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打呼噜,有人因此离婚,有人因此见真情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晓梦     编辑:史佳林     2018-04-15 13:19 | |

打呼噜着实是件恼事,我在群里一提,立刻引来一堆吐槽。

同事荣的老公是个打呼噜发烧友,她这么称呼他。一着就呼噜,惊天动地的,若不是隔音好,一定引来邻居讨伐。新婚那段日子简直就是煎熬,睡不好啊,转天两个黑眼圈。也想过办法,她先睡,他等着。可越是想着睡,越睡不着。后来奇招百出,一个戴耳机、被子蒙头,一个戴口罩、嘴捂臭鞋。再后来,荣练就一身充耳不闻神功,她老公呼声震天,她睡得安然。

也有始终适应不了的。好友阿丽典型的神经衰弱,嫁给她老公后,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为了她,老公经常主动在单位值班,一度被评为先进工作者。终究不是个长法,阿丽的安眠药剂量越来越大。只好离了,这离婚理由够单纯的。

以上两位总结,有时候试婚也不是没有好处。

打呼噜也是件趣事,单说呼噜声,就有个性色彩。

家中男士,舅舅打呼动静最大,舅妈形容,轰隆轰隆的,似雷声滚滚,不停歇。小弟呼声平缓,像长舒叹气,吐出来便清爽。

姥爷生前打呼,吹泡泡般,噗噗响。姥姥说,这人一吹,怕是要吹土呢,不是好兆头。不久,姥爷病逝,我心里一直想着姥姥那句话。

父亲也打呼,很响。以前,我和母亲甚烦。后来,我听到父亲呼声酣畅淋漓,竟觉欣慰,唯恐变做噗噗响了。

坐过火车,时间一长,赏遍各式睡姿,各式梦里景色。咬牙、梦话、流涎,更多闻呼声。有抑扬顿挫的,有似花腔高音的,有时不时变奏的。最难忍受那种捉摸不透的呼声,先是震天响,接着一声细嗓拉长,落音处声音低弱,若有若无,忽然又没了声响。停顿片刻,便又是一个四拍。这停歇的时间却无规律,清醒者往往提了心、竖了耳,静候下一个节奏,真是虐人。

打呼噜者中,我见过最极致的,是一男同事,他逢坐必呼。只要得了空闲,没人说话,没事情做,再有个依靠,他便立马进入梦乡,呼声顿起。下午上班,他续写午睡。若有开会,领导在上面讲,他在下面呼。某次旅游,我们一众女同志挑蚕丝被,他坐在店铺门口的石阶上就打起了呼。胖乎乎的身子蜷着,呼噜声此起彼伏,脑袋东倒西歪的,许多游人好奇围观,掩嘴偷笑,他居然成了一景。

听过最动人的,莫过于舅姥爷和舅姥姥打呼噜。二人回乡探亲,在我家小住。因照顾他们,他们睡床,我睡沙发。那一夜,我基本没睡。两位老人入睡极快,我问候声一落,呼声便相继响起。女人打呼的,很少,舅姥姥算一个。初听,只觉心下一愣,完了,一个打呼已是折磨,何况还是俩,睡意即醒了一半。再听,睡意一下子没了。

舅姥爷的呼声颇为男子气概,声大音粗,短平快,兼有间歇停顿。舅姥姥绝对女性化,尖声高嗓,像哨音。两人仿佛排练过的合奏,你方呼罢我登场,一短一长,一低一高,一粗一细,不赶拍,不跑调,犹如天然和声。

我静静听着,在寂寥的夜里,他们的呼噜分明就是一场爱情协奏曲,诉说着相濡以沫的故事。(晓梦)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