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正文

在德旅游公司业务断崖式下跌 这个总经理为什么还能这样乐观?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姜燕     作者:姜燕     编辑:赵菊玲     2020-03-25 16:02 | |

沈国强,德国德华旅游公司总经理,公司总部在德国汉堡。1981年入同济大学建筑材料系学习,1990年同济大学经济管理学硕士毕业,旅德29年。德国杭州华人华侨联合会会长,德国同济大学校友会第一副会长,北德华人华侨联合会常务副会长。

疫情来袭,旅游业最先受到冲击,他的公司接连面对退团、退票,直至3月底业务清零,进入漫无边际的寒冬。但是,他回复记者消息时态度乐观开朗,经常发出一个开怀大笑的表情符号。当被问到为什么时,他说出这样一番肺腑之言……

图说:汉堡市中心最热闹的步行街,圣诞节时熙熙攘攘,现在空无一人 沈国强供图(下同)

(注:汉堡是上海友好城市,也是德国华人最多的城市,约1万名华人生活在汉堡。汉堡港是德国最大的综合性港口汉堡港,海上和陆上丝绸之路处理货运服务的中心枢纽。2019年海运货物吞吐量增长1.1%,达到1.366亿吨。疫情冲击之下,汉堡港仍在坚持正常运行。

旅游业务断崖式下跌

有个段子说:“新冠疫情,中国人打上半场,全球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

当国内疫情紧张起来后,国家文化和旅游部1月22日(北京时间)发文严格控制旅游活动,1月24日再度发文,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国内游取消。1月27日,出境游全部取消。我们公司原本1月25、26和28日都有团从中国出来,而且是三四十人的冬令营团,规模比较大。冬令营团不是普通的旅游团,是游学团,要在当地教育局报备。所以国家还没宣布出境游暂停的时候,教育局就把它们叫停了,一个都没能出来。现在想想,不出来是对的,真出来了,很可能出问题,因为不仅欧洲飞中国的航班取消,当地在中国疫情出现后,也不敢和中国人交流,游学活动肯定受阻。

图说:药店还开着门

中国旅游团不能来了,我们还有自主开发的散拼环欧大巴团,具有17年历史的老牌旅游产品深受在欧华人亲睐,参团的大多是欧洲当地的学生和探亲华人。1月20日前后排了不少团,参团的大多是在欧洲当地的学生和探亲的人,这些团也是命运多舛。最惨的是春节最后一个从德国出发去意大利的团,出发时40人,我们了解客人因为中国疫情严重,一路上有担忧,车上做了充分的准备,消毒液、体温计等,虽然整个欧洲到处没有疫情迹象,但是国内的形势一天比一天严峻,一路上不断有人离团回德国,最后回到德国只剩下20人。

很快,各个航空公司就出台停航措施,国航、海航和汉莎航空都取消航班。我们是做地接为主的,业务就断崖式地没有了。这是在1月底,德国除了做中国旅游业的企业,其他企业还没有感受到寒冷。汉堡做国内旅游的一家企业,也是华人办的,2月2日申请破产,德国的报纸也报道了这个消息,标题大致是“第一家被疫情打倒的企业”。3月初,国家批准了他们的破产申请。

本想中国疫情得到控制后,春暖花开欧洲旅游的业务可以慢慢恢复,谁料欧洲疫情从意大利开始暴发,随即整个欧洲成了重灾区。2月下旬欧洲境内的航线也开始陆续取消或停行,3月中旬欧洲各国封锁边界,出入欧洲和欧洲内部的航线几乎都停了,我们机票部从1月份开始就不停地在为客人做快速地改票、退票。

我为什么能保持乐观?

可能因为我在2003年经历过SARS。17年前的SARS使我们旅游业务大受影响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当时及时采取了开源节流的措施,安全度过了难关。

这次当国内旅行团没法出来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预见到业务很快会停止,1月底就向德国劳工局申报Kurzarbeit(特殊时期公司歇业补助),从2月1日起除了部门主管居家办公,处理紧急事宜之外,所有员工都歇业待命。同时随时关注德国政府对企业的补助政策,在政府出台拯救措施的第二天就发出了贷款申请,比德国同行还快。 如果能从政府得到低息贷款,这几个月由于疫情的资金空缺就能以贷款的方式垫上,接下来的流动资金不会太担心。

图说:小百货零售店还开着,一次只准进2人

中国人和德国人不一样,我们虽然生活在欧洲,多少还是有忧患意识的,通常华人企业都有一定的资金储备, 一般情况下三个月还是撑得下去的。当然公司越大越难,需要储备的流动资金也越多,难度更大。我们在德国有40多位员工,现在每个月这种形势,即使德国政府有员工回家歇业补贴,每个月也有至少9万欧元的亏损,时间越长压力越大。即使有贷款帮着度过难关,但是贷款和利息毕竟是要还的,损失是实打实存在的。

记得当年SARS之后,业务反弹得很厉害,2003年底测算结果,后面几个月几乎把全年的业务量都做完了,比上年的营业额还高。从我们公司成立以来,突发疫情、火山爆发、经济危机都经历过,这些灾难,经济危机都对公司业务产生过大的影响,我们都扛过去了,只要平时有积累,遇到危机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控制成本,就不必惊慌。

当然这次的问题比之前的严重,我对这次疫情过后的业务强劲反弹不是很乐观。毕竟那时候我的企业只有五六个员工,主要做国内过来的商务团等。22年来我们德华旅游的业务量翻了近10倍,业务范围也扩展到私人定制、主题旅游、豪华游轮、商务接待、大型活动策划、展会服务、机票和中国旅游等等,员工人数和营业网点增加导致固定成本增加很多。这次的疫情中国刚刚控制住,欧洲暴发,对旅游业来说延续的时间是双倍的,即便到7月份能逐渐恢复也是半年的业务没有了。

华人社会的自救之路

欧洲疫情暴发后,华人的企业都在自救,找生存之路。餐饮业转向外卖,还有人开通了网上送餐平台,类似国内“饿了么”这种。疫情期间中国和欧洲不同时间段里都会有医疗用品方面需求,有的华人企业在原有进出口业务中紧急申请了医疗用品贸易资质,很快就可以开展业务;亚洲超市在德国政府规定不能多于两人出门的情况下提供网络下单,送货上门。我们同济的校友,汉堡海鲜大王,最近也开辟了线上预订,全德送货。语言学校和教育机构纷纷开始网络课堂,保持教学进度。

图说:同济大学校友总会捐赠德国同济校友会3000个口罩,右为沈国强

虽然大部分企业和单位都受到疫情的影响,但是在德国的华人还是团结一致的,疫情期间不忘公益。比如中国使领馆,学联,校友会,华商商会和侨团都在组织物资分发给这里的华侨、学生,华人旅行社协会也发挥全德分布的店面在市中心的优势,帮助分发物资。疫情发生后,华人之间建了很多互助的群,各地都有,谁发烧了,不知道是否感染了,就会比较慌乱,群里有医生就给出点主意。还有谁家里有什么困难,大家就相互帮助。在德国的华人医生、病毒研究所教授、中医,也都在群里提供咨询。全德的中医医生联合起来向华人公布联系方式,为华人华侨提供咨询。

国内的不少机构也在发起捐赠,支持欧洲抗疫。一个星期前,同济大学校友总会友会已经开始向海外校友捐赠物资,我们同济德国校友会将总会捐赠的3000个口罩从上海用人肉方式带到德国,分发到德国各地7个校友分会。一盒50个,根据分会人数不同,有的10盒,有的20盒。德国同济校友会是在德国时间比较长、公信力很高的,1月初发起向国内捐赠医疗物资,得到了各地校友和其他机构7万多欧元的捐赠。

华人学生是华人群体中最弱的,他们比较缺乏生活经验,防护和物资储备都比较差,比如汉堡总领馆有捐助的物资来了,先满足学联,对此其他华人群体体现了高度理解和支持,更体现了德国华人的高风亮节。 各种同乡会也在做类似的事情。尤其是生活比较困难,来的时间短的,有需求就会在群里提出来,一般侨领就会组织实力雄厚的人去帮忙。

我在几十个欧洲华人各种微信群里,法国、意大利各国华人的情况也能了解。法国就有华人感染的,协会的会长、秘书长就会想办法帮助联系医院去做测试。在德国的华人约20万人,很少有华人感染、确诊,我听到一个语言学校有18个人感染,其中5个是华人学生,这已经算是很大的感染群体了。我的接触面还是比较广的,所以华人确实感染得还是比较少,因为他们比较重视,自身的防护也做得比一般欧洲人要好。

图说:德国杭州华人华侨联合会,德国青田同乡会捐赠物资给德国疫情最严重的海因斯堡(Heinsberg)市

德国人在媒体上感谢我们

德国疫情暴发后,华人也在给德国的医院捐物资。中国疫情发生时,很多华人把欧洲的物资买了寄回国去,现在反过来了。欧洲华人华侨联合会在意大利疫情刚暴发时就发起了捐赠倡议,购买口罩捐给了意大利政府。3月初我们德国杭州华人华侨联合会代表多个华人团体捐了一批物资给德国北威州的海因斯堡(Heinsberg)市,这个市相当于中国一个县的概念吧,它受灾最早,也最严重,将近1000人感染,占德国相当大一部分,死亡人数达到21人,当时占德国四分之一,原因是有一个超级感染者从意大利滑雪度假回来,市里又举办了500人参加的狂欢节,很多人感染。他们是德国第一批禁足的地区。我们德国杭州华人华侨联合会是在国内情况转好之后,第一批去那里捐物资的,捐了15箱物资,一同去的还有德国青田同乡会,他们捐了40多箱医用口罩。法兰克福汇报刊登了采访海因斯堡市市长Herr Stephan Pusch,他提到了这件事,他采访中回应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做法,说“这个要叫做团结,感同身受和不排斥异己。这周有一个海外中国人的代表团访问了我们,他们带来了防护物资,中国人在新冠肺炎中遭到重创(但他们还来帮助我们),这种团结让我非常感动。”这个市长昨天晚上在参加德国电视一台一个访谈节目里,又谈到了这件事,他非常感激。

乐观+坚持+团结 人类的曙光总会到来

现在我和另一个总经理轮流到公司上班,业务停了,我们目前主要注重于整合公司的资源,在开发新产品和提升公司内部操作软件系统,完善员工岗位培训,把之前业务忙的时候来不及做的事情及时完成,为疫情结束后可能的业务爆发做好准备。

此外疫情当前,我在各种协会的职务多,总有不少事情需要帮助,只要对中德关系有益,我总是尽力而为。在我们困难的时候,德国朋友帮了我们;现在他们困难的时候,我们也支持他们。另外对年轻一代的华人也是个好的榜样,他们中的很多人爱国情怀很重,但国际主义精神弱一些, 也希望通过我们的行为起到引领作用,将来有更多人把物资捐给德国医院,减少这里医护人员的风险,降低病人的死亡率。最近的这些行动让我感到这些年我们华人群体无论能力还是觉悟都有了很大提升,在这个危难时刻,在德华人与德国人民手牵手,共同迎战新冠肺炎病毒意义重大。

新民晚报记者 姜燕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