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与谁同坐,体现一个人的节操和志趣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周振国     编辑:徐婉青     2020-08-11 17:50 | |

  苏州拙政园西园中,有一座别致的扇形小亭,立于水中小岛上,背衬葱翠小山,前临碧波清池,环境十分幽美。小亭名即轩题额“与谁同坐轩”,乃姚孟起的隶书,取意苏东坡词《点绛唇·闲倚胡床》中的句子:“与谁同坐?”轩题额两旁悬挂的是诗句联:“江山如有待,花柳自无私”,出自杜甫诗《后游》,由晚清书法大家何绍基题写。

  如此妙处,与谁同坐呢?

  苏东坡的《点绛唇·闲倚胡床》,写的是和朋友在杭州游玩时的情景。此时的苏轼是二赴杭州任职,在知杭州任上。“闲倚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这是词的上片,作者写自己独享明月清风,这与李白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有异曲同工之妙,表达了作者不媚世俗清雅俊逸的文人风骨。“别乘一来,有唱应须和。还知么,自从添个,风月平分破。”这是词的下片,作者的诗友袁公济乘着另外一辆车赶过来了,两人同坐胡床,赋诗唱和,共分美色。苏东坡天性达观率性,一生乐游乐交,得了美景佳处,自然愿意与人分享。当然,这也得分人,如果是程颐,怕坐不到一起,两人话不投机。

  杜甫写《后游》是流落西南的时候,当时中原未定,百姓多艰,诗人满腔愁愤,无由排解,只好借山水来抒怀。“寺忆曾游处,桥怜再渡时。江山如有待,花柳自无私。野润烟光薄,沙暄日色迟。客愁全为减,舍此复何之?”这首诗看似作者写再游修觉寺时的愉悦心情,而实内心沉郁。山河破碎,民不聊生,乐能几许?但令诗圣想不到的是,他的“江山如有待,花柳自无私”被后人放进风月亭中,却再恰当不过了;而假若一切皆有可能,杜甫肯定想与李白在这个小亭中坐一坐的。杜甫和李白一生见过三次,准确说是两年里见过三次,两人结伴旅游,同访隐士,把酒赋诗,还讨论了炼丹术,可谓投缘。第三次在兖州分别时,杜甫赠诗李白:“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李白赠杜甫:“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

  轩题额由姚孟起题写,多半因为“亲不亲,故乡人”。姚只是个清末吴县贡生,历史上没啥影响,连生卒年月也不详,虽以书名,但和同时代有名有姓的众多书法家,如潘祖荫、梅调鼎、沈景修、杨沂孙、吴大澂等相比,还真显不出他来。姚孟起的隶书略仿清朝书画家陈鸿寿,但隶书不是他的强项。他的强项是楷书,把唐代著名书法家欧阳询的欧体楷书写到了极致,因此他也被称为欧体传人。姚孟起的楷书刻意求工,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故难成一家。事实上,吴大澂就是苏州人,而且是晚清有为的大员。但轩题额的字偏是姚孟起的。所以姚孟起应该愿意与偏爱他的故乡人同坐,“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何绍基也是清末书法大家、诗人,官也做到了四川学政,但因条陈时务得罪权贵,被降官调职,而他干脆辞官讲学,在山东、湖南的书院教书十余年,晚年主持苏州、扬州书局,并卒于苏州,所以苏州亭阁尊他的字也在情理之中。其实,济南大明湖历下亭楹联采用的杜甫名句“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便是何绍基题写的。那么,如果能够穿越时空,何绍基想必是乐意与杜甫同坐的。原因很简单,他们都是有风骨的人,意气相投啊。何绍基的诗也写得很好,他的那句:“石根水怒水根石,天外山惊山外天”,令人称绝。

  与谁同坐?来到与谁同坐轩的游客都要面对这样的提问。事实上,就旅游而言,短暂体验,休闲娱乐,快乐就行。但漫漫人生,滚滚红尘,与谁同坐,便体现了一个人的节操和志趣。(周振国)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