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金刚经》之喻
夜读|《金刚经》之喻

《金刚经》告诉你,眼见不一定是实,耳闻有可能是虚,要知真相,只能靠你的心。

夜读 2017-11-22 19:18
记忆|难忘恩师:朱东润、赵景深、章培恒(写在复旦中文学科百年庆典之际)
记忆|难忘恩师:朱东润、赵景深、章培恒(写在复旦中文学科百年庆典之际)

今年正值复旦中文学科百年庆典,回顾就学的日子,对我影响最大,印象最深刻的是朱东润、赵景深和章培恒三位老师。

夜读 2017-11-21 19:13
夜读 | 红色档案系列:这里曾是新时代丛书社 ——中共一大会址珍闻
夜读 | 红色档案系列:这里曾是新时代丛书社 ——中共一大会址珍闻

中共一大代表的宿舍在哪里?为何会出现不速之客?代表们如何化险为夷,并成功转移至嘉兴南湖继续开会的?

夜读 2017-11-20 19:59
永远的白衣少年“哥哥”张国荣已不在,港产青春片里的少年可曾变成油腻中年
永远的白衣少年“哥哥”张国荣已不在,港产青春片里的少年可曾变成油腻中年

曾随王家卫游历过森林般拼贴而成的重庆大厦,在天水围与许鞍华度过普通香港人的柴米油盐日与夜,被周星驰的无门槛的无厘头逗笑,跟《古惑仔》风起过“浩南哥”的外号...

夜读 2017-11-18 00:10
“师造化”与“得心缘,中国笔墨下的法国山水“师造化”与“得心缘”
“师造化”与“得心缘,中国笔墨下的法国山水“师造化”与“得心缘”

 “师造化”与“得心缘”,自唐代张璪提出以来,千余年间,一直就是引发画家艺术创造的必要张力;同时,是“心”与“物”之间的一种艺术规范与原则。从历...

夜读 2017-11-17 15:41
夜读|西湖好,佳景无时
夜读|西湖好,佳景无时

日前赴杭州参加学术会议,下榻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的宾馆。晚饭后,朋友阿励建议应该去西湖边走走。我们一行四人便打了出租车,直奔西湖而去。下车伊始,桂花香气扑面...

夜读 2017-11-16 17:48
夜读 | 在社会大舞台上,谁笑得更自然更灿烂
夜读 | 在社会大舞台上,谁笑得更自然更灿烂

 当下,生日聚会,林林总总,庆生的花样日见繁多。但相聚一堂,推杯换盏,最后点上生日蛋糕的蜡烛,在略显幽暗的氛围里,烛光摇曳,寿星双手合十祈福,众人唱起18...

夜读 2017-11-14 23:30
水上的事,岸上说
水上的事,岸上说

船队队长宋强是条船员出身的犟汉子,凶巴巴的,板着脸,不爱笑,布置工作容不得半点还价,一是一,二是二。船员们看不惯他,但又找不出他的茬。最恨他的数福建籍的船...

夜读 2017-11-14 16:53
徐志摩的一封绝笔信
徐志摩的一封绝笔信

    杨小佛先生懂经济,又好文史。如今,他虽已届100虚岁,依然经常在家中翻阅其父杨杏佛留下的文字图片资料,一有...

夜读 2017-11-14 16:52
一枚铜板,为几代人所用,藏满乡愁
一枚铜板,为几代人所用,藏满乡愁

   那晩累了,背脊骨板得很紧,便叫家人给我刮痧。泛黄的手绢里,我拿出了一枚边沿锃亮圆润的铜板。随着蘸着精油的铜板在我背脊上...

夜读 2017-11-14 16:51
夜读|池莉:半个奇遇
夜读|池莉:半个奇遇

人是靠什么得救的?当你状态极差的时候。原来拯救人的,还是人。

夜读 2017-11-12 19:27
夜读 | 想不开的时候
夜读 | 想不开的时候

他说,心情不好,所以来医院走走。

夜读 2017-11-11 18:07
三生有幸,吃上这样的玉米
三生有幸,吃上这样的玉米

小暑未到,姨妈家栽种的甜糯玉米已经进入成熟期。纺锤状的玉米棒子,挨个儿从粗壮的茎秆腋间处钻出,头顶飘逸的柔发,玉白、金黄、粉色、火红,千姿百态,把那片墨绿...

夜读 2017-11-11 02:24
差点动手打孩子,清醒过来的我羞愧万分
差点动手打孩子,清醒过来的我羞愧万分

我儿子小名“豆豆”,是个不足月的孩子,七个月左右就“面世”了。出生时,哭声宏亮,满脸红通通,骨瘦如柴,脑袋因此显得特别大,颇有外星人ET之风。不过接生的李...

夜读 2017-11-11 02:24
韦应物:从无赖成好官,从差生到诗人
韦应物:从无赖成好官,从差生到诗人

中唐诗人韦应物,家世显赫,他祖上是关中世代贵族,其高祖韦挺任唐代刑部尚书兼御史大夫,曾祖韦待价做到宰相,其父韦銮是一位山水花鸟画家。韦应物从小娇生惯养,由...

夜读 2017-11-10 15:39
待到微风轻轻吹过
待到微风轻轻吹过

今夏酷暑难耐,我哪也去不了,每天必做的功课是在电视点播频道搜索欧美经典电影。那天看的是《肖申克的救赎》,这部片子描述银行家安迪被诬陷为杀妻凶手、判无期徒刑...

夜读 2017-11-10 15:39
你再也不会接我电话
你再也不会接我电话

2017年11月4日近午,我刚起床漱洗,朋友来电,声音低沉地说:“元亮走了。”“什么?你说什么?”我明明听清楚了,但还是一遍一遍地问。就像12年前,朋友在...

夜读 2017-11-10 15:39
林少华:在土炕上我译完了村上春树的新书
林少华:在土炕上我译完了村上春树的新书

9月21日我发布了这样一则新浪微博:“村上《刺杀骑士团长》译毕。原著1050页,中文近50万言。晨5:00起床,晚11:00休息,一日未敢懈怠,历时85天...

夜读 2017-11-09 21:52
上海男人上海女人,是标签,也是“名牌效应”
上海男人上海女人,是标签,也是“名牌效应”

曾听说过这样的话,你遇到什么样的男人,便会谈一场什么样的恋爱。窃以为,同理推得,你遇到什么样的男人,便会成为什么样的女人。就说雯吧,当年是何等雷厉风行的女...

夜读 2017-11-09 21:51
《鸡毛信》,不光头还是海娃吗?
《鸡毛信》,不光头还是海娃吗?

刘继卣,连环画坛的泰山北斗。不论什么题材,他都驾驭自如,如果故事中有动物参与,他就更加超卓,人莫能及:先哀求、后变脸的狼,“一扑、一掀、一剪”的虎,花果山...

夜读 2017-11-09 15:54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民晚报微信
新民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