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他站在那里,就是要就世界的样子给出自己的解释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顾铮     编辑:王瑜明     2019-09-10 15:01 | |

屈指算来,与沈浩鹏兄的交往竟然已有三十多年。当初将我们凑在一起的,是摄影。那时候,他是报社美术编辑,但也参与操持上海的青年美术活动,并且亦是由当时上海的一批摄影爱好者与专业摄影工作者,自发组织起来的团体天马摄影沙龙的一员。他是画画的,可一旦操起照相机来,给出的画面马上令人刮目相看。记得他的照片光影关系独到,构成感强,却也并非那种空洞无物的平面构成,自有一股卓尔不群的气概。你会发现,这照片就是那独一个人的,用上海话说,“一看就是伊的”。这个“一看就是伊的”,却也是当时直到今天我最看重的气质。一个有尊严的艺术家,无论他操弄什么媒介,最后出来的东西,一定是他的,如此,他才能够成他这独一家。

(鹿儿岛 沈浩鹏)

后来浩鹏兄从体制内独立出来,在中国平面设计业呼风唤雨。我有较长一段时间没有再看到他的摄影。不过我相信,摄影,作为一种已经上身的造型习惯,他是不会再放弃照相机的。因此,我一直暗暗地期待着他什么时候会拿出一批照片来让我、让大家惊艳。当然,随着时代的变化,朋友圈里看照片的方式改变了。现在常常改成了在电脑上看,或者以U盘交接与网上传输这样的方式,而不是像从前那样,拎了一叠照片冲上去,看上去客客气气,总归有种上海话说的“撞枪”的味道。

(北海道 沈浩鹏)

不看则罢,看了就再次证实了自己的想象与期待。浩鹏兄其实从未忘情于摄影。他一直在拍照片。而且,由于有了功能强大的国外某品牌的手机,他就能够随时随地地拍摄起来。手机的好处是,作为被摄者的人家一般都以为你在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其实你明明是在专注于那个“人家”。而在几乎人手一机的当下,成就了人机一体的可能,令他的拍摄如虎添翼,因此他的摄影与日常生活的关系也就顺理成章地水乳交融。这种摄影与日常的水乳交融,同时也使得浩鹏兄的摄影有了一种神出鬼没的气象。“万物皆备于我“这句话,在手机时代所具有的现实性是真正具足了。而这句话现在所具有的意义其实更具有一种挑衅性,那意思就是,看你有没有本领来拍我,而且是如何拍我。

(东京 沈浩鹏)

对于这样的来自现实世界的挑衅,在沈浩鹏,却是一种乐趣。沈浩鹏精神抖擞地逡巡于日常的光影之中,在日常的光景里发现其异像之美,并以快门定格魅影,以此展示世界的诡异。无论何时何地,他都可能发现那些足够满足他对于世界的想象与定义的图像,虽然这个过程可能非常艰难。他所拍摄到的这一切,都是一种机缘。而这个机缘之“机”,实可分成两种。除了现实“机”遇(也是一种CHANCE或快门机会)之“缘”外,其实还有另一机缘,那就是他与手机这个硬件之“机”的缘分。如果在从前说到机缘,那是一种人与现实的默契而得的机缘凑巧的话,那么他与手机的这种难分彼此的关系,既促成了他对于生活中鬼魅图像的成功捕捉,也同时体现了一种人与作为拍摄手段的物的机缘。由于这两种机缘的合一,使得他的摄影有了一种迥然不同于他人的质地。这是一个唯有人机彼此成全才能得到的境界。还要补充一句的是,他对于表现世界的魅影的着迷,并不是仅仅为了告诉我们这个世界的魅力,而是更是为了告诉我们:我们有没有能力通过手中的媒介将这个世界的鬼魅之影捕捉到。

(杭州 沈浩鹏)

沈浩鹏这次展出的作品均取黑白形式。从某种意义上说,黑白既是摄影发明之初并且长期占据摄影语言主流的语言形式,同时也已经成为了一种对于世界的独特的诠释与理解的方式。更何况,摄影的语言,是一种由科学原理决定的自成其媒介特性的造型语言。黑白摄影,是将色彩世界的喧嚣加以压缩抑制后,以一种特别的气息将世界以一种黑白魅影的形象再次转播出来。彩色摄影的成功,使得黑白相对成为一种或许是更高级的、同时也更具精神性的把握世界的方式。当然我们并不否认彩色摄影同样所具有的精神性。尤其是在21世纪,采取黑白形式成为了一种对古典精神与审美的追求。这种追求,也符合沈浩鹏的气质。在他,通过黑白,既是将世界抽象后,形成特别的视觉构成上的关系,也是将自己对于世界的看法加以提炼与梳理的契机。

(纽约 沈浩鹏)

由于精于平面图形的设计与构成,因此他的照片在谋篇布局方面自然高人一筹。不过,正如他所说的:“我一直不愿放弃摄影本身所拥有的光影语言以及呈现出来的肌理元素,这是摄影独特的语言,也是区别于其他艺术的特征。”因此,他对于摄影语言的把控,是顺乎摄影的语言规律的结果。而他的摄影所特有的光影关系,以及大概只有摄影所能够做到的将纷繁现实中的各种元素在某个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定格下来的瞬间凝结,这两者所组成的是一个既是现象,又是心象这两者相互支撑而且相互包涵却又浑然一体的超现实图像。如此精致的光影分配,却又显得如此自然得体,没有刻意经营之感,反而时不时逸出某种挥洒自如的禅意来,这其实也是一种通过摄影对于世界的诡魅之处的参透所得。

(上海 沈浩鹏)

更重要的是,于他,如何参透之世界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日常作业。也因此,他的摄影,在后来的手机摄影的助威下,就如虎添翼般地“发格”(上海话一发而不可收拾)起来了。摄影在本质上是对于世界的一种参悟。这种参悟,是要考验摄影家本人如何将他感受到的世界的离奇与鬼魅表达出来。

(无题 沈浩鹏)

你看,即使在别人的展览上,他借了人家的投影,就把自己的身影贴合到另外一重景观上,人影两相对峙,于是鬼魅之气毕露。而光影中的错综复杂,当然是他乐此不疲的游戏,但这个游戏,不仅仅只是与光影的共舞,也是一种寻找与凝固世界本质的自主性努力。他站在那里,就是意味着要就世界的样子给出自己的解释。我想这张照片,不仅是他的自拍像,也是他的摄影宣言。(顾铮)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