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头条 > 新民眼 > 正文

只知道多利已经“落伍”了,克隆警犬、克隆猫咪……下一个会是?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森泊     编辑:高飞,杨洁     2019-08-25 17:21 | |

  8月22日,公安部昆明警犬基地迎来了一位新伙伴——我国首只警用工作克隆犬“昆勋”完成了“上岗培训”,顺利通过考核,正式入警。

  无独有偶,就在一天前,8月21日,我国第一只自主培育的克隆猫“大蒜”喜迎满月。

  如果你对“克隆”的印象还只停留在“多利”,那恐怕已经有些“落伍”了。克隆动物,正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也再次引发了人们对克隆技术“AB面”的思考。

  昆勋的“妈妈”是一级功勋犬

  我国首只警用工作克隆犬昆勋,是一只雌性狼青系昆明犬。她的诞生,源于公安部重点研究计划项目“功勋昆明犬的克隆”——目的是利用体细胞克隆技术培育警用性能优异的工作犬,大大缩短优秀工作犬的培育时间,提升优良警犬的繁育效率。

  克隆犬昆勋。新华社 图

  “昆明犬是中国唯一一个国产工作犬犬种。”公安部昆明警犬基地研究员万九生曾这样介绍。2007年,昆明犬通过国家遗传资源委员会的品种审定。“我们这个项目就是要充分开发和利用好这一宝贵资源,把昆明犬培育得更强、更优。”

  昆勋的供体来自于一头雌性狼青品系昆明犬“化煌马”,今年7岁。

  “化煌马是一级功勋犬,这些年她破了数十起命案,有的案件难度非常大。”她的训导员、普洱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警犬大队大队长李华说,“化煌马”的卓越表现,使其成为项目组最终选定的供体犬。

  经第三方机构亲缘鉴定,克隆犬“昆勋”的DNA与体细胞供体犬“化煌马”有99.9%以上的相似度,证实二者存在同一性关系。

  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不能自然繁育?项目组成员韦云芳的解释是,“化煌马”7岁了,对犬而言,相当于人类的50岁左右。雌性警犬一般不能配种繁育,除了怀孕、带幼犬各两个月的时间会耽误工作外,在生殖期间也会降低和影响其工作性能。

  对于优秀的“化煌马”而言,自然繁育只能遗传她一部分基因,而克隆却能百分之百地复制她的优秀基因。

  24岁小伙花25万克隆宠物猫

  克隆猫“大蒜”是一只经代孕猫自然分娩的英国短毛猫,24岁的温州委托人黄雨为了纪念过世的宠物猫“大蒜”,选择了克隆宠物,费用是25万元人民币。

  克隆猫“大蒜”。网络图

  今年1月9日,黄雨正式向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提出克隆“大蒜”。

  “因我照顾不周,‘大蒜’去世,我很懊悔。它去世后几小时,我突然想起我曾在微博上刷到过克隆狗的新闻。所以我想尝试一下,在我的经济能力允许的情况下,哪怕只有一点可能性,都想去试一下,看能不能变出以前的‘大蒜’,回到我的身边。”黄雨说。

  在四只代孕猫中,有一只在胚胎移植66天后,于2019年7月21日自然分娩。

  克隆“大蒜”顺利诞生,黄雨激动万分:“就是感觉‘哇,它又回到我身边了’。太神奇了,我又可以重新照顾它长大,好像时光倒流、昨日重现了一样。”

  原来的“大蒜”。网络图

  该公司副总经理王奕宁介绍,公司业务以基因技术为基础,对宠物领域有基因检测、细胞保存以及宠物克隆,迄今为止共克隆了40多只动物。去年,一位上海姑娘花费38万元克隆出了自己的爱犬妮妮,也是出自该公司。

  不过,也有很多人不理解:克隆出的宠物,只是外表相似,内在的“灵魂”是没法克隆的,克隆宠物真的有意义吗?

  克隆技术背后的AB面

  自1996年绵羊多利诞生以来,科学家已经相继克隆出20多种动物,包括老鼠、牛、猪、猫、兔、狼、猴等等。

  以多利为例,具体而言,先从动物身上取样,获取体细胞;从另一个雌性动物身上获取一个未受精的卵子,并将卵子中的细胞核抽出;把上述体细胞的细胞核注入无核卵子中,进行细胞融合,构建克隆胚胎。最后,将克隆胚胎移植入代孕动物内。

  2017年11月27日,世界上首个体细胞克隆猴“中中”在上海诞生;12月5日第二个克隆猴“华华”诞生。体细胞克隆猴的成功,将加速人们对阿尔茨海默病、自闭症等脑疾病,以及免疫缺陷、肿瘤、代谢性疾病的新药研发进程。2019年2月27日,国家科技部发布2018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克隆猴位列其中。

  然而,克隆动物的发展和应用也一直伴随着不小争议,尤其是当这项技术与“商业”“私心”挂钩,人们担心遭到滥用,随之产生伦理问题。

  美国福布斯网站连续7年发布新一年应当关注的涉及伦理和政策问题的十项科学技术,2019年的榜单中,宠物克隆名列榜首。

  福布斯称:“你可以选择克隆你的宠物狗或者宠物猫,然而,这并不能保证你能再次拥有一模一样的宠物,同时,动物爱好者们需要注意,孕育克隆体的宿主动物过着难以煎熬的生活。有人会对这项技术提出质疑:许多流浪狗、流浪猫无家可归,花费数万美元克隆宠物是否有必要?”

  以2005年4月韩国科研团队克隆出的世界首例体细胞克隆狗“Snuppy”为例,就用了1000个胚胎,分别植入123只代孕犬体内——取卵和代孕,让多个动物的身体和生理受到伤害。

  而当动物克隆走上商业之路,其中伦理如何把握?一旦出现问题,又有谁来监管?科学技术的发展是一把双刃剑,我们希望有关部门与时俱进,及时跟上克隆市场发展的脚步,尽快明确相关标准。

  新民眼工作室 森泊

  综合自新华网、中国经济周刊、成都商报、新京报等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