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22)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费爱能     编辑:钱卫     2018-07-12 21:17 | |

22.走到尽头的婚姻

  李蔷华、关正明的婚姻亮红灯是感情问题,与金钱无关。以前,他们这些主要演员的高工资叫保留工资,文艺一级362元,李蔷华入党后,根据组织意见,自己申请,取消保留工资,拿240元,文革砍去一半,就是120元。

  文革期间,李蔷华对家里每月的收入有一个安排,乍一看,有点令人费解。

  除了前面提到的每月给弟弟45元,给武汉大姨妈15元,还要给重庆的干妈寄钱。那位当年日寇轰炸下收留过李蔷华一家的恩人后来家里破败了,李蔷华获知后,就每月寄给她10元。住在荆门的、姓熊的亲姑妈、生父的大妹妹,也要寄10元。这些都是李蔷华亲自一条条写好,有时让孩子去寄,有时让别的亲戚去寄,比如关正明的哥哥、嫂子。

  至于两个孩子的生活费,因为她和关正明都被关在牛棚里,就由单位财务每月从工资中扣,母亲这儿扣12元,父亲那儿扣12元。这么着,她的120元收入经过七扣八扣,自己只留28元。关正明的收入归他,两人不说话,经济也不来往。她出门去,食堂排队买菜、买饭,能买一角钱的,绝不花一毛一,哪天贪嘴,多花一分钱,就要自打嘴巴子。

  1978年,关正明和李蔷华落实政策,之前110个月被扣的工资全部补发,得到了一笔数额可观的钱,有种一夜暴富的感觉。眼看着苦日子到头了,好日子就要来了,他们家却起了大变化,不是变好,是变坏,也就在这一年的6月7日,两人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仔细想想,也是顺理成章的事。那十年里,他俩基本都是在牛棚里度过的,关正明个性强,脾气倔,经常顶撞“小将”们,自然免不了皮肉吃苦。李蔷华总是劝他,事情总归能弄清楚的,不要吃眼前亏,可他就是听不进去,有时还要冲她发火。性格不同,在一些事情上的想法也不一样,越来越讲不到一起。长期靠边,看不到希望,两人都想不通,为啥唱戏会唱成这个样子!李蔷华就曾下过决心,再也不唱戏了。1971年之后,这一对舞台伉俪非到不得已,互相不说话,最后发展到谁也不理谁。人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他们却一个劲地结怨,最后结出一个六年不说话的恶果。

  名为夫妻,一起出去,下工厂劳动,去农村改造,安排住宿,他们都是分开住的,这在剧团里是公开的秘密,但是,作为李蔷华,为了两个孩子,还是不愿意离婚的,她曾下定决心,即便一辈子不说话,也愿意为了孩子把婚姻维持下去。但因为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就有空子可以被别人钻,最终丈夫去意已决,李蔷华也就不再优柔寡断,狠狠心结束了这段25年的婚姻。

  说到师父的这段婚姻,李蔷华的学生朱丽丽坚持认为,师父和关正明一直是很恩爱的,在一起演了那么多堪称经典的对子戏,两个人在舞台上配合得那么默契,同事们都非常羡慕他们这一对舞台名伶。同时,她又对师父非常佩服——当婚姻无可挽回时,师父表现出的惊人毅力和大度是常人难以做到的。

  对关栋天来说,这样的结果当然令他痛彻心扉。他想不通,那些艰难的日子里,他们都能互相扶持,为啥日子好了,却过不到一块去了呢。父母离婚时,儿子是陪着去的。他特别痛苦,但他知道这是没有办法挽回的。当时二姐红红被法院判给了父亲,他被判给了母亲。后来李蔷华问他:“我要到上海去了,你们谁跟我走?”

  那年关栋天22岁,他说:“从唱戏的角度,我还是愿意跟父亲一起。姐姐爱打扮、爱漂亮,比较向往大都市,就让姐姐跟妈走吧。”做了决定后,关栋天嚎啕大哭了一个晚上,为家庭离散,也为自己的前途。关正明去世前两年,跟儿子谈起过与李蔷华的事,讲得比较委婉,总之就是觉得当时处理得比较草率,自己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让儿子既惊讶又感动。

  回望这段维持了25年的婚姻,李蔷华有自己的感慨:“实际上我也有很大责任,1971年子宫肌瘤开刀后,夫妻生活出现裂痕,都只有四十出头的年龄,这是可以正视的科学问题,采取互不理睬的消极态度,回避矛盾,真的很不可取。个性过份强,要事业,要戏曲,工作狂,在日常生活里摆旦角的架子更要不得。一个女人,女人味少了,男人怎么会喜欢呢。”费爱能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