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映路上遇雪崩
放映路上遇雪崩

只要听到“远方有飞机的轰鸣声”,我都会情不自禁想起我在西藏的生活和我的藏族师父多不杰。

夜读 2019-03-30 14:45
车厢里的小学生
车厢里的小学生

眼前这些少年人,稚嫩的声音,纯真的面容,清澈的眼神,几十年后,他们各自的人生字典里,会有哪些字眼作概括呢?

夜读 2019-03-30 14:45
吴霜:自在谷的未来
吴霜:自在谷的未来

自在谷啊,一旦你的展示形式定型,变化即会消失无踪。

夜读 2019-03-30 14:45
伯伯,您要等我回来
伯伯,您要等我回来

一句“您要等我回来呀”始终荡漾在我的心头,就凭这句话,舅妈在我的心里很伟大。把陌生的伯伯当家人一样照料,不是每个人做得到或是愿意做的。

夜读 2019-03-30 14:45
脚踏车里的乡愁
脚踏车里的乡愁

上海人称自行车为脚踏车。兰令、三枪是英国货,凤凰、永久则是上海品牌,分男式车、女式车。永久13型锰钢车是男车中的翘楚,凤凰26英寸轻便车则是女车中的佼佼者...

夜读 2019-03-29 16:05
曹景行:路遇毒蛇打不打?
曹景行:路遇毒蛇打不打?

动笔之前特意请教一位懂法律的朋友:“如果路遇属保护动物的毒蛇如五步蛇,打死犯不犯法?”回答是“应该算是紧急避险”。原来法律是这么解释的,我也可以安心一点。...

夜读 2019-03-28 16:01
亦师亦父三十载
亦师亦父三十载

记不清是大二还是大三,我选修邓乔彬老师的诗画理论课,记满了一个笔记本,本子至今犹存,而先生课堂上的音容亦宛如昨日亲炙。不过,我与邓师真正的缘分是从本科教学...

夜读 2019-03-27 16:08
寒冷让人际关系更紧密
寒冷让人际关系更紧密

冬天终于过去了。幼少最怕冬。缩在大笨袄里,木木顿顿,就怕如厕。每每懒洋洋地缩在汤婆子与被窝里,听着窗外呼啸的北风,想着自己似有似无的无边心事。日子一闪而过...

夜读 2019-03-26 22:30
夕阳里的身影
夕阳里的身影

又看到那老两口牵着手,在散步。说是“散步”,不准确,应当说是“学走步”。老头儿走路缓慢而踟蹰,他有些胆怯。老太太要不断地鼓励他,就像对一个刚学走路的孩子。...

夜读 2019-03-25 16:08
玉兰花赞
玉兰花赞

一个有花的城市自有春暖花开生命活力。在我心里,白玉兰盛开的地方就是上海。

夜读 2019-03-24 17:02
派的世界
派的世界

很喜欢《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生存中总会遇到都是意外,平淡处酝酿惊涛骇浪。

夜读 2019-03-24 17:02
淡淡相交竹与梅
淡淡相交竹与梅

黄异庵与胡天如两位评弹名家,书画也是一流,在我心目中,他们是出色的书画家,而评弹只是玩票。

夜读 2019-03-24 17:02
主陪在此
主陪在此

主陪真是一个好位置,有了这个位置,人就如电灯接了电,汽车加了油,亮了,晕了,跑起来了。

夜读 2019-03-24 16:53
饭盒子的起落
饭盒子的起落

这是一只用过几代人的铝制饭盒子,承载着不同时期的故事,启迪我们不忘曾经的经历。

夜读 2019-03-24 16:52
“活化”一词有启发
“活化”一词有启发

活化传统文化核心是两个途径,一是让他有用,二是让他有新的文化意义,两者须兼而有之。

夜读 2019-03-23 14:09
阿尔罕布拉的三个“欧文”
阿尔罕布拉的三个“欧文”

在高处回廊或观景台向远方眺望,绿色植被与低矮连绵的房子随着地势起伏穿插其间,会不由想起那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真是一片富饶的土地啊,俨然是一座自给自...

夜读 2019-03-23 14:09
植树节,我记住了
植树节,我记住了

母亲走了,走在阳春三月那个植树的日子。冥冥之中,我仿佛听到她在昭示我们: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精神的高低与传承!

夜读 2019-03-23 14:09
百年名街的不解情结
百年名街的不解情结

上海城市的历史文化精华,也大多凝结在百年马路的建筑文物之中。

夜读 2019-03-23 14:09
北京的春日风景
北京的春日风景

我仰视着人民大会堂,似乎有点理解巴老先生那句话的意思:我们不是只靠吃米活着,物质生活以外,我们还要追求精神支柱。

夜读 2019-03-22 13:56
也说“生态葬”
也说“生态葬”

回归大自然,与大地融为一体,绿草为伴,红花为伍。

夜读 2019-03-22 13:56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民晚报微信
新民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