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体社会 > 正文

八根黑白圆柱撑起“极简”舞台 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表演中见深刻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朱渊     作者:朱渊     编辑:吴旭颖     2019-09-09 22:28 | |

  9月11日至14日,拥有近百年历史的俄罗斯国立莫斯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与聂米罗维奇-丹钦科音乐剧院(以下简称斯坦尼剧院)携歌剧团、交响乐团、合唱团近200名演员,带来三场“原味”柴可夫斯基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以再续经典的方式,开启上海大剧院全新演出季,也为俄罗斯诗人、作家普希金诞辰220周年纪念呈上特别演出。

  今日下午,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导演亚历山大·泰特尔带领记者深入后台,提前一睹简洁中见丰富、结构中见奥义的“奥涅金”,这部作品继承了柴可夫斯基的创作初心,剥离歌剧奢华的外在,尽可能突出演员的表演以传递更深刻的情感,引发当代观众的共鸣。

图说:《叶甫盖尼·奥涅金》海报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奥涅金厅”沿用至今


  由柴可夫斯基和希洛夫斯基携手改编的《叶甫盖尼·奥涅金》歌剧脚本,大部分采用了普希金的原诗,遣词造句十分贴近原著,遵循了原著的人物性格。

  故事讲述男主角奥涅金因当年玩世不恭地拒绝一名少女的求爱而终生抱憾。经过柴可夫斯基音乐和戏剧化的改编,女主人公的爱情和命运上升为全剧的核心,使故事呈现更强烈的悲剧色彩。咏叹调、咏叙调、合唱和重唱,以及俄罗斯浪漫曲、民族歌曲等旋律都充分证明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天分与作曲技巧。

  此次来沪的俄罗斯国立莫斯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与聂米罗维奇-丹钦科音乐剧院,历史可追溯至百年前。1918年,在20世纪戏剧界传奇领军人物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聂米罗维奇-丹钦科的帮助下,莫斯科大剧院歌剧工作室成立。工作室的第一部作品正是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 

  1922年,尽管经济困难、布景简陋、没有服化,这部只有钢琴伴奏版的歌剧首演仍然成为了莫斯科的一大事件,引起了巨大反响。对此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信里对拉赫玛尼诺夫这样写道:“《奥涅金》获得了巨大成功,观众们都留下了泪水。”

  1941年,大剧院歌剧工作室和丹钦科之后建立的莫斯科艺术剧院音乐工作室合二为一,成为了今天的剧院。时至今日,《叶甫盖尼·奥涅金》已成为剧院上演千场的象征和保留剧目,而“奥涅金厅”门廊的元素也被设计在了俄罗斯国立莫斯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与聂米罗维奇-丹钦科音乐剧院标识上,延续至今。

图说:舞台上的八根黑白圆柱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极简中见丰满


  为了纪念该版本的诞生,由“奥涅金厅”门廊演变而来的剧中建筑元素,塔季扬娜的闺房和圆柱造型的树干都得以保留。相比俄罗斯传统歌剧恢宏灿烂的豪华布景,《叶甫盖尼·奥涅金》的舞台简直可用简单甚至简陋来形容,但这份极简中却注入了导演泰特尔和设计大师大卫·鲍罗夫斯基的思考。

  八根黑白两面可旋转呈对角线斜向排列的圆柱将舞台一分为二,随着黑白两色的转变,将场景在莫斯科和彼得堡之间切换。泰特尔坦言,原本大卫·鲍罗夫斯基的初稿给出的是四根立柱,但为让舞台更具空间感,让俄罗斯的空气注满舞台,才有了如今更具现代结构感的呈现。

  虽说此前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已盛演70年,但泰特尔仍然相信他们的这一版本是顺应时代的产物。并且,他也不愿意称其为“新版”,在泰特尔看来,新版意味着和传统的背离,而事实上,他们正是遵循和继承着传统的精神才有了这部《奥涅金》。

图说:道具马车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我们保留了柴可夫斯基创作时的原始情感,制作了和现代生活更贴近的版本。”在泰特尔的眼中,符合时代的作品并不等同于舞台上得有银行和地铁,人们需要穿着现代的服装、说着如今的流行语,那都是流于表面的功夫,“真正合乎时宜的作品是能激发情感,让现代观众产生共鸣的。”

  而斯坦尼剧院所要做的作品,就是在舞台布景上做减法,将空间留给演员,在表演上做加法,让他们呈现更加丰满立体的人物,从而让人们从人物情感中体会作品的深刻。(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