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土彼得——动物系列之五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黑妮     编辑:王瑜明     2018-06-12 14:34 | |

妈妈拖儿带女地回广州娘家过春节,我三岁,第一次见外婆,但她看不到我。外婆在床上坐了大半辈子,据说得的病叫白内障。因为看不见,她用手把我脑袋和脸摸了一遍,开心地笑了。

外婆住的二层木楼里有耗子出没,广东人称它们为鼠。广州的猫小而瘦,鼠就显得比猫强悍,在坑渠(下水沟)里走来走去。从外婆窗户望到对面茶楼:蒸好的一笼屉叉烧包边上就有老鼠探头探脑。两个叉烧包那么大。

1970年的农历年前,我们又有了南行的机会,妈妈派哥哥和我去探望外婆。为了这次广州行,妈妈好一阵忙活。广州买肉要票,有时候有票也买不着,我们得带一些过去,却又手紧,得花功夫找价廉物美的,比如把带鱼腌成咸的,腌五花肉也有几条。哥哥和我二人坐的火车硬座窗户可以打开一条缝,把咸肉和鱼挂到窗外,吹着风。

广州的亲戚多,楼上楼下就几十人,每家轮流拜会,吃请,亲人倾尽全家肉票设宴,碟碟仍是绿油油的。但一点也无碍于我们的开心。

拜完亲戚看朋友,李叔叔正巧从北京回广州探亲,他住荔湾湖公园那边。到了才知他家的围墙跟荔湾湖公园共享,也不算高。

李叔叔要带我们逛公园,事先说明:从他家走到公园入口得十五分钟,来回三十多分钟好冤枉,赶不上饭点儿如何是好!而我们一跳,就过去了,这不是省那三分钱的事。为了安抚我的一脸不解,他从桌底下拉出个纸箱,给我看他家养的荷兰猪:两只,花的,正在吃芥蓝叶。

自1966年黑黑(猫)被弃,我没再近距离打量过四爪儿的毛兽了。摸着它们的绒毛,倍感亲切。

李叔叔在这个当口说:“咱们先进公园玩一下?”

我便毫不犹豫地爬上了围墙。儿童商店买的军裤在跨过墙头玻璃茬时,嚓一声,刮了个半尺来长的口子。

李叔叔见状一蹿就跳回自家院子,并当即拍板,荷兰猪送我了。

回京的36个小时火车,荷兰猪待在铺了报纸条的纸盒里,默默地配合。

从南国移至京城,其一因水土不服,尚未得名便夭折,令人涕泪满衣裳。

扛过了寒冬的他,叫“土彼得”。土彼得一名源自“彼得和狼”。父母为了哥哥和我的教育颇费了些心思,他们从王府井的外文书店买回一张“彼得和狼”的78转黑胶唱片,碰上他们认为合适的那个星期天上午,早饭之后就开始“彼得和狼”啦:伴随着音乐的还有旁白,德文的,铿锵有力。父母似乎也不明所以,但大家都能理解彼得入场和狼来了的区别,令我至今感受着音乐和语言的力量。

土彼得:男性,打底的毛色为奶白,黑和咖啡花点缀着耳朵;黑,黄团花儿分布于臀部左右两侧,是只三花儿猪。非常时期,他得在木箱里过日子。我和小绿有空用手掌托着他,给他顺顺毛。木箱底垫了蜂窝煤的炉灰,每日一换。

有时也让他出来,在屋里走走,吃几根面条。北京的切面不短,煮好了仍筋道。这是个压轴节目:先把土彼得唤过来,待他在我脚跟前卧稳了,我挑根长面条,一头自己手指拎着,一头自然坠下。土彼得见面条下来了就立起迎上。轻轻含住,很匀称地往嘴里嘬,我跟着他的速度往前递,直至面条全部顺入其口中。一般来说,两三根为限,以免撑着。

荷兰猪:又名竹鼠,温和喜静;偶尔吱吱两声,不注意根本听不见;吃素,又都是人扔掉的菜叶、剩馒头干;本身讲究卫生,小爪儿不停地舔了这儿舔那儿的;加上体型小,不占地方、容易隐蔽,特别适合在不许养宠物的情况下偷偷养。逆境中我们拥有此段温存,就是借了土彼得的这些美德。(黑妮)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