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阿婆和花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曾婷     编辑:赵美     2019-05-21 12:56 | |

在近20年的独居生活中,阿婆养过一条狗,养过三只猫,后来便只养花。现在想想,应该是年事太高后,气力不足以侍弄猫狗,只能以花草为伴吧。

阿婆种得最多的是凤仙花。我小的时候,家门口没地,凤仙花种在菜园的一角。阿婆种菜,我就在角落里捏挤凤仙花的籽,让它们在手中爆开,乐此不疲。后来起了新屋,阿婆把凤仙花的种撒在大门的两边,凤仙花就开成了左右护卫花使;阿婆把花种撒到墙角,凤仙花便开成了一排花队;慢慢地,凤仙花犹如得了某种特许,长势迅猛,终于把整个屋子都圈在了它们的势力范围中。那些年里,阿婆总是走过一片红的、粉的、白的凤仙花丛去菜园,空着手去,带一把绿回。

阿婆种的最后一种花是桂花,那一年她82岁。有一天回家,我发现院子东边角上多了一棵桂花树,二三手指粗细,一人见高,实是瘦小,阿婆说是她花了80元钱买的。她说,桂花树长得快,三年就会开花。谁知挨不到三年,84岁的阿婆病倒在床,被接到大姑家照顾,离开了老屋。其间,因老屋拆旧起新,桂树暂时移种到了别的地方。四年后的夏天,阿婆在离世前一天被运送回家,那时新房子刚盖了一层楼的顶,算是有了一个房子的模样,阿婆在四年的坚韧等待中,终于回到自己守了一辈子的家中。阿婆离世前十几天,我到二姑家看她,终于要走的时候,阿婆还想从床上起身送我,她把双腿移动着挂下了床沿,左右腿互相轻轻碰了几下,笑着看着我说:“看,两条腿都好动了,等你下次回来我就能下地了!”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期待离开了阿婆。

阿婆离开了我们,我未能见上她最后一面。新房建好后,桂树又移植回来,种在菜园墙边,时已高二人许,地虽缺肥,树仍挺直向上。又过了三年,我们回到家中,进到院子走向菜园时,便闻到隐隐的甜香,阿婆的桂树开花了!

这一棵桂树是阿婆留给我们今生的纪念。满院桂香的时候,阿婆的气息便弥漫在空气里,萦绕着她守候一生的家。(曾婷)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