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名栏 > 正文

十日谈 | 我的师傅“侃大爷”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亦帆     编辑:赵美     2018-01-12 16:02 | |

我是一名刚踏上经侦岗位不久的新警,对一切都充满着好奇与期待。到总队报到的第一天,我拜入了顾侃探长的“门下”。顾侃三十多岁,大家都习惯称呼他为“大爷”。起初我只以为此雅号源于师傅的大络腮,但渐渐地,我慢慢领会到了“大爷”的真正含义。

2016年12月初,一名在押对象检举称:某团伙在外大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人家都有名有姓地检举了,咱把人抓回来慢慢审,咱动手吧,师傅你说啥时候?”从看守所回来的路上,我一边开着车一边兴奋地对侃大爷说道。见大爷没吭声,我又接着说:“或者咱们也可以来个温水煮青蛙,等他们虚开金额更大点儿再动手,一口气破个大案,岂不快哉!”我笑着扭头望向大爷,侃大爷只说了一句“专心开车”。可能,师傅觉得我的建议很不错,他正在谋划下一步该怎么做。

回到单位后,侃大爷捧着厚厚一摞案卷放在了我的桌上:“亦帆,你把他刚才提到的那几家公司的发票进销项全都梳理出来,他提到的这几家开票公司都对外虚开发票不久,发票的品名也很规矩,肯定极为谨慎小心,我们要找出证据。”“师傅,没事啊,咱们先把人抓回来慢慢审,再说咱们手里已有证据,零口供也照样可以移送起诉的嘛!”听闻我话,侃大爷停下了手里的活儿,推了把鼻梁上的眼镜:“亦帆,证据确凿充分,零口供的确同样可以办案,可是,如果你能静下心来,把基础工作做实,让我们在第一次审讯时就能有所突破,今后的取证工作将会少走许多弯路。”我怔怔地望着侃大爷,飞速地消化这番话,侃大爷接着又说:“亦帆,经侦工作打防并重,破大案并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及早出手,为国家和老百姓避免更大的损失才是我们应当追求的真谛。”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羞愧地低下了头。“好了不多说了,这个案件时间节点特殊,我们必须在春节前实施抓捕。这伙人极可能打一枪换一个地儿……”原来,在回程路上,师父已经深思熟虑,在脑海中形成了一个详细的侦查计划。

白天,我和侃大爷奔波于大大小小的银行,调取涉案公司的各类单据;夜晚,我俩在办公室里埋头奋战,将海量的数据逐项梳理,挨个比对。由于我刚参加工作不久,许多业务的操作流程都很陌生,常常感到自己很笨拙,也时不时地会犯一些他人看来十分“低级”的错误。现在想来,那时,我的神情中一定满是自责、焦虑和埋怨。但侃大爷总是很有耐心且宽容,反反复复,从不数落,周而复始,直到我掌握。那些日子,我们似乎跑遍了上海的每条高速公路,也似乎看见了每一晚的月升日落。终于,案件的脉络渐渐清晰明朗起来。

就在一切向好之时,一个消息传来。团伙主犯李某将于月底提前离沪,且正如侃大爷当初预感的那样,年后,团伙将不再返沪,而是辗转他地实施虚开犯罪。毫不夸张地说,那一刻,我有一种十月怀胎却胎死腹中的感受。片刻,师傅缓缓地将视线移向了我,笑着说道:“担心了?我们前期的基础工作做得很实,争取月底前行动,你只管做好打硬仗的准备就行!”侃大爷的眼神坚定从容,让我顿时有了希望和力量……

12月29日凌晨,随着行动指挥的一声令下,十余组抓捕小组同时出发,按照既定方案实施集中抓捕行动,李某等人悉数到案。

坐进审讯室,李某气焰嚣张,跷着二郎腿,满是不屑和狂妄。侃大爷拍了拍桌上的案卷,李某开始心虚,心里防线一点点崩溃……一个虚开犯罪团伙就此土崩瓦解!

回想着与侃大爷并肩战斗的日子,“大爷”,真是个温润而又亲切的称呼!(陈亦帆)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