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云诗钞,马德里马约尔广场,加泰罗尼亚音乐宫,古罗马输水道
巢云诗钞,马德里马约尔广场,加泰罗尼亚音乐宫,古罗马输水道

马德里马约尔广场宴歌声断乐重门,忍看私臣正沐恩。月市星衢翻丽色,繁华销尽几人存。巴塞罗那加泰罗尼亚音乐宫二首曾见雕梁砌矫龙,曳裙歌罢湿云钟。簪花翦就冰轮结...

夜读 2018-05-17 17:08
磨尽一生,从王家卫到小津及寿司之神
磨尽一生,从王家卫到小津及寿司之神

专注与执着,就是心定,就是不浮不躁,就是一心一意。

夜读 2018-05-17 17:08
忆外公外婆,如果可以一起走
忆外公外婆,如果可以一起走

人家都说,老两口是感情好,才会一起走的。

夜读 2018-05-17 17:08
我的两位老师———陈巨来、陆小曼

陈巨来先生是我的篆刻老师。当我十二三岁、长成一个半大小伙子时,受家庭影响,也煞有介事地刻起图章来。父亲说,“你闭门造车,怎能刻得好?我带你去跟陈巨来伯伯学...

夜读 2018-05-16 16:24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情绪管理专家”朋友群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情绪管理专家”朋友群

最近读到一篇报道,要求中小学生在假期中要学会“情绪管理”,多和父母、伙伴交流,开心乐观地过好假期。这不错。然而,学会“情绪管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情...

夜读 2018-05-16 16:24
走不出的母爱
走不出的母爱

母亲是皖南山区一位极其平凡的农家妇女,有着勤劳善良和淳朴贤惠的秉性,母亲自小就失去母爱,物质上的匮乏,精神上的伤痛,弥漫着母亲的人生。“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夜读 2018-05-16 16:23
十日谈 | 祖国不会忘记
十日谈 | 祖国不会忘记

那年,因为兵器更新,团里将我调到一个高山连队。连里派来接我的卡车沿着狭窄的山间公路行驶。我坐在副驾驶位置,看着窗外紧挨着的陡峭山谷,心里禁不住紧张起来。看...

夜读 2018-05-16 16:23
无问西东
无问西东

人的一生并没有那么多容许自己坚持的机会。

夜读 2018-05-16 16:23
机器诗人及诗一首
机器诗人及诗一首

早晨,朋友圈被微软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冰发布诗集的消息刷屏了。我不担心写诗机器人会取代诗人。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真心和真情,机器人不会有;生命阅历,深入骨髓的...

夜读 2018-05-16 16:23
他是多么渴望我的存在
他是多么渴望我的存在

有一天,桃儿睡得特别晚。先是不舍得我,后桃儿还是忍不住睡去了。中间起起落落,前后摇摆地坐起来两次,巴望着我的小眼睛里都是爱意,都在唤我陪他睡吧。而我一而再...

夜读 2018-05-16 16:23
梧桐飞絮欢喜时
梧桐飞絮欢喜时

入春后,梧桐树上那些挂得高高的悬铃就像约好了似的,忽然就绽开了,细细密密的絮花互相推搡着,跳将出来,舒展了身子,轻盈地飘向空中。鹅黄的伞柄,白绒绒的羽盖,...

夜读 2018-05-15 17:06
“今之赵管”,沈尹默与褚保权
“今之赵管”,沈尹默与褚保权

回望沈尹默先生1947年的书法展,真是饶有趣味。那年9月27日,书法展在上海中国画苑如期举办。散文家、美术家孙福熙为我们刻画了展览开幕时的一个场景:展览作...

夜读 2018-05-15 17:06
周克希、周克言,我们眼里的柯南·道尔与《福尔摩斯探案集》
周克希、周克言,我们眼里的柯南·道尔与《福尔摩斯探案集》

柯南·道尔(1859—1930)出生在苏格兰。他到过伦敦,但在那里住的时间并不长,然而日后的伦敦却以他为荣。他在小说中把歇洛克·福尔摩斯的寓所安排在贝克街...

夜读 2018-05-15 17:06
白子超 |“知天”
白子超 |“知天”

“……知其性,则知天矣。……”——《孟子·尽心上》知性,是了解、懂得人性。知天,是了解、懂得天道。为何知性以后就能知天呢?两者之间有着何种逻辑关系?孟子心...

夜读 2018-05-15 17:06
一张摄于古紫金庵的照片
一张摄于古紫金庵的照片

许多年前,单位组织春游,去苏州东山搞活动。傍晚回到老家,对母亲说起东山之行时,母亲问我们去没去古紫金庵?我说没有,她就翻出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给我看,照片中...

夜读 2018-05-15 17:06
岁月悠悠忆长嫂
岁月悠悠忆长嫂

我的长嫂房氏也是我一个单位工作的同事。可惜她早走了,只有三十二岁即驾鹤西游了。写到这里,我不禁潸然泪下。因为思念她,所以我于2012年编织两件毛衣送给她的...

夜读 2018-05-15 17:06
今天应该快活
今天应该快活

是的,我们有过许多创伤,但今天,应该快活。

夜读 2018-05-15 08:38
中国人应该知道的一则“盗墓笔记”,子弹库帛书
中国人应该知道的一则“盗墓笔记”,子弹库帛书

1942年9月,四个盗墓者在湖南长沙城东南角一处叫子弹库的地方,打开了一座战国时期的楚墓,从中发现了一片薄如蝉翼、上面写有文字画有图案的丝织物。由于在子弹...

夜读 2018-05-15 08:38
娘娘,我这辈子最敬仰的人
娘娘,我这辈子最敬仰的人

文字永远不是生命自身的东西,生命永远是独立的,生命永远只是它自身。

夜读 2018-05-15 08:38
舌尖上的黄辣丁
舌尖上的黄辣丁

四川休闲之旅用时十余天,先后去了九寨沟、牟泥沟景区、都江堰、乐山大佛、峨眉山和成都的杜甫草堂、武侯祠、青羊宫等诸多景点,可谓旅程匆匆。笔者忙里抽闲,入乡随...

夜读 2018-05-15 08:38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民晚报微信
新民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