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忆外公外婆,如果可以一起走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姚德雅     编辑:吴南瑶     2018-05-17 17:08 | |

我的外公外婆祖籍是上海南汇人,外婆家的村子对着外公家的村门口,所以他俩打小就认识,但又不是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外公告诉我们,他小时候连山芋都吃不上,只能吃山芋皮,而外婆家则相当富裕,每个礼拜都能炖一只鸡吃。外婆常说,外公为人忠厚老实、吃苦耐劳,即使两人曾分隔两地十一年,也彼此守候着对方。每每听到外婆的夸奖,外公总是笑而不语。就这样,富家小姐和穷苦小子携手走了一辈子。

在我和表哥、表弟的记忆里,我们的寒暑假往往都是充满着外公外婆的点点滴滴。清晨,外公一大早出门去买菜,外婆就带着我们几个去小花园里打太极拳,接着再去吃点心,偶尔我们也会在家帮忙剥剥毛豆、拣拣菜。吃过外公做的午饭,如果是寒假,我们就一起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如果是夏天,我们就在门口铺上凉席,席地而躺,听外公外婆说说以前他们年轻的时候,听着听着,我们就睡着了。

每逢家里有人过生日,外公总是会烧招牌长寿面,伴有蛋皮、木耳、肉丁、笋丁等浇头,再大的一碗面,我们总是吃得连面汤都喝尽,这是令我非常怀念的小时候味道。

渐渐地,我们都长大了,再也没有寒暑假了。可每次来到外公外婆家,吃上一口外公亲手做的饭菜,听上一阵外婆讲了无数次的老故事,那都是打心底里高兴的事儿。我的外公外婆都是有着6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外婆家虽然家境优越,但她却没有大小姐的娇贵,勤恳工作、恪尽职守,曾是上海市的劳动模范。外公做过小学校长、做过纺织厂厂长,他始终向我们念着共产党的好,给我们吃饱饭。那时,还是孩子的我们总是笑他,现在哪还会有人吃不饱饭。后来,外公外婆家在小区里第一个亮牌成为“党员之家”。再后来,我的表哥表弟也入党了,我算是“落后分子”。

直到上个月,我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我第一时间将这个喜讯告诉已经躺在病床上的外公,外公很激动地给我跷了大拇指说:“好好好,人生第一大好事。”其实那时的外公已经瘦骨如柴,非常虚弱了,但他打心底里为我高兴,精气神一下子足了。两个星期后,外公走了。

距离外公离开只有两周的时间,我的外婆也过世了。人家都说,老两口是感情好,才会一起走的。可对于一下子失去两位至亲的晚辈,一时间,我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内心的伤痛。外公外婆的一生,给我们的回忆是美好的,是幸福的。特别是对挚爱的忠贞,对至亲的关怀。(姚德雅)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