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 > 城生活 > 正文

2019年十大流行语出炉 专家:年度流行语评选必须传递正能量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王蔚     作者:王蔚     编辑:金旻矣     2019-12-03 11:43 | |

562455200.jpg

图说:专家现场讲解评选流行语须规范 新民晚报记者 王蔚 摄

  临近年末,又到评选年度词语、年度流行词、年度网络用语的高潮。近年来,来自语言教育部门、相关职能部门、有关学术研究单位乃至网络自媒体,都会以各自不同的视角、主题,遴选出各种各样年度代表性词语。有的词语称得上众望所归,有的入选词语则哗众取宠,还有的着实令人大跌眼镜。那么,是否该给年度词语评选设立几条应当普遍遵守的原则呢?

  今天上午,受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指导,上海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等主办的《语言文字周报》,在沪发布2019年十大流行语,力求从时代性、思想性、导向性、典型性和大众性等方面,为年度词语的评选起到一个正面引领的作用。近年来,有些年度词语的评选出现了不规范、不严谨、不合理、不具代表性等问题。比如,有一年评选出的“十大流行词语”,结果,当年风靡全国的“任性”、“也是蛮拼的”、“也是醉了”等词语没有入选,网民批评这样的评选不具代表性、不接地气。再以去年为例,某机构评选出的年度词汇,也被指缺乏足够的年度时代特征。因为,去年“退群”一直是个热词,本意是来自于微信群的网络用语,但随着全球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的抬头,美国接连退出一些国际协议或组织,被形象地称为“退群”,且这个词语广泛出现在新闻报道中。还比如,浙江等地提出“政府要努力做好‘店小二’”,是指推进经济发展、为企业提供周到服务,“店小二”由此演化出新义。但是,在评选出的年度热词里却找不到这样紧扣时代特征,忠实记录时代变化的鲜活词语。

  应该给年度流行用语、用词的评选定个原则、出个标准、设个门槛了。《语言文字周报》执行主编杨林成今天表示,这类评选应当秉持五大基本的原则。

  一是群众性原则,年度“十大流行语”应具有原创性,能展现大众的语言创造力,年度使用的热度较高,不同的语境、不同群体的人都在用的,比如“盘它(他)”。二是持续性原则,没有真正流行开来的事件性热词热语不收,比如“你是什么垃圾”,只在今年6月底上海即将开始实施垃圾分类管理的时候热过,其后湮没无闻,就不应该收录。 三是趣味性原则,入选的条目必须具有一定的语文智慧,包涵一定的辞趣,还应该携带着一定的情感、情绪,在风格上应该是轻松活泼、幽默诙谐、自嘲解嘲,读来让人会心一笑,辞趣寡淡的一般不收录。四是规范性原则,流行语评选不能只考虑流行度,入选的条目要有利于健康的语文生态的建设,源于谐音的热词不收,这样的“谐音”不利于汉语的规范、健康发展,比如,“你怎么这个亚子”“让我康康”等;缩写拼音的字母词一般不收,比如,“OMG”“瑞思拜”。五是正面性原则,入选的条目在内涵上应该能反映当年民众或某一群体的某种心态,是社会文化的一种镜像。

  “总之,评选出的年度热词应该是可以传播正能量的,低俗、媚俗的一律不收。”杨林成说。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王蔚


  附:2019年十大流行语

  《语言文字周报》

  一、阿中

  在社交媒体上,“阿中”是指拥有14亿粉丝的明星——中国,是“饭圈女孩”对她们共同的偶像——中国的爱称、昵称。2019年8月,多位明星纷纷在海外社交平台发布支持香港警方的言论,高喊“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争做国旗“护旗手”,却遭到了香港激进示威者的辱骂和人身威胁。各家中国粉丝于是团结起来,统一阵线,一起维护祖国,称中国为“阿中”“阿中哥”“阿中哥哥”。她们用特有的饭圈文化,有组织有纪律地怒怼“港独”言论,一夜之间占领各大社交媒体。有网友评论道:“这才是真正的中国儿女,炎黄子孙!为你们的自信与骄傲点赞,为我们同是中国人点赞!”2019年是新中国七十周年华诞,“阿中”的走红,无疑也饱含着中华儿女对祖国母亲的浓浓深情。


  二、盘它(他)

  “盘它”一词,出自2018年下半年的一段相声《文玩》。演员说及龙形根雕时,有这样一句台词:“干干巴巴的,麻麻赖赖的,一点儿都不圆润……盘它!” 节目中不止一次地说及“盘它”。后来某短视频平台的主播引用了这个配音,“盘它”在网络迅速发酵;2019年成为爆款的网络热词。表示动作的“盘”,在文玩圈是指一种玩法,即用手反复摩挲、把玩文物,使其表面光滑有质感。后来,“盘”的对象扩展开去,书、核桃、小提琴……万物皆可“盘”。走红网络后,“盘它(他)”衍生出很多意思:可以表达对某人、某物的喜爱,只想把他(它)捧在手里放在心里反复揉捏;也可以表达战胜竞争对手的意愿,比如人民日报客户端2019年1月19日在英超赛场上的场边广告中打出了一句助威广告语:“中国队,盘他!亚洲杯加油!”还可以用在和别人起冲突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盘他”就是“怼他”的意思,有点像东北方言“整他”。


  三、上头

  “上头”,本指喝酒以后引起的头晕、头疼等症状。流行语“上头”,出自竞技游戏“Dota玩家”中。某人在游戏中击杀一定数量的敌人后,本应回去充电或补充装备,但是他一时冲动,强行继续战斗,结果被“杀”。这种做法就叫“上头”。2019年7月,当红演员李现在微博发了两张自己手拿扇子的图片,扇子上写的均是“太上头了!”,从而使得这句话成了热门的调侃用语,用来表达某一事物让人产生冲动、惊讶、激动等情绪这一意思。比如,形容一个人好看,可以说“长得太上头了”;形容账单开销比较大,可以说“账单太上头了”;看到甜甜的爱情,可以惊呼“上头!”;等等。


  四、我酸了

  “我酸了”是从流行语“柠檬精”“柠檬人”衍生出的新说法。柠檬最大的特点是酸。在流行语中,“柠檬”是指心里酸溜溜的,略带嘲讽、羡慕、嫉妒的意味。“柠檬精”“柠檬人”,指的是那些躲在键盘后对他人冷嘲热讽的人。后来在语言运用中发展出“我酸了”这一新的表达,情感色彩也从贬义转为中性,可用于自嘲式的表达——对他人从外貌到内在、从物质生活到情感生活的多重羡慕。“我酸了”较“柠檬精”更为直接,类似于“我羡慕了”“我嫉妒了”。“我酸了”中的“酸”字有时也被替换为“柠檬”,“柠檬”活用为动词,即“我柠檬了”,更显辞趣。


  五、我太难(南)了

  “我太难了”来源于快手红人ɡiao哥发布的一个短视频,视频中他忧愁地叹息说:“我太难了!老铁——最近我压力很大!”这个视频给人心理上造成一种强烈的冲击,引起许多网民的共鸣,也成为众人情绪发泄的一个出口。“我太难了”越来越多地被网民们借用,成了随时随地吐槽的口头禅。从“我太难了”演变为“我太南了”,则是缘于网络上的一个段子:

  北极熊:你怎么不来找我玩啊?

  企鹅:我太南了。

  由此,“我太南了”这个表达方式被全网接受,进而被做成一系列的麻将表情包,比如,“我太南了”“南上加南”“我简直南上加南”……它们表达的程度可谓一个高于一个。后来又因艺人周震南的影响,“我太南了”和“南上加南”等说法越发热力四射,红遍网络。


  六、宝藏XX

  流行语“宝藏xx”有两个相反的意思:一是褒义,称赞某人、某事物具有不为大家所知的优点,犹如宝藏,越深入挖掘,越能得到惊喜,如“宝藏小镇”“宝藏节目”“宝藏品牌”等。二是贬义,用于嘲笑、讽刺明星黑料、黑历史太多,挖都挖不完,如“宝藏男孩”“宝藏女孩”等。“宝藏XX”最早出现于2016年,在2019年火爆起来,不仅频繁出现在网络娱乐新闻中,而且有逐步泛化的趋势,用来形容日常生活里的一般事物、事件。


  七、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这句话特别接地气,近似于一个诙谐的口头禅,成了2019年网络上的万能金句,还被做成了各式花样的表情包,火遍了社交网络。吃瓜群众常用它来表达一种无奈和调侃的心情。在生活中或者网络上遇到一些事自己想不明白而又不方便问的时候,就可以轻松地来上一句。比如,某演员回应戛纳电影节走红毯被驱赶一事,就很无辜地告诉网友:“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这个句子还带有某种冷笑话的意味,可用来调侃某个人或者某件事比较中二。比如,当看到网上一些姑娘发自己的奇葩视频时,就可以套用这句话来调侃一下:“挺好的一姑娘,她是受什么刺激了,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这句话的用法还有许多,这里不再一一列举。它的最早出处,有人以为是在抖音评论。最开始是一位网友用它来评论某一奇葩视频的,后来就呼啦一下子流行了开来。


  八、上班996,生病ICU

  所谓“996”,是指许多互联网企业程序员的工作状态——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个别互联网企业甚至把“996”作为所谓企业文化加以宣传,要求员工执行。“上班996,生病ICU”,最早来自程序员圈子的自嘲。2019年4月,有人在知名代码托管平台上发起了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以此抵制互联网公司的超时工作。此举得到大批程序员响应。后来,这一话题也扩展到其他网络平台,引起了广泛关注。“上班996,生病ICU”的流行,反映了广大劳动者对美好生活的正当诉求,而员工幸福感、员工与企业如何实现和谐共赢也值得认真思考。


  九、X千万条,Y第一条

  “X千万条,Y第一条”这一能产性很强的语句构式,源于2019年春节热映的电影《流浪地球》,其中有一句多次出现的关于交通安全宣传的台词:“北京市第三交通委提醒您: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电影甫一播放,即刻掀起了全民造句的热潮,诸如“法律千万条,守法第一条”,“行车千万条,加油第一条”,“娱乐千万条,作业第一条”等,层出不穷。句式简洁,表意清晰,利于记忆,是其广泛流传的一个原因。


  十、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出自明星黄晓明在综艺节目《中餐厅》中的台词,体现了一种不容置疑的霸道风格。节目中类似的“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要不我觉得你别干了吧”,“就这样,都听我的”等话语,被网友戏称为“明言明语”,而学习研究黄晓明的这些言论叫做“明学”。当下言语交际中的“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很多时候是一种戏言,表达的是人们对这种“霸道总裁式”语言的不满与反感。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