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名栏 > 正文

十日谈 | 从假爬山到爬假山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伦丰和     编辑:王瑜明     2020-10-28 13:52 | |

去年春天到大明山旅游,事后,好事者在微信的朋友圈晒出我的雄姿,还留言:76高龄,老当益壮攀爬大明峭壁。朋友圈点赞满满。其实我心知肚明,那次并没有真正地爬山,这是调皮的摄影师的特技所为,娱一次乐,也没必要澄清,不过弄假成真,燃起我爬山的兴趣。

说实在的,爬山在上海是件奢侈的事,仅有的佘山及天马山远离市区,只能偶然去之。不过风景旖旎的虹口公园、长风公园各有一座人工假山,前者高20米,叫“北大山”,后者高26米,叫“铁臂山”。我选定了与寓所毗邻的长风公园的铁臂山。

铁臂山还能勾起我美好的回忆,六十年前,学校春游去长风公园爬铁臂山,以后就与铁臂山阔别了。

如今再登铁臂山,既亲切又陌生,从传说来自圆明园的石狮子、刻“铁臂山”的山门出发,踏着花岗岩的石阶,扶着山路边堆垒的山石,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猫腰向上爬着,毕竟老胳膊老腿,二三十级的台阶就有点气喘吁吁,真山假山一个样,都需要体能来支撑,歇歇脚喝口茶继续向前,半山腰有一小红亭翼然,山路石阶边筑有绿色铁栏杆,我喜欢扶栏而上,口念脚下石阶数,26米高的铁臂山十来分钟就登上了,当然脉搏的跳动次数增添了许多,但能体会到城市里爬山的趣味。

今年疫情期间,长风公园关上了大门,我经常隔墙相望,向铁臂山投去深情的目光,什么时候再能重登铁臂山?我怀念曾经登铁臂山的美好时光。疫情之后,当听说长风公园敞开大门了,我兴奋得一夜睡不着。第二天一早在门口,随着十几位铁臂驴友在第一时间冲进了长风公园,就好像要见到多年未见的亲人一样地激动。重登铁臂山,让我最暖心的是,进入山门看见一张告示:此山已作消毒,请大家戴好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想得真周到,拾阶而上的绿色栏杆上,往昔鸟儿留下的污渍没有了;亭子中的美人靠,已被志愿者打理得不沾灰,累了就可坐下;山上的平台以往常常留有流浪猫狗的粪便,现今清清爽爽,就像农家小院那样。我在山顶坐在石凳上喝茶,手机铃声响了,定居在悉尼的女儿显得很焦急,讲了许多当地报纸对上海疫情夸张的报道。我说女儿淡定些,老爸一切好着呢,女儿说:“您别藏着掖着,实话实说。”我说:“我在攀登咱家边上长风公园的铁臂山。”我用手机视频让女儿和我同游铁臂山,从山门出发,到半山腰,登山顶,然后下山,再回山门,最后定格在山门前的铁臂山题词和石狮子像前。手机那头的女儿用夸张的表情说:“上海的‘疫情’控制得这么好啊!”我更正道:“岂止上海,全国的‘疫情’都控制得好好的!”

回到家里,我望着书法家张天民写的毛泽东《送瘟神》书法: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内心感慨万千,1957年4月,上海人民将苏州河西的低洼易涝老河滩,建造成具有颐和园和苏州园林风格的长风公园。铁臂山就是根据毛主席的“地动三河铁臂摇”而命名的。当年送瘟神是血吸虫,而今天要送的瘟神是新冠病毒,我们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控制了疫情,是多么了不起的壮举!我情不自禁地朗读了毛泽东的《送瘟神》,并且将这段视频发给了远在澳大利亚的女儿一家!(伦丰和)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