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街镇报: 天平家园鹤翔航头朱家角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宝山社区璀璨徐家汇定海家园科瑞物业湖南社区健康枫林今日虹梅今日练塘龙华社区曲阳社区庙行之声北站社区江桥报太平家园嘉兴天地美丽顾村和谐盈浦金泽报道康健社区走进广中川北印象重固家园今日佘山永丰社情友谊社区今日张江今日真如宣桥之声岳阳家园宜居东明新车墩报今日宜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奶奶的土话

  小编的话 作者说,很久以来,每当她读到那些奶奶说过的词语,就会想起奶奶。就觉得奶奶还在床头,戴着老花镜,补衣服、补袜子、纳鞋底。作者现在六十岁了,她天天在读书,不是为了出息,而是为了有奶奶在身边的感觉。


  奶奶的土话

  李瑄

  我推测小时候说的是北方话。因为,从小跟着奶奶长大的。弄堂里的人,叫奶奶为山东老奶奶,叫我们为小山东。那时的上海人,以为中国北方都是山东,过了山东就是东北。

  奶奶是河北保定人,虽不识字,小脚,但出身乡绅之家,善良好客,特讲礼数,富传统教养。我和小学同学50年没见面,第一次见面,凡是当年到过我家的同学,第一句都是:我记得,你家有个老奶奶,老好的。

  我哥哥比我大一岁,他上小学后学普通话,渐渐地就觉得奶奶说话与学校老师说话不一样,渐渐地又判断出是奶奶说话不标准,最后得出结论:奶奶说的是土话。我记得奶奶听哥哥这么说很是生气,骂哥哥:祖祖辈辈都这么说话,你嫌奶奶说话土?小兔崽子,丧良心了。

  这时我也上小学了,开始懂事了,觉得哥哥说得对,站在哥哥一边。结果也属于“丧良心”一类。比如,妹妹很小的时候,奶奶哄她玩一种北方游戏,特简单,就是用两个食指一边对点,一边说:du、du、du、飞——当说到拉长声调的“飞”时,两个手就张开了。我们认为,这个du就是土话。

  实际上,奶奶是对的,我们是错的。新华字典是有这个du字的:厾。其含义就是“轻轻地点”。鲁迅先生早就说过:人生识字糊涂始。我要永远记住这个教训:当自以为懂了的时候,说不定是不懂的开始。奶奶有些话,如:矫情、显摆、得瑟……现在都是时髦用语。时代证明,奶奶说的话是很超前的。

  我们最早发现是自己错,不是奶奶错的时候,是在停课之后,开始阅读《烈火金刚》《敌后武工队》《艳阳天》《金光大道》等小说。尤其是《野火春风斗古城》,这个古城就是我们保定,哥哥首先发现,奶奶说的话,书里都有。比如:墙旮旯(墙角)、倒磨子(自言自语)、气拍拍(气鼓鼓的样子)、大晌午的(在这之前,我以为奶奶说的是“大上午的”)……

  至于我,还有更大的错误。当我认识到奶奶的语言是文学语言之后,就开始在写作中,学着运用奶奶的语言。但是,我往往写错或者读错奶奶说的字。比如:奶奶说:丢三la四。我写成:丢三拉四。实际应该是:丢三落四。当我在文章里读“丢三落四”时,却读成:丢三luo四。我根本不知道:这个“落”就是我以为的“拉”。奶奶说:wai鼻子斜眼的。我写成:嘴眼歪斜。实际应该是“呙鼻子”。这个“呙”,我一看见,就想念成“锅”。

  奶奶很注重养成我们独立生活的能力,她教我们做家务:家里要经常拾duo(掇)拾duo(掇),拿着ma布到处mama(这个ma,我还以为是加个扌的麻。实际是“抹”,但我见到“抹”,读成mo)。自己动手,Huo面,包饺子。这个huo,就是“和”。

  “约了几斤面回来包饺子。”当我在小说中读到这句话很不理解。“约请面粉回家”?查了字典才明白,这个“约”在此地念yao。就是上海人说的:称(份量)。我立刻想起,奶奶经常说:去,到菜场,yao它几个……去,到粮店,yao它几斤……原来是这么写呀:约。

  从那以后,我就比较注意字典中标有(方)的字。我读到“脖颈”时,不会把“颈”念成jing,我知道应该念geng。我看到“别扭”,知道这个niu应该写成“拗”。我写到“ou气”,我不会把ou写成“呕”,应该是“怄”。奶奶是一座语言宝库,我从奶奶那学到许多。

  很久以来,每当我读到那些奶奶说过的词语,我就想起奶奶。就觉得奶奶还在床头,戴着老花镜,为我们补衣服,补袜子,纳鞋底。小时候,我贪玩,甚至早上出溜出去,奶奶不在院子叫我吃饭就不着家。奶奶就对我们说:一个人将来想出息,打亲小就要好好念书。没见过你们这样贪玩的。

  我现在六十岁了,天天在读书,不是为了出息,而是为了有奶奶在身边的感觉。

侬好上海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helloshanghai2013

吃喝玩乐、上海故事、同城活动
每天热爱上海多一点,
加入小侬家族就对啦!

新民晚报官方微信
微信号:xmwb1929

有用、有益、有趣

街谈巷议微信
微信号:xinminwangshi

街头访谈,麻辣点评

今日热点
发布评论
您还能输入300

版权声明:

•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美术设计、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民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新民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22899999  传真:021-62677454

邮箱:稿件处理  处理时间:9:00—16:00

  • 数据加载中……
【街谈巷议】上海该不该放"痛经假"?市民:放是好事,怎么放是难题 2016-08-25 09:28
聚合
生活在上海 生活在上海

这里,有土生土长的本地上海人,有来自国内各地的新上海人,有不远万... [详情]

姨妈是会呼吸的痛 “痛经假”有说不完的囧 姨妈是会呼吸的痛 “痛经假”有说不完的囧

痛经这事,女性流着热汗,流着热血;“痛经假”这事,我们的脑袋却不能热。 [详情]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新民地铁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友情链接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少儿英语教育论坛|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陆家嘴金融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9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