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名栏 > 正文

七夕会·摄影 | 野骆驼奇遇记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成振     编辑:郭影     2021-05-04 14:10 | |

刚刚进入四月的南疆就已经让人开始感觉到日渐炎热的夏天气息了。烈日下我独自驾车向着此行的目的地——塔克拉玛干沙漠进发。

蓦然,我瞥见在距离砂石公路一公里开外的戈壁滩上,影影绰绰地有几团褐色的动物身影若隐若现。把车驶离砂砾路面,停靠在戈壁滩的边缘,拿出单反,用望远镜头仔细瞭望,“野骆驼!”我激动地叫出声来。

作为一个浸淫动物纤维数十载的“老畜产”,我还是第一次在野外亲眼目睹传说中的野骆驼,不禁喜出望外。全世界野骆驼现存数量不足一千峰,仅分布于新疆、甘肃以及和蒙古国交界的荒漠戈壁之间极狭小的“孤岛”地区,其中在我国仅存约600峰,处于极度濒危状态,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没想到和家骆驼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我,在从北京来到南疆千里走单骑的途中竟然和神秘的野骆驼不期而遇,何其幸哉!

我挎上单反小心翼翼地下到戈壁滩上,深一脚浅一脚,踩着乱石,慢慢向野骆驼群所在靠近。这里虽非保护区,但为了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在距离野骆驼群还有四百多米的小沙丘上,我停下了脚步。

野骆驼实行“一夫多妻”制,那峰体型最大的白脸雄驼早就发现了我,不时扬起头来向我这边警惕地张望,在它周围簇拥着三峰成年雌驼,一峰萌态可掬的小幼驼被团团呵护在中间,不远处还有一峰半大的幼驼兀自埋头吃着沙棘,看来这是一家六口。和家骆驼相比,野骆驼虽然体型瘦嶙,但器宇轩昂的姿态中更透出桀骜不驯,从容不迫的行动中又不失机敏警觉。它们时而低头取食粗粝的骆驼刺,时而仰首凝视遥远的地平线,神态笃定。苍茫天地间,落拓不羁的野骆驼是那样优雅、闲适,在远山的映衬下,野骆驼和广袤的戈壁组成了一幅完美和谐的画面。我的内心涌满了一种莫名的感动,生命和自然竟然可以如此神奇和壮美。

恋恋不舍地告别了野骆驼一家,我继续驱车奔向远方的大漠。(李成振)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