未名湖之名“淡泊名利,宽容无争”的本意?如我,不正也喜欢着眼前这褪尽华丽、素颜朴实的未名湖。(陈德平)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