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晨读|一见果然如故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畸笔叟     编辑:郭影     2019-11-22 06:45 | |

  南昌路上有个萝邨。弄堂很小,只有十只门牌号头。

  今年7月,萝邨3号沿街面开出了一家图书馆,取名叫“一见”。合伙开这家图书馆的是八个年轻人,大多都是自由职业者。他们有了些钱,有了些闲,还有些想法。

  据说他们与萝邨打第一个照面时,就感觉找对了地方。再一见,这里正好要整幢出租,就有点心动。虽然此地的开价,用上海话说,是很“辣奯奯”的。不过,站在3楼那个小小的天台上,望着南昌路上梧桐树的树影婆娑,他们说,就是她了。

  经过两个月的装修,一见图书馆终于开张了。雪白的门面,客厅西墙一直到屋顶的大书架子,落地钢窗,老式楼梯,尖顶阁楼,乃至洒在天台上的午后阳光,一见,就会让人心静下来,像个读书的地方。

  琳达是合伙人之一,她问我,我们把图书馆开在南昌路是对的吧?我说,太对了。历史上,南昌路就人文荟萃。每幢房子里都装满故事。她追问,这萝邨3号又会有什么故事呢。

  其实,我还真不了解萝邨。我只知道萝邨就是南昌路205弄,她的邻舍隔壁203号倒曾经是中华化学总会,还住过人称“味精大王”的吴蕴初,赫赫有名的天厨味精厂据说就是他开的。我在公众号上把问题抛了出去。果然有一位名叫陈南阳的先生留言道,萝邨3号原来的主人叫易敦白,湖南人,是清末钦赐举人,又读过京师大学堂,北洋时代做过湖南省的教育厅长和教育部的司长。陈先生正是他小儿子易家驹的同学,从幼儿园一直同窗到初中毕业。他儿时常在萝邨3号二楼亭子间听易敦白老先生讲故事呢。

  陈南阳先生还告诉我,易敦白有个外孙叫孙颙,是沪上知名作家。孙颙曾经撰文纪念外公,提到老人嗜书如命,藏书甚多,客厅有一面墙都是书架。

  一见图书馆也有一面墙都是书架。

  一个月后,我应琳达之邀,真的在萝邨3号“一见图书馆”做了一次关于南昌路历史的演讲。当我讲到易家客厅的这面墙以前也是书架时,很多人为之动容。

  又过了一个月,一见图书馆100天了。那天,我有幸见到了易敦白老先生的后人。

  易家良是易家大儿子。他在这幢房子里住了半个世纪。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这面墙原来也是到顶的书架。当年这里的藏书,只是易家藏书的很小的部分。易家当年从天津搬来上海时,大部分古籍善本根本来不及拆箱,就分藏在朋友家里。战后,当然都不见了。他还特别强调,萝邨的萝,是有草字头的。也是,唐人钱起有诗:“谁知白云外,别有绕萝春。”

  易家驹是易家小儿子。他和太太也为能找到老同学陈南阳先生而高兴。

  那天晚上,我也陪着易家后人盘梯而上,一直走到三楼后晒台。这个当年晾衣裳的所在,如今成了年轻一代读书人的天堂。经常在天台读书的年轻人在墙上这样留言:“如果时间可以停止,希望停留在我们天台上最开心的时刻。”琳达也叫我在墙上留言。我写的是:“上海传奇:一不小心,他们把书放在了原本放书的地方。”

  他们根本不知道有一篇讲萝邨3号故事的小说叫《雪庐》,他们就任性地把这里的内外墙都刷成了白色。

  孙颙曾写过,1966年,“大卡车拉走的是无数珍贵的书籍”。琳达告诉我,他们也是用卡车把书拉进萝邨3号的啊。

  怎样的故事才配叫作传奇?这就是。(畸笔叟)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