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体社会 > 正文

杜甫诗集在西班牙语世界有多受欢迎,你能想象吗?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徐翌晟     作者:徐翌晟     编辑:金晶     2019-05-14 23:12 | |

图说:左起——金雯、维克托和阿莱士 主办方供图

  诗人写诗多用母语,这意味着,诗歌在全世界的传播只能依赖于翻译。日前,西班牙诗人维克托·罗德里格斯·努涅斯,带着他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无限灰》中文版,斯洛文尼亚的著名诗人阿莱士·施蒂格带着散文集《面包与玫瑰》和诗集《从伤口另一端》与华东师范大学比较文学系教授金雯一起,在作家书店,与众多诗歌爱好者和外语爱好者进行了讨论。虽然维克托认为,诗歌翻译是对自己母语的背叛,但是他最喜欢的诗人却是中国的杜甫,在他的中文版诗集中,甚至有首诗包含着这样一句类似表达:杜甫是永恒的。

图说:阿莱士为读者签名 主办方供图

  维克托对杜甫情有独钟。因为在西班牙语世界中,从19世纪开始就有大量的中国古典诗歌的翻译,光杜甫诗集至少有25个版本。最近有一位秘鲁的诗人,花了二十几年的时间翻译了把杜甫注释诗集,翻译成了西班牙语。“在拉丁美洲的语境里面,中国诗歌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在拉丁美洲的文坛,20世纪初也发生了现代主义的文学潮流,但是和所谓的欧美的现代主义还不一样,拉丁美洲的现代主义受了大量的中国诗歌和日本诗歌的影响。”

图说:维克托在朗诵诗歌 主办方供图

  斯洛文艺尼亚诗人阿莱士·施蒂格不懂中文,他坦言这就是不能够真正地去近距离地感受中国诗歌,只能借助翻译的无奈之处。他觉得翻译是很奇怪的事情。“比如说杜甫翻译成英文的时候,效果不是那么好,他不是神韵派诗人,他的诗情景交融,西方世界缺少对于意向的使用,翻译过去就有陌生效应,虽然这让西方诗人非常感佩。”他还举了徐志摩《再别康桥》的例子,认为诗人原来的价值不能够很准确地体现出来,“几年前办过徐志摩的讨论会,《再别康桥》在中国人中有很大的影响,但是翻译成英文之后,读者就感受不到其中的情感震撼力,所以翻译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图说:现场读者在阅读阿莱士的诗集 主办方供图

  阿莱士很认同维克托的看法,传统的中国诗歌、日本诗歌,都让19、20世纪的西方的诗歌、还包括拉丁美洲的诗歌焕发出了新的生命力。比如美国诗人庞德他就借鉴了很多中国传统诗歌思想的源泉。阿莱士还拜访过杜甫草堂,聆听过草堂里的风声,他甚至觉得杜甫实际上也是斯洛文尼亚诗人。

  诗人们都不否认,诗歌在翻译过程中会失去很多东西,包括灵魂。但是这样的说法,未免流于片面。因为许多实际上不可翻译的元素,也会在翻译过程中打开最多创造空间的元素;不可翻译的东西,也是译者重新对诗歌加以创作的契机。“我读到的杜甫是西班牙语翻译的杜甫,杜甫在不断创作中,是不断获得新生的,我感受到了杜甫最高的精髓。”维克托说。(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