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我在现场 > 正文

从头拉到尾!这场高含金量的演出,是50岁的王健献给乐迷的礼物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朱渊     作者:朱渊     编辑:江妍     2018-12-27 10:39 | |

  鲜有交响音乐会上的独奏家如王健这般,从头拉到尾!而几乎每年王健与上交的合作都会奉献这样极具含金量的演奏。昨晚,世界级大提琴演奏家王健选择以一台音乐会和上海观众一同庆祝自己50岁的生日。

王健在演奏陈其钢的大提琴协奏曲《逝去的时光》-郭新洋_副本.jpg

图说:王健在昨晚的音乐会中倾情演奏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音乐会依然有老朋友余隆执棒上海交响乐团共同完成,观众席里既有王健的父母,也有作曲家陈其钢、谭盾等好友。随着交响乐团拉出 “生日快乐”歌,王健两岁多的小女儿捧着花束软萌地跑上台,给爸爸的精彩演奏送上最纯真的祝福。音乐会以安可曲目阿根廷爵士大师皮亚佐拉的《遗忘》收尾,王健说:“曲名是《遗忘》,但曲中的涵义却是永不要遗忘那逝去的美好纯真的时光。”

余隆在指挥上海交响乐团演奏-郭新洋.jpg

图说:余隆负责指挥昨晚的音乐会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昨晚,王健选择了中外不同时代、风格迥异的三位作曲家的四部作品。陈其钢的《逝去的时光》以及《巴西巴赫风》的两首作品,再加上了海顿的《C大调第一大提琴协奏曲》。作为上半场唯一曲目,《逝去的时光》承载着作曲家陈其钢所追寻的那一去不复返的美好时光,作品选用中国古曲《梅花三弄》的旋律,融合现代音乐的元素和技法,织体细腻精致,纯熟高超的技巧让音乐的发展流畅而感人。早在1999年,王健就演绎过这部作品,近20年过去,尤其是升格为父亲后,王健对这部作品有了更为丰富的领悟:“不用像年轻时那样去揣摩、体会曲子中的内涵,很多情感接受得更为直截了当。”

摄影:小都督_副本.jpg

图说:女儿给王健献花 小都督 摄

  两首《巴西巴赫风》作品,不同于人们印象中巴西音乐的热情如火,而是将这充沛的情感蕴藏在更为深情的曲调中,有着能撩动心弦的忧伤。作曲家维拉·罗伯斯是巴西近代最知名的作曲家,这两首作品专为大提琴而作,充分地发挥了大提琴的音色特点,王健的演奏将这份深情展现得淋漓尽致,让人几乎落下泪来。

大提琴家王健与SSO音乐会昨晚在上交音乐厅举行-郭新洋.jpg

图说:音乐会现场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海顿的《C大调第一大提琴协奏曲》是王健特别珍惜和喜爱的曲目。大提琴在最初并不是一件独奏乐器,在莫扎特等音乐大师的时代,它基本上只是一件伴奏乐器,到后来才被认识到其可塑性。海顿的乐团里有一位优秀的大提琴手,他的存在使得海顿认识到大提琴可以作为一件独奏乐器出现在听众面前,这首协奏曲具有典型的海顿气质,阳光、朝气,尤其是以快速、辉煌出名的第三乐章,让人感受到信心和希望。王健说:“我想用这首曲目提醒自己——到了50岁,也还要有年轻的心态。”

  音乐会结束时,余隆代表上海交响乐团向这位一路与上交并肩前行的王健送上最诚挚的生日祝福。他说:“今天能够称得上世界级音乐家的并不多,但王健绝对够此资格。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相信大家都在纪念这40年来中国这片土地上发生的巨大变化。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成就,文化和艺术上的飞跃同样不应该被我们忽略。全世界正是通过像王健这样的一批音乐家们,了解了中国的音乐、中国的文化。他们为中国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为中国音乐作出巨大贡献。这是值得骄傲的。”(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记者手记|40年过去,他们真的都成了音乐大师 

   “在这里,每一个窗口里都蕴藏着一位未来的音乐大师。”这句话出自小提琴大师艾萨克·斯特恩之口,随着那部摘下奥斯卡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的影片《从毛泽东到莫扎特》的传播流传至今。当时,影片中那个窗口里“未来的音乐大师”就是如今屹立在世界乐坛的大提琴演奏家王健。



图说:《从毛泽东到莫扎特》 官方图

  那是1979年,正值改革开放之初,斯特恩访华时来到上音附小,被琴童们的朝气蓬勃以及古典音乐在中国欣然发展的势头所感动。这次访华过程后来被艺术片导演艾伦·米勒拍成纪录片并拿下奥斯卡。影片不仅成就了导演,也为参与拍摄的包括王健在内的一批中国琴童带来了难得的机会。其中包括如今国际知名的小提琴家徐惟聆、李伟纲以及何红英。

  正是因为这部纪录片,美籍华商林寿荣辗转找到王健。他赞助王健去美国学习音乐,充当他在美国的保护人,并将自己收藏的意大利名琴——1622年的阿玛蒂无条件借给王健使用至今。林寿荣去世后,纪录片制作人邵耶尔又接下“接力棒”,帮助王健继续学业。时至今日,回想这段传奇经历,王健依然感恩:“它为我的艺术生涯带来了至关重要的转机。



图说:王健出现在《从毛泽东到莫扎特》中 官方图

  40年过去,当初斯特恩口中“未来的音乐大师”们一一长成。对国外音乐环境一无所知的徐惟聆成为改革开放后首批自费出国学音乐的孩子中的一个,并成为如今国际知名的小提琴家;当年他们中年纪最小的何红英,如今在香港有了自己的乐团;而李伟纲依然是响当当的上海四重奏的顶梁柱。

  如今,每当有人问起这群从影片中走出来的“音乐大师”们,如何将情感融入琴弦,他们都会不约而同地想起,40年前,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走到他们身边的,那个叫斯特恩的人曾给过他们的指导——“拉琴就要像唱歌那样自然,你要把这种美妙的声音想办法在琴上拉出来。”(朱渊)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