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嘿,好你个秋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天谛     编辑:王瑜明     2018-09-07 16:54 | |

心不入秋就无秋,入秋也无妨,老也无妨,从容恬淡,随遇而安。

门前几片紫薇叶子掉了,绿中泛黄,被风腾来挪去的,一眨眼不知去向。出得门散散步,经过一片枸榉林,却见树叶三三两两、纷纷撒下,捡一叶细看,一面暗红,一面焦黄,心里便略微一怔。等见到旮旯里那棵梧桐树,宽大的叶儿转着圈飘上石板道,叶色枯紫,筋脉破败,间存疮孔,这才得知“秋”到了。

不知咋的,对于秋的降临,我总是反应迟钝,落叶到此地步,应是暮秋立冬将至。猛记起读书时跟讲师提问,质疑“一叶落知天下秋”,说这句话谬误,因为春爆新芽的时候有些树会换叶;夏天就更不用说了,尤其是台风过后。落一叶,怎么就可以断定秋天到了呢?讲师冷冷地说:“你只管去理解以小见大就行了,干嘛要钻牛角尖,累不累?”可我还是耿耿于怀:明明是以偏概全,格物草率嘛。可讽刺的是,我现在也是以树叶荣枯来定位秋的踪迹。

慢半拍的原因或许还在更早的时候。儿时常闻庭训:“白露身不露,寒露头不露”。大人们再声色俱厉、言之凿凿,陈说秋季防阴寒的重要性,我等总是阳奉阴违,拒不执行。因为盛夏的葳蕤着实让人留恋。尤其是那种热,热而不惛,痛快淋漓。而遇母秋年份,“秋老虎”比夏天更辣、更狠,我等就更分不清夏秋的界限了。能脱得精光光扑向沟河,躲在阴凉处捞鱼摸蟹就非常的惬意。因为有收获,即使进得白露仍野在河里,你带货回家,或蚌蚬、或鱼鳝、或蟹鳗,大人见利颜开,先前的坚持也就瓦解了。似夏天这般开心,男童可以肆无忌惮地放浪形骸,怎么会舍得离开呢?只有盛夏初秋的热烈才让人筋骨舒爽,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脑海里有数不完的念头,活得盘满钵满,津津有味。

秋的降临,常有不测的风云让人无奈。出门散步在近处倒不打紧,离家近,不用担心。踩了脚踏车去办事,或在田里耕作,那得多存一条心。明明天朗气清,日头耀眼,不经意间,黑云涌来,潸然雨下。那雨淅淅沥沥、滴滴答答,从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天脸挂下,有一搭没一搭,落落歇歇,根本没有下雨的诚意。这让人联想到心不搭肺的哭丧妇,代人“哭七七”,嚎一下,哭两声,数几句,挤出点假泪,扔一颗黄豆在升络里,再说说笑笑,反复重来,如此七七四十九遍,扔满四十九颗黄豆,算是交待了工钱;那雨也同公狗圈地差不多,遇一个拐弯、一棵树,急不可耐跷起一条后腿,料想会喷出一大泡狗尿来,却是吝啬地撒上几滴,走一段,再来几滴,算是进行小解并宣布了主权。家乡有“秋撒撒”的说法或许因狗撒尿而起。

秋雨中倒霉的大都是田里耕作的妇女。一听有人大喊“落雨喽、落雨喽”,又见着乌云压顶,奔涌翻腾,她们肯定端不住矜持,会狂奔起来冲向家的方向,因为院子里还晾晒着衣物、谷物。如果遇上大雨,劈头盖脑砸下,间或伴有电闪雷鸣,就会活生生把个俊媳妇弄成“疯”婆子,披头散发,真空湿衫,露筋露骨,其失态狼狈,苦不堪言。回到家里,满院子淫湿狼藉,哭笑不得,心里盘算着,巴望明朝太阳晒还,可次日天空或许比今朝更糟。整个秋季常让这些家庭主妇重复着晾衣收衣、撑伞落伞、畚进畚出的,不得消停。说秋是“多事之秋”,还真没诬赖它。

虽说秋高气爽,五谷丰登,人们忙碌了大半年有所斩获,应是心满意足,但仍有人颇多微词。你看那些痴男怨女、墨客骚人无端端地弄出许多秋思秋怨来,不消我说,从远古迄今的诗词文曲里便可见一斑。 好像秋即是忧,秋即是愁,秋会生悲,秋即是休,活在秋里煎熬难忍,似大难临头一般。个中因果缘何而生,谁又能解得开去?

忽然感觉,读秋的心得因人而异。如果经不住春夏的消遁,留恋于随心所欲、作威作福的惬意时日而忿忿、郁郁的话,那秋还真是不受人待见。犹看这些树叶,掉就掉呗,硬要腾空飞扬,几多不甘、几多自负:飞上曾经挂果的枝桠,去叩已经易主的豪门,遇冷淡而失落,遭吹捧而得意……其轻贱、刚愎平添出几多纠结。

其实,心不入秋就无秋,入秋也无妨,老也无妨。从容恬淡,随遇而安。不焦躁、不哀怨,不狷傲,无坏账,与人于心无愧无憾,才是入秋人的正常状态。(天谛)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