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沉醉只消三两枝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胡晓军     编辑:钱卫     2019-09-16 17:41 | |

  桂的花最小最多,而香最大最浓。我生来闻见的第一阵花香,是桂。对桂的喜爱,与岁月俱增。

  生来闻见的第一阵花香,是桂。据说有的地方,会在产妇的床头摆三两枝,若开花的最佳,作为贵子和多子的祥瑞。我老家弄堂的底端,在仅一步见方的泥土上,就有一株。母亲生我在夏末秋初,离花期只有一月。再一月后,母亲抱我在那株树下,那时的桂,不消去猜,定是开得最满和最好的。再一年后,母亲牵我走在那株树下,那时的桂,不用去想,定有几粒落在了我的头上和身上。

  五十多年过去,我早已移居他所,不知那株桂,是否还在。不过,那生来闻见的第一阵桂香,依然还在。

  生于桂约。正树底初凉,晚蝉声弱。五十余年所忆,忆来斑驳。最真慈母中怀抱,作轻歌、温存如昨。习牙牙语,行蹒蹒路,试尝忧乐。

  已知是、花开叶落,以无穷轮转,将人磨却。余事皆随云水,不消猜度。愿凭词笔教稍住,更高吟一曲何若。对弯弯月,倾滔滔酒,俱难商略。(调寄《桂枝香》)

  我知那香,并不是从弄堂的底端来的,而是从记忆的深处来的。桂香如故,人却慢慢地老了。人当然不是被桂香催老的。我只想以笨拙的词笔,将它悄悄地留下来。

  桂有谐音,能喻贵。古代士子赴京应试,常称折桂去也。若是前三,则以花色定等次,银桂探花,金桂榜眼,丹桂状元,难怪老戏里的状元,一律着大红袍。折桂前后,往往加上蟾宫二字,即月中的仙桂。神祗吴刚手握利斧伐之,居然难奈其何,人间秀才手无缚鸡之力,却可轻易折之,是否暗喻尊贵之物从来不屈于暴力,却可忘情于斯文。相传春秋战国时代,两国修好,多行互赠桂枝之仪,以示和为贵,相当于西方的橄榄枝。说及西方,欧洲有月桂,采其枝叶结环,作为竞技优胜者的头饰。桂冠一词,中国人不仅接受,更视作己出,应是与折桂意涵相同的缘故。

  桂助诗兴,能催诗。尽管百花都能催诗,但桂的最优处,在于与酒关系最密,而酒正是诗的灵媒。“援北斗兮酌桂浆,辛夷车兮结桂旗”,屈原想以北斗为勺饮桂花酒,再用桂树作木兰花车的旗帜。自此桂诗绵延不绝,白居易“天风绕月起,吹子下人间”,李清照“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吴文英“天外幽香轻漏,人间仙影难寻”,多为以桂自比。杨万里则别出心裁,用来安慰失意的朋友:“尘世何曾识桂花,花仙夜入广寒深。”无论自比还是喻人,想来他们以桂为诗时的情态,大多是一手执笔,一手擎杯的了。

  桂性坚刚,能延寿。传说汉武帝修上林苑,广栽花木两千余种,其中有桂百株。后来国势衰微,苑景破败,花木绝多枯死,唯有桂树繁茂,长生有若仙桂。辛弃疾“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甚是无理,仙桂既能令吴刚兴叹,又岂能让稼轩遂愿。再说月中无桂,白若明镜,岂止无趣,更无可能。一者,天下物事岂能不遭伤损,惟有生生方可不息;二者,无独有偶,桂有创残愈合,月有阴晴圆缺,才是天配。

  五十多年过去,我没中什么状元,没作什么好诗,也不望什么长生,但对桂的喜爱,却与岁月俱增。我上班的地方,是幢三层小楼,紧邻大马路与高架桥,噪音废气,日夜弥漫。然而,就在浑浊污秽的空气里,就在我的双层钢窗下,就在仅一步见方的泥地上,有株桂树,每到花期,定然开放,放出阵阵花香。

  是的,是阵阵而非缕缕。桂的最奇处,是花最小最多,而香最大最浓,似有不可阻挡之力。稼轩说桂“染教世界都香”,他因“无顿许多香处”,故而“只消三两枝儿”。一树花开时,恰秋渐肃而风渐杀,愈有花气袭人之意,却不是“知渐暖”而是“知渐寒”了。贾宝玉翻开《金陵十二钗》又副册,见有金桂一株,开得茂盛,池沼一方,莲花枯萎。又见题画诗云:“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遇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此乃谜面,根并荷花即是莲花,两地孤木为一桂字,谜底是英莲被金桂所害而死。小说家言,当不得真,何况暗喻子虚乌有的人物。其实桂花开时,莲花早谢,两者全不相干。柳永更求和谐,将它们并列于西湖山水,山上有“三秋桂子”,湖中是“十里荷花”。

  每年闻见第一阵桂香,也会想起芝兰。孔子说“芝兰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我想其因,可能幽谷恰好适合兰之气质,正如秋寒正对桂之体性。倘处境不利,兰会作何选择,桂又会作何选择?孔子又说“知其可为而为之,知其不可为而不为”,这都是他教导学生的话。孔子晚年周游列国,困于陈蔡,却被人叫做“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者”。原来他要学生效仿芝兰,他自己既像芝兰,更像极了桂。原来尊贵也好,诗意长寿也罢,同样可以在卑微的地位、困顿的处境甚至是生存的威胁中出现和实现的。

  每年闻见第一阵桂香,都会打开那窗。此时的空气,不用去猜,必有噪音,有废气,有致癌物;此时的思绪,不用去想,必有幼年,有少年,有温馨感。临下班时,我走到那株树下,折三两枝,回家插于瓶中。当晚饮酒,多了几杯,微醺中与桂香共舞的,还是那句稼轩词。于是乘着酒兴,高吟一曲——

  体性坚刚香最奇,月中楼下未相宜。等闲放出万千点,沉醉只消三两枝。(胡晓军)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