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头条 > 新民眼 > 正文

对话“洒血跳海身亡”船员:第三针扎不出血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袁玮     编辑:倪彦弘     2019-04-15 19:33 | |

  如果没有看那部韩剧,如果那天第三次扎进血管的针没有抽出血,所有的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

  如果生活能重来,我一定不会再做这样的傻事了。

  但是人生没有“如果”

  做船员的张某为了骗取赔偿金,将从自己身上抽出的血浇在衬衫和甲板上,伪造与海盗搏斗被害的现场,然后跳进海里......7年后,“死而复生”的张某归案。记者今天上午在看守所见到的张某追悔莫及,几度哽咽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张某追悔莫及,几度哽咽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1979年生的张某戴着手铐,精神萎靡,长年的生活压力以及“隐身”后的压力,使得他刚到40岁鬓角就有了白发。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2006年前后,为了给妻子和两个孩子更好的生活,在老家山东聊城务农的张某花3万多元找了中介想去韩国打工,没想到中介一会说韩国搞不定,要去澳大利亚铁矿打工,一会儿又称可以介绍到新西兰的屠宰场,就这样折腾了1年多,3万元打了水漂,最后张某被介绍去做了海员。

  每次说到妻子和两个孩子,张某都会流下眼泪,“我们一直很恩爱,老婆做髋关节置换手术前,走路都痛得不行,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我是连孩子都不让她抱的。”妻子的大手术欠下了10多万债务,“我永远不会忘记,有一年母亲过生日,我一摸口袋,只有20元钱,那是最穷困潦倒的日子。”作为家里顶梁柱的张某颜面尽失,他觉得作为男人要把家庭的重担挑起来。做海员后,他一直很努力工作,平时在船上做船舶的维护,船靠码头时帮助船长操舵。“做船员一年可以赚四五万元,每次发工资,我一下船就让老婆赶快去还钱。”

  没想到没多久父亲又被查出患帕金森综合症,做了三次手术也没有缓解病情,医生告诉张某这病看不好,且又是个无底洞,这成为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漫长的海上航行中,张某靠看韩剧打发无聊,也让他暂时忘记了烦恼。韩剧中一名船员在航行中发生意外事故而获得巨额赔偿的剧情突然给了绝望无助中的他“灵感”:

  如果我“死”了,家里就可以得到赔偿,妻子和父亲生病欠下的医药费不就可以还清了?这个念头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里,持续了整整3个多月,并慢慢形成计划。做海员培训时张某学会了给静脉输液,他回国时去药房买了针筒,他告诉营业员是“要给小狗小猫喂食”。

  张某交代自己犯下的罪行。

  2011年8月24日,张某所在的巴拿马籍货轮从日本起锚开航,驶向上海外高桥四期码头。8月27日晚上11点,货轮渐渐向码头靠拢,船上的工作人员大多也进入了梦乡。张某将一套衣服、一双鞋、一个尚未充气的塑料救生圈、身份证、一点现金装进了一个防水袋中,再将防水袋用绳子绑在身上。准备好这些后,张某掏出针筒扎进自己的左手臂,“我太紧张了,手臂硬邦邦的,扎了两次都没扎进血管,第三次总算扎进了静脉。”张某说,如果第三次没有成功,他就准备放弃了。

  张某来到甲板上,将血滴洒在自己的衬衣上和甲板地面上。接着他将衬衣撕破,扯下纽扣,扔在了甲板上,假造出自己与海盗搏斗被害的现场。做完这些,张某将针管和手机扔进大海,然后纵身跃入冰冷的海水中。

  “救生圈到水里阻力很大,游了没多久我就把救生圈扔了。”张某说,他拼命朝有灯光的岸上游,游到后来又累又冷筋疲力尽,“我都差不多绝望了,就想着生死由命吧。曾经有两次沉了下去,但是出于本能,我拼命把头伸出水面。”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游到了岸边。上岸后他换了条裤子,向路人打听哪里坐车去苏州。然后开始回家的“逃亡”路:他从上海坐长途客车到达苏州,再从苏州换车前往聊城,在聊城的小宾馆里窝了一个礼拜,再坐长途车赶到阳谷。到达阳谷的当天晚上8、9点,归家心切的张某打车直奔父亲家,翻墙进了家。一见到父亲,张某就跪下了,他向父亲谎称自己在船上杀了海盗,要躲避一段时间。父亲将他安顿在废弃的养鸡棚,每日三餐都是父亲送来,这一躲就是3个月。

  很快到了2012年春节,家里走亲访友很热闹,张某连面都不敢露。就在这时,公公告诉媳妇胡某,张某找到了。一个下雨天的下午,夫妻俩在废弃的阴森森的鸡棚终于见了面。胡某起初以为看到的是尸体,看到“死而复生”的丈夫,两人相拥着嚎啕大哭,久久不能平静,她紧紧抓着张某的手不肯松开,生怕手一松丈夫又会从眼前消失不见。老实本分的胡某让丈夫把钱还给船务公司,但张某拒绝了,为此两人数次发生口角。

  不久,张某带着妻子和孩子来到离家50公里处的一个小镇上,花3000元买了一个新的身份,东躲西藏地生活了7年多。那段日子,只要张某稍微晚点回家,妻子都会迫不及待地一个个电话追来,她是怕丈夫再一次莫名失踪。“我一直不敢用自己的真实身份,害怕遇到熟人,平时出门就戴墨镜和帽子,生怕别人认出来。”张某说,日子过得战战兢兢,很压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也很少和人打交道,最忌讳的是跟人聊过去的事,每次他总会转移话题,要不就是用谎言搪塞。白天,他脑子里就想着多挣点钱早点把骗来的钱给还了,入夜,他无数次想象自己去自首的场景。

  2017年,张某拿出20多万和朋友开了家塑料粒子厂,没有经商头脑的他不仅很快把钱给赔了进去,厂不久也关张了。张某继续打零工,建筑工地、装卸、绿化等等,再累再苦的活他都做,一家4口就靠他一人苦苦地撑着。他用“命”换到的80万元赔偿金,其中10多万元被用于偿还妻子做手术时的借款,20万元为父亲治疗帕金森病,剩下的钱也在日常花销中所剩无几。

  去年7月,山东省公安厅对省内户籍人口可能存在“双重户籍”的情况进行公安网大数据排查,发现张某存在双重户籍。民警立即联系张某本人,“这一天终于来了。”张某说,与其不明不白地活着,还不如主动投案自首。

  他走进派出所,交代了7年前犯下的罪行。“我连跟妻子告别的勇气也没有,是趁她不在独自去的派出所。”说到这里,张某又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如果生活能重来,我一定不会再做这样的傻事了。男人承担责任的前提是要守法,千万不要以身试法!”

  新民眼工作室 袁玮

  编辑 |顾莹颖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