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索米尔的葛朗台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邵毅平     编辑:赵美     2018-01-11 16:49 | |

 法国有两个葛朗台,一个在巴黎,一个在索米尔。巴黎的是弟弟,索米尔的是哥哥。两兄弟都做葡萄酒生意,自巴黎的葛朗台结婚以后,竟有二十三年没见过面。巴黎葛朗台做葡萄酒生意破了产(间接地也是因为索米尔葛朗台做得太好),自杀前,把宝贝儿子夏尔托付给索米尔的哥哥。巴黎的公子哥儿到了外省,再不像样也会光彩照人,何况还是个天真未泯的美少年;堂姊欧也妮自然是一见倾心,生平第一次梦见了爱情,坠入了情网而不能自拔。这就像当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傻小子丑小鸭都成了俊男靓女,让小芳们铁蛋们一点春心不自持。

索米尔的葛朗台目光如炬,看穿了侄儿是个纨绔子弟,径直打发他到殖民地去历练;欧也妮则天经地义地看走了眼,把花花公子看成了如意郎君,把自己的全部积蓄都资助了堂弟。这就导致了老葛朗台对女儿一百个不放心,迫使她放弃了对母亲财产的继承权。虽然明知自己身后一切都将留给女儿,但只要活着就要掌控所有的财产;死了更要女儿好好照看一切,以后好到“那边”去向他交账。

后来,夏尔在殖民地经风雨见世面,果然成长为冷酷的殖民主义者,靠贩卖人口(其中包括中国人、黑奴、儿童等等)挖到了第一桶金,更不把人权什么的放在眼里。他的心变得冷酷、狭隘、无情,葛朗台家族的血统没有失传。欧也妮最终遭到了堂弟的遗弃,她报复的手段居然是替他还债,意思是教他后悔自己有眼无珠。老葛朗台地下有知当吐血三升,不知道欧也妮以后怎么向他交账?

一切都证明,老葛朗台虽然为人吝啬,有种种的毛病缺点,但他看人眼光精准老辣,把侄儿、女儿都看了个透彻。

然而,我这就不懂了,读者为什么都怪老葛朗台冷酷,反倒站在他那糊涂女儿一边呢?如果你先富了起来,积累起了万贯家财,偏巧生的又是女儿,你还会这么想吗?

巴尔扎克这么写当然有其理由。欧也妮的原型是他的一个女友,在他默默无闻时曾资助过他,他作为受惠者实在是心存感激,想用欧也妮的形象来投桃报李。但你又不是巴尔扎克,何况生的也许是女儿,运气好先富了起来,有必要跟他口味一致吗?

                                              巴尔扎克

我一边徒劳地思索着这些无解的问题,一边绕着索米尔山顶的城堡打转转,可无论如何就是不得其门而入。好不容易找到了城堡的入口,却被告知,今天是半年关门的最后一天,明天起就会恢复半年开放——可我今晚就得离开索米尔,世上有这么嘲弄人的事么!

无奈,我只得顺着坡道往下走。想起了巴尔扎克小说里写的,旧城的老宅子集中在坡道的上端,原来的居民都是当地的大户人家。也就是说,索米尔坡道上的居民,越往上便越是殷实,越往下便越是寒酸,坡度的高低与居民的家产成正比。葛朗台府上的花园都抵着城墙了,显见的是当地一等一的大户。我观察着坡道两边的房子,可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区别。我努力回想着葛朗台家的大概位置,可惜巴尔扎克的小说没带在身边。

然而我知道,老葛朗台的葡萄园,属于当地的“龙头”,出产上等的红酒,虽比不上勃艮第、波尔多,但在卢瓦尔河谷数一数二,一直远销到比利时、荷兰。在索米尔山脚下的小酒馆里,我一边品尝着索米尔的红酒,一边思索着葛朗台父女的关系,越想越觉得是一笔糊涂账。

当晚离开索米尔时,我只能安慰自己说,欧也妮虽不如《金锁记》里的七巧,看得穿想骗取她财产的季泽(七巧其实也后悔过看穿的),但七巧戴着黄金枷锁害人害己,欧也妮则经历过真正的激情,还不停地暗中帮助受苦受难的人,抚平了多少家庭不为人知的伤痛,虽说死而有憾,却不愁进不了天国。

可是那些先富起来的人家,那些偏巧生有女儿的人家,会同意我的这个看法吗?

难道在欧也妮和七巧之间,就真的没有中间道路可走?

卢瓦尔河水还像两百年前那样,不舍昼夜地从索米尔城下流过,流经了老葛朗台曾经的葡萄园,流经了他的白杨树林和草场,也流出了一个让人纠结的故事。(邵毅平)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