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厢里的阅读
车厢里的阅读

那天,我从合肥坐高铁回上海,中途,起身伸展腿脚,走到了两节车厢之间,忽然瞥见另一节车厢画风大变:人人手捧一本书,专注地读着,没有玩手机的,没有看平板电脑的...

夜读 2018-07-14 14:39
在上海租房
在上海租房

饮食男女,人间烟火。家的意义在于卧室,也在于厨房,给予人休憩,给予人饮食。之前我在市中心租了一套面积挺大的合租公寓,有点像《爱情公寓》《欢乐颂》那样的合租...

夜读 2018-07-14 14:39
中国诗在巴黎
中国诗在巴黎

是李白的诗,把巴黎与上海连在了一起。曾两度应邀赴巴黎访学,讲授中国诗歌。有古诗,也有新诗。巴黎是世界著名的艺术之城,街头巷尾处处散发着浓郁的艺术气息。除绘...

夜读 2018-07-13 23:16
听王佩瑜说京戏,“座中泣下谁最多?”
听王佩瑜说京戏,“座中泣下谁最多?”

现在说起听京戏,除自己参加的合唱团里,偶有戏迷露一手外,索尽枯肠,能说直观的,也只有文友江妙春先生屡屡在聚餐时跨界旦角的表演了。不过,最近情况似乎有变。其...

夜读 2018-07-13 23:16
精致的利己主义?
精致的利己主义?

在南方这个城市,她和他是资深候鸟。来自不同的城市,她是独自来的,配偶多年前去世了,他也是独自来的,配偶去世不久。小区就这么大,散几趟步差不多就混个脸熟,慢...

夜读 2018-07-13 23:16
淮安,周恩来和吴承恩的两口井
淮安,周恩来和吴承恩的两口井

离开淮安很久之后,还会想起淮安。不为别的,只为那一阵阵摸不着、看不透的水气。那些水气,湿湿濡濡,滋滋润润,弥漫着,发散着,目不可睹,嗅之却在。即便是在溽热...

夜读 2018-07-13 23:16
人间
人间

没有更好的身体和微笑,愉悦对方否则他会倾其所有献出来爱,止于这一刻的身体和凝望否则他会献上更多爱人间不富足也不薄凉对每个人都一样。于灵魂却不同他每日登上峰...

夜读 2018-07-13 23:16
连载|芦花飞白(19)
连载|芦花飞白(19)

连载|芦花飞白(19)

夜读 2018-07-13 15:25
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23)
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23)

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23)

夜读 2018-07-13 15:25
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22)
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22)

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22)

夜读 2018-07-12 21:17
连载|芦花飞白(18)
连载|芦花飞白(18)

连载|芦花飞白(18)

夜读 2018-07-12 21:17
谁说女人看球看的只是颜值
谁说女人看球看的只是颜值

女人看球,心思简单,可以看不出越位,看不懂排兵布阵,但并不影响她们看球的兴致和热情,她们没心没肺地看阳刚、看矫健、看凶猛,看帅哥,看酷炫狂爆,像注射了荷尔...

夜读 2018-07-12 21:16
看球,就是要出一身汗
看球,就是要出一身汗

今年世界杯正逢盛夏。在三伏的前后数周,白天,高温警报接踵而至;入晚,暑气退却凉风习习。在这段日子,足不出户,半夜看球,亦不失为消暑一法。避开酷暑,除了自南...

夜读 2018-07-12 21:16
弄堂足球踢得欢
弄堂足球踢得欢

眼下,俄罗斯世界杯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决战阶段,四年一度的比赛点燃了全世界球迷的热情。天天看球让我欲罢不能,也让我回忆起童年弄堂踢足球的那些事儿。一条条弄堂是...

夜读 2018-07-12 21:16
功不唐捐与“功成必定有我”“功成不必在我”
功不唐捐与“功成必定有我”“功成不必在我”

鼓励人们做事要坚持、坚韧,不虎头蛇尾,不半途而废,过去常以“功不唐捐”来表达。“功不唐捐”,可以解释为“世界上的所有功德与努力,都是不会白白付出的,必然是...

夜读 2018-07-12 21:16
巢云诗钞(三十五)
巢云诗钞(三十五)

丹麦欧登塞访安徒生故居常思春尽替人愁,惯迭眉山总自羞。席上婵媛多媚薄,觥中倜傥少情稠。梦余时怯迎鲜丽,宴散频忧见逊柔。可叹天真埋俗骨,一身落拓付荒丘。许多...

夜读 2018-07-12 21:16
印度的牛
印度的牛

2018年新年伊始,飞机降落在印度孟买,出了机场,我们直接前往码头,乘船去孟买以东6公里阿拉伯海上、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象岛石窟”。游轮徜徉在海上,...

夜读 2018-07-12 21:16
吃臭的,喝辣的
吃臭的,喝辣的

“美食”二字,总离不开色香味形。吃货们到一地,念念不忘的是当地的名吃,所谓“吃香的喝辣的”,专门找臭食吃的似乎不多。梁实秋在《雅舍谈吃》里,津津乐道的是金...

夜读 2018-07-12 21:16
当塞缪尔·巴伯遇上郑愁予
当塞缪尔·巴伯遇上郑愁予

一个东方现代诗人,一个西方音乐奇士,巴伯与郑愁予在20世纪风雨飘摇的时光中相遇。一年内与美国作曲家塞缪尔·巴伯的代表作《弦乐柔板》两次邂逅,一次是在201...

夜读 2018-07-11 16:40
阿德尔曼夫妇,有一种婚姻是战斗到老
阿德尔曼夫妇,有一种婚姻是战斗到老

疯狂、刺激、激烈、吸引、忠诚、背叛、伤害……但如要用一个字来串联,毫无疑问,那就是:爱。尼古拉斯·贝多斯的才华确定无疑,他不仅执导《阿德尔曼夫妇》,这是他...

夜读 2018-07-11 16:40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民晚报微信
新民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