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到宁波做吃客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朱蕊     编辑:王瑜明     2019-06-11 17:14 | |

现在坊间将喜欢吃、会吃的人称为吃货,或者自称吃货,吃货这个词也是堂而皇之上了某些媒体的,听着看着总感觉有伤大雅。这货那货,人成了货,非人,大家也不以为忤,是人心不古了还是斯文扫地了或者文化“发展”了,人和物不再区别,得有文化学者或者社会语言学家来研究论证。作为平常人,只能顺应,最多心里嘀咕几句罢了。

语言虽然已经不古,但人们的味蕾又似乎还会时而惦念一下过去的时光。比如,过去上海本地饮食,受了多少宁波的影响,大概没有一个量化的数据来考证的,但能够感觉到宁波口味对上海的影响。

小时候,左邻右舍有许多宁波人,贴隔壁那家宁波人家,在晒台上放一个甏,甏里腌制的是苋菜管,或者还有别的什么,那甏平时不轻易开盖子,但一旦打开,气味熏得人不得不退避三舍,逃得老远,而小孩对于密封之物的好奇又让人不忍彻底离开,隔得远远的看邻居家阿婆拿了碗筷从甏里往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