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名栏 > 正文

张炜:如果李杜遭遇网络时代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张炜     作者:张炜     编辑:徐婉青     2019-07-16 15:50 | |

  在今天的网络时代,是否更有利于李白杜甫们的发现和产生?回答将是各种各样的。

  历史上的经典作品和作家在当时的情形是怎样的,这是我们在阅读中最感兴趣的问题之一。李白在当时虽然不算少年成名,但在青年时期就已经是地区名人了。有才华再加上名气,这虽然不能确保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必然大富大贵,但对其进一步展现才华肯定是大为方便的。在前期,李白的名气一多半来自诗文,还有一小部分来自他的行为。他仗剑远行,交游访道,干谒,不守常规的言行,都加剧了名声的传播。但这一切有个基础和前提,即仍然是非同凡俗的能力和潜质决定了一切。

  杜甫与李白相反,几乎一直是寂寂无名的。他除了在脾气相投的诗友之间获得一些承认之外,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可能没什么影响。再加上仕途的坎坷,生活的窘迫,肯定会大大折损他的诗兴。但是杜甫的精神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苍白,更没有文笔干涩到少写或不写的地步,他一生甚至比李白写得还多。

  比起他的好朋友李白,杜甫的行迹经历就平淡得多了。这样说只是比较而言,因为杜甫还是比一般人“传奇”得多。首先他是一个官宦子弟,而且属于皇亲国戚,这样的人单讲人脉关系就比一般人广大许多。他的爷爷是高官和著名诗人,名重朝野,这让杜甫一生自豪。他在三十五岁之前还经历了“壮游”时期,足迹范围远阔,就此结识了许多知名的文朋诗友,甚至像李邕这样的大名士和高官都与之长饮论诗,同游济南历下。

  杜甫的诗名盛大起来远不是生前的事情。一个艺术家的名声发生突变,直至受到了民众的欢迎,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多见。这需要诸多条件甚至是特殊的机缘才行,一般都要等待相当长的时间的孕化。像人们屡屡作为例子来谈的西方大画家梵高,当时默默无闻,更谈不到受人欢迎,后来却拥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和那么高的地位——其实这一切仍然可以找到深刻的原因,寻觅艺术的传布理由。当一种艺术风气转向时,作品中一些固有的个性特征就会裸露出来,它所表现出的微妙神秘和高不可及的才华也渐渐纳入人们的视野。但这个过程仍然需要业内慧眼的先一步指认,然后再得到广泛的响应。这时候已是“后来”,早就离开了艺术家奋力挣挤的那个“当下”,所以通常来说偏见和眼障也就少得多了。

  但是作者在世时,及时而来的名声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他的才华不至于埋没,虽然这并不能使其艺术最终变得更好。名声让人自信,也让人盲目,是利弊兼有的。对于那些强大的生命而言,并不需要太多地借助外力,因为其自身固有的才华燃烧起来,这种激励和能量就足以使他走下去,走得很远,直走到最终的目标。还说西方的案例:当年的《尤利西斯》和《没有个性的人》这两部公认的文学巨著连出版都困难重重,可是作为作家作品,其最后的地位和分量大家都是知道的。如果他们当时就失去了信心,终止了自己的劳动,一切也就无从谈起了。我们其实并不知道有多少伟大的艺术是在初期就夭折了的,也不知道有多少是在后来被默默掩埋的。

  有人会问,在今天的网络时代,是否更有利于李白杜甫们的发现和产生?回答将是各种各样的。这是一个技术至上的时代,外加一个物质商业时代,做一个艺术的守护者和发现者就更难了。就艺术而言,过度的传播力还不如没有,因为在媒体极为落后原始的时代,既有时空的隔绝,又会有独立安然的成长。而现在是相互扰乱,是交织和覆盖——不是一般的覆盖,而是千万重的覆盖,最后动用千军万马都无法挖掘和寻找那点艺术和精神的真金。

  一般人会说:这样的网络时代也许对色彩显著的李白稍好一些,对杜甫就大不一定了。但更大的可能是他们一块儿被“垃圾”覆盖;或者说,一切正好相反。

  因为网络时代的坏处是覆盖,好处是提供更公平的平台。网络时代更是文化平均主义的时代,这样一个时代如果恰好被一个原本就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群遭逢,就会加倍放大其坏处。就文学来说,参与者没有理性,人云亦云,群起效仿,很有可能发展成为另一种专制和褊狭。如此一来,被淹没的倒有可能是李白而不是杜甫——李白的写作关心宇宙和永恒,其卓尔不群的创作可能反而因“缺少”现实性而被忽略。(张炜)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