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蒲扇摇夏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积雪草     编辑:钱卫     2020-08-02 12:49 | |

  一把蒲葵大扇在手,轻轻地摇一摇,暑气、蚊虫、燥热、郁闷,统统被扇跑……

  在一条深深的巷子里,无意中发现一家卖扇子的小店,店主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写得一手好字。小小的橱窗上挂满各类扇子,竹、羽、纸、罗、绢、蒲,做工精致,画面唯美,山水人物在扇中游走,五千年文化凝聚在一方小小的扇面上,不断有行人引颈眺望。

  一把把扇子看过去,有薛宝钗手中小巧的团扇,蝴蝶翩跹,花间扑蝶作戏;有李香君手中的桃花扇,国破山河在,一腔血染绯红;有周公瑾手中的羽扇,“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有二师兄肩上扛的芭蕉扇,戆头戆脑,虎虎生风;有杜牧笔下失意宫女的“轻罗小扇扑流萤”;有外祖母手中的蒲扇,酷暑盛夏,摇来凉风几许……

  团扇“圆如满月”,多被仕女所爱。折扇人称“怀袖雅物”,多被文人钟情。每一把扇子都有自己的故事,或沧桑,或睿智,人间情味,点点滴滴,都在一把扇子上汇聚,五千年灿烂文明成就了扇文化。

  扇,亦雅亦俗之物,可以是公子佳人手中的轻罗小扇,亦可以是市井小民乡野人家手中的蒲葵大扇。若是小家碧玉,穿一袭丝麻薄衫,持一把檀香小扇,袅袅婷婷,步步生香;若是文人雅士,扇骨可以不必是牛角象牙,扇面也不必流光溢彩,一把普普通通的折扇,已足显大气和风度。

  外祖母最喜欢蒲扇。“蒲”这个字,有凉凉的水意,炎炎夏日,一桶冰凉的井水,一个矮脚小凳,一碗清爽的绿豆汤,篱边摇曳的大丽花,丝瓜架下欢实的虫唱,都会让夏天变得格外清凉。一把蒲葵大扇在手,轻轻地摇一摇,暑气、蚊虫、燥热、郁闷,统统被扇跑了……

  若干年前,我还是一个小小少年,每天吃过晚饭后,跟着外祖母去乘凉。乡村的夏夜,静谧、安详,月光如水一样洒下来,给村庄罩上一层神秘的薄衣,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三三两两聚集在瓜棚豆架之下,大人们谈古论今,摇着蒲扇唠家常。孩子们则三五成群,抓着蒲扇,奔向野外。

  我们奔跑在田野小路,林间石径,河畔草丛,那些小小的萤火虫,泛着点点荧绿的微光,犹如跳跃的珍珠,一直在前方不远处飞翔。我们不停地追逐,不停地欢笑,惊飞了树上的鸟雀,吓跑了河里的游鱼,困了,倦了,才舍得回去睡觉,躺在外祖母身边的凉席上,瞅着天上的星星发呆。

  明月皎皎,星汉灿烂,虫唱蛙鸣,在外祖母老掉牙的故事中,困意渐渐袭来,睡意蒙眬中犹能感觉到外祖母一下一下节奏舒缓地摇着蒲扇,凉风习习,扇灭了心中的暑热,扇跑了随时准备俯冲下来的蚊虫,在恬淡寂静中,安然入睡。

  光阴流转,岁月留香,蒲扇摇夏的时光早已悄悄溜走,蜕变成漫长岁月中一卷美丽的画册。

  轻罗小扇,品水墨古韵。团扇别致,羽扇精致,折扇雅致,方寸之间,片刻之闲,历古今,经四时,穿越时空的回廊,别有一番天地。山水清越,楼阁凸起,花鸟鱼虫,才子佳人,不朽传奇都在这开开合合之间。一把不起眼的扇子里,天地阔大,别有洞天,藏一个个不朽的故事,片纸尺素间,读盛世华章。

  我最喜欢外祖母的蒲葵大扇,蒲扇大气,最是温老惜贫,轻轻一摇,摇来清风,摇来了快乐,摇走岁月。(积雪草)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