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心中存丘壑,眼里有山河,锅腹藏诗意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桑飞月     编辑:吴南瑶     2020-01-18 15:25 | |

冬天,喜吃火锅。

在一个落雪的日子里,约上三五好友,一边腾云驾雾把酒言欢,一边在鸳鸯锅中不紧不慢地涮着韧而弹脆的毛肚、红白相间的羊肉……这一刻,神仙都不换。

酣畅淋漓后,又常会想,这种饮食方式是谁发明的呢?温暖、欢腾、缓慢、让人欢喜,真想去感谢他。

后来得知,火锅由来已久,博物馆里展出的铜鼎及斗,就是东汉和隋朝人吃火锅的证据。火锅的做法并不复杂,不过是汤水里涮菜涮肉然后蘸调味酱吃,我们的祖先们,肯定早就想到了。

据说最早用文字记载火锅吃法的古籍是《山家清供》。

《山家清供》是南宋词人林洪的作品。林洪不但学识渊博,擅长诗词,而且还是位美食家。尽管对他笔下的美食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当看到他的诗句“浪涌晴江雪,风翻晚照霞”时,我还是吃了一惊,这是在说火锅吗?努力发动想象力,好像……还真是。锅子里的水不断翻腾着,就像晴天时江雪融化了,波浪翻涌一样。蒸腾的烟雾被炉中的火光映照着,岂不正像被大风吹翻的云霞?

林洪在书中讲到,那年他去武夷山六曲拜访止止师,碰上大雪天,路上幸得一只野兔,但他遗憾没有厨师烹饪。到了目的地后,止止师告诉了他山里人的吃法:把兔肉切成薄片,用酒、酱、椒料腌制。然后把风炉安放到桌上,烧半锅水,水开后,自己夹肉在里面摆动涮熟即可食用了,吃时还可蘸些自己喜欢的调味汁。

过了五六年,林洪去京城杨泳斋家赴宴,席间又看到了这种山野风吃法,这才发现武夷之行,已如隔世。吃之前,林洪作了上面那句诗,并给这种吃法取名为拨霞供。文章最后又说,猪、羊皆可。所以,拨霞供就是那时的火锅,且食材可以不定。

细品林诗,“浪涌晴江雪”,可见那时的火锅,不是红汤,而是白汤,谈不上麻辣鲜香,但林洪还是从中吃出了万千气象。

拨霞供这个名字,极有可能不是南宋时期的大众叫法,而是林洪自己取的。林洪在《山家清供》中,为每个菜都取了一个诗意翩翩的名字,如:碧涧羹、酥琼片、山海兜等。这些名字或来自名人诗句,或来自历史故事。文化与饮食相结合,折射出了林洪的生活态度。

山野人家的饭食,本是寻常物,但到了林洪这里,却是浪涌江雪,云蒸霞蔚。在他眼中,饭菜恍若不是用以果腹的俗物,而是蕴藏着天地万物、哲思诗情的奇妙所在。可谓,心中存丘壑,眼里有山河。这样的人生,令人敬佩。

林洪有趣,我想更多地了解他,可惜没查出多少确切的史料。据说他自称是林逋后人,但大家都不信,认为他在蹭名人热度。细究两人脾性,你会发现,在某种看似大相径庭的处世态度下,其实有着同样的独特气质,那就是,不随波逐流,有自己独特的生活观。林逋喜欢清净,梅妻鹤子,孤傲高洁。林洪则爱到处云游,广交朋友,一会儿武夷山,一会儿在京城。吃个饭,还吟诗赞美,看似凡俗,其实纯粹。

林洪的人生观,很通透。既然活着,那就活出一番意味来。美、幸福及艺术,不在高处,不在他处,而在生活本身。

有人说,拨霞供这个名字太阳春白雪了,很多人记不住,所以没有流传下来。在我看来,是林洪这个吃货的境界太高了,就像音乐上一个高音,我们多抵达不了,也就不好意思吃拨霞供,而只好吃火锅了。火锅这个名字,直观又好记,挺好。但是,有时候,我们还是很想拎着生活的脖子往上拔一拔的,以期拔到一个有趣、有品位的高度上去。

嗯,今晚,我不吃火锅了,我要吃拨霞供。有云,有浪,有霞,你来吗?来了请带一壶诗。(桑飞月)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