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名栏 > 正文

边看边聊|大师未入神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天元宝宝     编辑:钱卫     2021-06-16 16:31 | |

  第一次见庞钧,他说在围棋上他的追求是入神。后来他创作了许多围棋死活题,得到了职业棋手的交口称赞。

庞钧(右)和年轻人同场竞技

  年初我组织业余围棋联赛,在报名表上看到个熟悉的名字:

  庞钧。

  记忆突然变得血肉丰沛起来:

  大概是2005年,经朋友介绍,我第一次见到了庞钧,头发自然凌乱风,五官不特别突出还算清秀。

  他的围棋教室在居民楼里,装修风格是极简主义,情商低的说毛坯房。棋友相见,少不得切磋一番,我们俩下了盘棋,从下午开始,到晚上8点,足足四个小时,我感觉人生被按下了暂定键,要在棋盘边陪着他慢慢变老。到官子阶段,居民楼里传来炒菜的声音,食材和油汁碰撞、爆裂,而后传来诱人的气味。下完了我说去吃口饭,他硬拖住我复盘。顺手给我扔了两个香蕉,好像动物园里的投喂。

  我问他为什么下得这么慢,他说要把每一种可能都思考一遍,再从中选出自认为最好的一手,不允许自己有漏算,在围棋上他的追求是入神。我说围棋也是竞技体育,比赛有时限,反应速度和计算深度同样重要。他说没关系,我也不打算参加比赛。

  的确,十几年来没看到庞钧出现在围棋比赛中,后来听说有个围棋老师,创作了许多围棋死活题,得到了职业棋手的交口称赞,大家都叫他庞大师。

  中国象棋可以申报大师,围棋只能申报段位,围棋棋友之间互相称呼大师多半是调侃。我还是发自内心地恭喜他,在死活题的领域里找到了入神的状态。

  十几年来天各一方,音问断绝,他就这么突兀地出现了。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来报名,但是不能拒绝一个中年人要求进步。

  比赛的那天,他来了,头发还是自然凌乱风,面容在岁月这个拙劣的整容师下保存着当年的清秀。

庞钧(右)的联赛风采

  巡场的时候我去看他的对局,额头垂下一抹黑线:

  还是十几年前那样,端坐在那,八风不动,如诗人之苦吟,如高僧之参禅。

  对面是个体育俱乐部少年队的小朋友,庞钧的用时剩下不到五分钟,还有1/4个棋盘空着。

  时间是个沉重的计量单位,倒计时总能让你产生一种绝望。我几乎看到了五分钟后大师的悲怆至极,几欲涕零。

  这时候他动了,抓子,落子,拍钟,一气呵成,手速在虚空中拉出了道残影。好像一个阿巴阿巴的人突然说出了段顺溜的贯口。

  终局,庞钧的黑棋185子,险胜!

  我惊叹道:这么短的时间里收完还收赢,奇迹啊。

  庞钧的眼睛还没有完全离开棋盘上颠沛流离后的岁月静好,解释说:以前总是沉浸在局面中,追求神之一手。人工智能的未来科技出现后,发现人类距离入神无限遥远。从此开始正确定位,回归比赛,当成一场人生体验,既有深思熟虑,也有激情勇气。

  “想通了你就来了?”

  “当然也是做了点准备的,为了这次比赛,我专门找来棋友陪练快棋,十秒一步,十分钟包干,各种闪电赛。”

  没有奇迹,只有因果。

  没等聊上几句,第二轮比赛开始了,走进了赛场,庞钧对着棋盘做了十几个扩胸运动,那个未入神的大师一寸一寸地回来了。(天元宝宝)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