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晨读 | 听不到蝉鸣的夏天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韩浩月     编辑:王瑜明     2021-08-01 07:05 | |

  “你们要学会听得到啊”,在假想当中,我仿佛听到了某一只蝉,发出了这样的劝告。

  家乡县城的清晨,街上人不多,但老电影院对过的马路边上,挺热闹的,有一堆人,在那儿摆摊卖知了猴。

  知了猴的学名叫金蝉,“金蝉脱壳”的金蝉。在刚出土还没有爬上树的时候,知了猴的样子很丑,但味道却很香。许多人第一次吃炸熟了的知了猴时胆战心惊,第一口吃过之后,就再也忘不了那股香味了。

  前些年在北京,曾经在雨后,去小公园里“逮”过三只知了猴。所谓的“逮”,其实是“守株待猴”,等它从松动的土壤里爬出来,一把掠走。三只知了猴炸熟了,不舍得大口吃掉,每只又切成了三小块,慢慢地品尝了半天。

  童年时在乡村,有很丰富的抓知了猴的经历与经验。最好的时机,是傍晚一场暴雨过后,带上手电筒和螺丝刀,到树林里,观察地面,看到有黄豆那么大一点的“洞口”,就用螺丝刀插下去一挑,便能把知了猴“抓获”了。

  从土壤里生擒活捉的知了猴是可以吃的,一旦它们上了树,在阳光下打开五彩斑斓的翅膀,成了名副其实的蝉,就不能吃了。

  关于知了猴是不是受保护动物的问题,网上有过争论,有人认为是,有人认为不是。认为知了猴应该被保护起来的人,觉得现在吃知了猴的人太多,快把它吃绝种了;对此不以为然的人则觉得,知了猴非但不是国家保护动物,反而对农林有害,吃知了猴,一定程度上是保护了树木。

  即便是害虫,把知了猴吃绝种了,也不见得是好事。有段时间我有些忧心忡忡,因为耳朵里很少能听到蝉鸣了,心里想,是不是知了猴真的快被消灭了?没有蝉鸣的夏天,还能叫夏天吗?

  对于夏天的记忆,是必然少不了蝉鸣的,罗大佑影响几代人的歌曲《童年》,第一句就强调了蝉的重要性,“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这句歌词,恐怕是献给知了最具知名度的“颂词”了。

  古人也曾为知了写过诸多经典的诗句,比如唐代骆宾王曾写“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同为唐代人的毛文锡写过“暮蝉声尽落斜阳,银蟾影挂潇湘”,宋代晏殊写过“湖上西风急暮蝉,夜来清露湿红莲”……

  我也想给知了写几句令人印象深刻的句子,但是很遗憾,除了每到夏季,会经常把它们变成盘中餐外,并没有“为它写诗”的冲动,只要一想到“蝉”这个字,脑海里便会响起它们在夏天撕心裂肺的鸣叫。

  蝉鸣作为一种来自自然的声音,已经深刻地写进许多人的记忆里。很久之前,我坐在教室里听不进老师讲课、思绪四处神游的时候;我在闷热的家里看到外面的大太阳发呆想出去玩又怕热的时候;我有了小孩子的心事但又不懂得如何表达的时候,蝉总是在添乱,它好像在拼命地喊“烦,烦啊烦”。

  不过,现在我已经对蝉鸣没有丝毫厌烦了,相反,还有些更希望听到蝉鸣,以验证这还是个纯粹正宗的夏天。

  某天中午,或许是外面实在太热,人们都躲起来、工地也停工了的缘故,有那么半个多小时,嘈杂的蝉鸣从窗户涌进来,如此清晰,如此真实。于是我知道了,这个夏天不是没有蝉鸣,而是户外的噪声实在太响,把蝉鸣都盖住了。

  以前的夏天安静,现在的夏天热闹,这就是蝉鸣“消失”的原因。我知道有些事情确实变了,而有些事情确实依然亘古存在,比如在黑暗的土壤里拼尽全身力气想要挣脱出来的知了猴,比如躲在树叶背后大喊大叫的蝉,它们试图告诉人类,这还是美好的夏天。

  “你们要学会听得到啊”,在假想当中,我仿佛听到了某一只蝉,发出了这样的劝告。(韩浩月)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