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体社会 > 正文

花花草草由人恋,这位摄影师用镜头模仿莫奈,看看像不像?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徐翌晟     作者:徐翌晟     编辑:沈毓烨     2021-07-13 12:53 | |

莫奈画展在上海掀起了阵阵观展热潮,正在M50内的原色艺术空间进行的“醉入花丛”郭允摄影作品展,37幅作品正是摄影师用镜头向这位印象派大师致敬。

图说:郭允摄影作品 官方图

郭允说:“我的父亲郭博是拍摄建筑的,但建筑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去观察,植物的生命力与光线则总是转瞬即逝的。我非常喜欢莫奈的画,体现了他对光的感受,印象派的笔触仿佛是焦外散景,这正是我想追求的,我也在偷偷地模仿他。”

郭允的镜头中确有莫奈的光晕,一种印象派的焦点晕化后所产生的迷幻。这样的晕化是一种心情,是面对自然彻底放松自己之后的生命享受,转而留下了对自然的颂歌。当然这样的颂歌中带着一点微醺,是“醉入花丛”之后最无可言说的生存境界,从而在这些光晕中消弭出去,传递给更多热爱这个世界的芸芸众生。其实如他所言:摄影的真髓,简单定义来看是一种挽歌,一种悼念。因为按下快门是想要留住这一瞬间的消逝,错过了就没有了。他的意思是:花花草草之美艳动人而朝生暮死,将生命的灿烂和短暂全都浓缩在艺术家刹那的灵动之间。其实对花花草草的成功描绘,并非真正源于自然本身的魅力,重要的在于艺术家敏感的心灵。

图说:郭允摄影作品 官方图

郭允曾经在新闻媒体任职数十年,无论是体育新闻、财经新闻抑或娱乐新闻,镜头中的敏锐捕捉,手到擒来。他还曾进入人物采访栏目,多拍人物肖像。退休后镜头一转,迷恋花花草草,是一种偶然抑或必然?

有意思的是,拍摄这些花花草草的镜头,大多是古董级的老镜头。郭允收集了100多枚镜头,最早的距离今天也有100年历史了。用他的话来说:从镜头光学来看,一个镜头的设计者是有偏向性的,比如色散、变形等等,相互之间是妥协取舍的,可因人而异选择。郭允发现:每个老镜头都是不同,使用老镜头就是为了让它的缺点变成特点。周围的一些朋友对郭允痴迷老镜头曾表示不解,他却“强词夺理”地辩解说:“老镜头里有设计者的灵魂!老镜头就是男人的钻石呀!” 于是“钻石”的无数个棱面,就折射出千百种智慧的光芒,在花花草草的丛林中闪烁。(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