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街镇报: 天平家园鹤翔航头朱家角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宝山社区璀璨徐家汇定海家园科瑞物业湖南社区健康枫林今日虹梅今日练塘龙华社区曲阳社区庙行之声北站社区江桥报太平家园嘉兴天地美丽顾村和谐盈浦金泽报道康健社区走进广中川北印象重固家园今日佘山永丰社情友谊社区今日张江今日真如宣桥之声岳阳家园宜居东明新车墩报今日宜川九里亭金杨家园 白鹤天地 漕河泾 金罗店香花桥春申家园安亭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名栏 > 正文

走过梵高画过的麦田,为他献上一把花,37根青麦穗

        梵高出生荷兰,去世于法国,他去世的那个地方就被叫成了梵高小镇。不过,我不是想说这个。

       他就是那个画过向日葵的人,向日葵是长在田地里的,结出好吃的葵花子,但是长在田地里的向日葵只是植物,人们对它最艺术的描述也就是“朵朵葵花像太阳”,但是梵高把它们画在花瓶里,挂上墙壁,就成了艺术,从此他的向日葵超过了任何田地里的盛开和怒放,成为他的代名字。世界上多少东西就是这样奇怪地从地上到天上,从田地到墙上。不过,我不是想说这个。       

图说:梵高 网络图

       这个人的一生时间是三十七年,画画时间是十年,二十七岁拿起画笔,倾注颜色,三十七岁在这个小镇死去。他在这个小镇生活了多久呢?七十天,也就是他三十七年的最后七十天。七十天的短短时间,让这个小镇为他光荣了一百多年,四处都低回着留恋不已的呻吟,火车站,桥下流水,葡萄园,小巷子,教堂,麦地,树林,那飘游着大块、小块云卷的八月蓝天。不过,我还是不想说这个。

        那么,我想说什么呢?我想说的是,我现在就走在这个小镇上,这真是一个小镇,如果没有他住过的小客栈、他的墓、他画过的教堂和麦地,那么这个很小的镇应该是会在冷清中度过五十年的上午、一百年的下午,虽然现在它也不能算热闹,来到的人们,单个的,有一支队伍的,都走得静悄悄,每一个步子都含蓄和柔缓,就好像到这儿来的人,都已经用很久的时间为自己准备了教养,在很多类似这样的地方,我都看得见这样的准备,他们静悄悄地朝着一个早已不在的人走去,他们事先已经是一棵朝着光芒的向日葵,虽然不言语,但心里有金黄,世界的人间,向日葵还是长得很大面积的。 

       他在这里只生活和绘画了七十天,时间甚至还不到一棵向日葵的生长周期。他住的那个拉乌小客栈,老旧、暗暗的楼梯,两小间敞开门的小房间,一间放着一把木椅,一间放着没有被褥的小床,他在这里的时候,房里的东西当然会比这多,但是再多也总归简单,他没有钱,靠着弟弟的接济过着努力也潦草的生活,名人的故居,都只是基本的样子和精神的模拟,死去了总不可能如同活着,能够摆设出基本的样子和模拟,已经是有了多浓厚的敬意,使用了何样的力气。梵高那时就是这样踩着这楼梯走到外面去画画,也踩着回到房间,他喜欢到真实跟前把看见的画成艺术,而他那个曾经的好友高更则是喜欢坐在房间里想象,结果他们总是争啊吵啊,最后就不当朋友了。所有的这样的争啊吵啊都是无比顶真,所有这样的顶真、固执最后留下的都是对垒,而这个梵高,那个高更,他们坐过的椅子,住过的房子,哪个不是空空的呢?我站在雨果住过的漂亮房子里,是空空的;巴尔扎克的简朴房间,也空空,可是他们完全不一样的文字故事、颜色画面却恰好不折不扣地合成了人类的一个艺术之空,抬头便是璀璨。最终,他们都还是在互相地眨动着漂亮的光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无声缠绵。

       梵高的这一间放着一把小木椅的房间里,顶上有一个长条的天窗,这个无钱的画家,在这里从春天到夏天的七十天里,白天是有一小片日光的,夜晚也有星斗,那个逼仄空间里的长条天窗,真是我眼里的鬼斧神工,再也忘不了!

      他的墓地离小客栈不远。他到这个叫奥威尔的小镇来时是不可能想到会在这儿结束一切的,他准备了要在这儿画很久,可是他却在这儿用左轮手枪结束了自己。因为接济他的弟弟结了婚,维护家庭生活和在艺术经销上的投资新打算,都有了经济上的新压力,弟弟如同聊天把这些讲给他听,结果他便觉得未来渺茫、无望,其实他大概也一直被接济而挣扎在敏感的羞辱里吧。谁知道究竟是这个原因还是那个原因,就如同他和高更吵架,然后用刀割下了自己的一个耳垂。天才活着和死去可能都有“天才”的原因,反正最后都在墓地里。

       过了一年,比他小四岁的弟弟也死了。他们的墓挨着,墓上种着小叶的绿色植物,没有花,完全没有他最重要的作品里的那种鲜艳和光影。而别的墓上倒是有些鲜花。我纳闷地站了一会儿,然后纳闷地沿着围墙走到外面的一大片麦地里。

      这就是他画过的那一片麦地。麦子早已收割,也许已烤成了面包被小镇的人家和餐厅吃着。八月的麦地里剩下金黄麦茬,我慢慢地踩走在它上面,居然看见还有碧绿的麦子正在长着,生出了青的麦穗,生机摇曳。我真是兴奋,就一根一根地摘,摘了三十七根,扎成一把:这是我要献给梵高的花!三十七是他的生命年龄。他画过的麦地一百多年来还在继续抽青、金黄,养育小镇。虽然它是青的,放在原本的小叶绿里,没有增添格外的鲜艳和光影,但是哪颗麦粒不会变灿黄呢,我献的青麦穗也会灿黄,那时,他可以用它们烤面包了,面包里也有提奥一份,活着的时候,弟弟帮他,现在,他烤面包给弟弟吃。

       我最想说的、告诉你的是这个:我献了一把梵高画过的麦地里的青麦穗在梵高的墓上,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

今日热点
发布评论
您还能输入300

版权声明:

•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美术设计、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民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新民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22899999  传真:021-62677454

邮箱:稿件处理  处理时间:9:00—16:00

阅读上海100胜 72 | 市北云天 莫奈湖畔的“云”中散步 2017-09-11 12:50
聚合
美丽上海追梦人:强军新标兵 美丽上海追梦人:强军新标兵

军旗猎猎,军号声声!近年来,为了更有效地履行党和人民赋予的历史使... [详情]

豪华品牌遥控车匙大集合 你最喜欢哪款? 豪华品牌遥控车匙大集合 你最喜欢哪款?

汽车遥控钥匙作为连接车主与爱车之间的重要工具,无论实用性还是设计... [详情]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新民地铁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少儿英语教育论坛|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陆家嘴金融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9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