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塑料上海话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周珂银     编辑:钱卫     2018-09-11 18:13 | |

  不知不觉,在我们与时俱进的上海话里都已渗透了“塑料”元素。说笑之余,不免有些许惆怅。

  认识一位八零后小妈妈,她有一个五六岁的儿子,有一次在小区里相遇,她说,奇怪伐,我妈原先一口地道的上海话,最近发现她同我儿子讲话时,一歇歇上海话;一歇歇普通话;一歇歇又上海话夹普通话,听着竟是三不像,合成下来便是一口塑料上海话了。

  听她这么一说,着实令人忍俊不禁,上海人喜欢用花来装饰家里,如果是鲜花就称之为“真花”,若是其他材质的,诸如绢、塑料之类的,则通称之为“假花”。记得二十几年前的上海,一般工薪阶层采用塑料花为家里增姿添彩还是蛮普遍的现象,小妈妈用塑料上海话来比喻是再形象不过了。

  但若仔细想想,塑料上海话而今就像一件衣裳上的细针密线,不知从何起已经密密麻麻地缝制在我们的日常用语中了。特别是在公共场所,我已经习惯于先用普通话“打探”,交流中听出对方有沪语口音,再顺溜溜地说上海话。但偶尔也有忘了的时候,有一次去银行办理事务,脱口就讲了上海话,柜台小姐并不动作,只是抬眼看着我,保持微笑。我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不用提醒,连忙改说普通话,果然她即刻麻利地为我办妥了。

  朋友在一家公司上班,寻他有事,去他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我讲沪语,他讲普通话,语调不一致,说话就特别扭。但见他坚持在说普通话,也只能是随着他的调,一同讲。心下却嘀咕着,明明是上海人为啥不讲上海话。出了门他送我,马上说起了上海话,并解释道,办公室里有不少外地人,他们大都听不懂上海话,如果我们自顾自地讲,似乎有些不尊重他们。看他那么顾及他人的感受,便窃想,沪语退化的原因之一,大概还包含着像他这样的上海“绅士”精神。

  如今的上海,你会不会说上海话并不打紧,若不会说普通话那才叫有语言障碍。上次我妹妹回沪,拽上我一同逛城隍庙。她想买一把紫砂壶,走进一家小店,寻觅一番,没她想要的那种造型,又不死心,便向店主细细描述着,不料店主不耐烦地打断道,你说些什么我听不懂,请讲普通话好不好。我看妹妹一下子愣怔住了,她在日本居住了30年,除了日语和沪语,估计普通话只有听的份了。见她嘴唇翕动着就是说不出来,一旁的我忙为她解围当起了翻译,店主又从橱柜里拿出了几把壶,其中有一把正是她中意的。虽说是抱得心仪的壶而归,却多少扫了兴致,她不无难过地说,怎么回到上海反倒是语言不通了呢?

  好在下午我俩去“老锦江”约了几位朋友喝咖啡,她很快扳回一局。咖啡厅里悠扬的钢琴演奏伴着客人们的浅笑低语,我们几个正说着话,其中一位“老克勒”爷叔对我妹妹称赞道,你们几个当中,侬一口上海闲话讲得最地道、最漂亮!妹妹听着,脸上又笑成一朵花。

  难道我们讲得不地道?都是老上海哦,我们几个有些不服。老克勒委婉地说,你们当然也讲得好,但与她相比,你们的沪语里掺杂了“外来语”,不如她来得纯,她讲的可是一口老式上海话。听老克勒如此评价,我们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哑然失笑,不知不觉,在我们与时俱进的上海话里都已渗透了“塑料”元素。

  说笑之余,不免有些许惆怅,曾经充满街头巷尾的“上海闲话”,已然成为记忆中的一道风景了。(周珂银)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