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沙泾河的“浪里白条”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胡根喜     编辑:王瑜明     2021-09-11 14:38 | |

午后,沙泾河涨潮了。窄窄地缩在河心的暗绿水色,渐渐地土黄了。转眼,水漫上了岸,盖了堤畔的野草,没了柳树的脚踝儿。涨潮啰!一众少年欢呼雀跃着涌出弄堂,往水里扑。瞬间,满河的“浪里白条”,臂划脚蹬,水花四溅;水里岸畔,嬉耍打闹,怎一个沸扬了得!

(李铭珅 摄)

风景最是“栽猛子(跳水)”。一众小伙,扒上桥栏,吆喝着,下饺子似的“扑通扑通”地往水里栽,溅起簇簇浪花。更有胆大的,顺着桥栏爬上了益民食品一厂沿河仓库高高的顶棚,拍着胸脯、做着怪腔,大喝一声往下“插蜡烛”。看得一众男女,惊呼连连。

沙泾河的高光一刻,是在远洋轮上当三副的海员宏根出现时。当潮已涨定,流亦平稳时,身坯壮实、剃着光头、脖颈里围毛巾的他,出了弄堂。但见他蹲在水边,撩几捧湿湿胸,下了河。呵!二划一闷头的蛙式,破水疾进;甩膀子、侧身歪头换气,“嗖嗖”地往前蹿的自由泳;最是跃起身子,两臂如振翅一个蝶扑、双腿猛压、激起大朵的浪花,嗬!那种彪悍,那等威猛,叹为观止。一式式的泳姿,让“狗刨”的少年郎,惊羡不已。傍河而观的王老爹跷起拇指:这小伙,才是沙泾河的“浪里白条”哎!

宏根游尽了兴,上了岸,去桥上“栽猛子”时,老少看客齐齐引颈翘望。但见他,紧了紧脖子上的毛巾,双手一摁登上栏杆,定了定神,平展双臂成一字形,吸足气,脚尖一踮一蹬,高高向上窜去,做出漂亮的“燕子式”,潇洒而轻灵地扎进水里,溅起一小朵不惊不乍的浪花。好几招的花式跳水,令围观的老少拍掌叫好。

宏根是独子,早年丧母,与汇山码头扛大包的老爸相依为命。因在海运学校考核优秀,家庭成分好,人品又周正,就被派上了远洋轮,成了众人羡的国际海员。他和我金宝阿哥是好友。每逢回沪休假,总来小聚,还拎一网兜罐头。虽把盏海聊,但从不醉酒。这时,我多半会凑热闹,更羡慕他的远洋生涯。可他总避而不说。不过,也有开心事,好几次,他约我哥去外滩海员俱乐部吃饭、玩耍,也带上我。百年的洋建筑、绮丽的堂景让我开了眼界,长了见识。我哥结婚时,他赶回来做伴郎,还用侨汇券去买好酒、高级糖,令一班来贺喜的朋友开心。微醺时,拍我哥的肩感叹,莫看我们国际海员蛮“甩(神气)”的,可讨老婆,难!我哥劝,你卖相好,工资高,又周游过列国,不用愁!他摇头:我们一年到头,多在海上,哪家姑娘肯嫁归时无定的海员。酒,就喝得闷了!我嫂子对这事上了心,她晓得,给宏根找对象,穷富不论,要的是忠厚老实。天不欺人,不久,一位住欧阳路杨家浜的姑娘愿跟他谈。她白净、漂亮,条感(身材)好,人稳重,最要紧的是品行端正。宏根一眼相中,看过几场电影,吃过几次点心就娶了。婚礼那天,他挽着新娘走进弄堂,老少都赞:天生一对,地长一双哎!

不几年,宏根有了一双儿女,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当上了劳模,还入了党。大家听了,都高兴。有一回,来家看我哥嫂。嫂子问:听说有好几回领导要调你上岸,可你把机会让了,还在海上漂。宏根轻言淡语:跑船蛮好。嫂子不高兴了:入党、当劳模,好!可长年在外,家里还有婆娘呢。宏根一脸正色:她安分贤惠,把小把戏、老父亲都照顾得好好的。他谢我嫂子给他找了个好女人。嫂子摇手:自家兄弟,谢啥?又感慨:我没看走眼!讨娘子,品行第一,百事自当就顺遂呦!(胡根喜)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