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体社会 > 正文

84岁上海爷叔做了厚厚一沓剪报,只为让“石库门的笑声”传得更长久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朱渊     作者:朱渊     编辑:江妍     2021-06-10 11:17 | |

  厚厚一沓剪报被整理成册,近50篇报道记录了独脚戏《石库门的笑声》自2018年9月诞生以来的“成长足迹”。一周前,退休教师胡国璋带着自己精心制作的剪报册送至独脚戏《石库门的笑声》的驻演地——牛庄路上的中国大戏院,他对工作人员说:“小同志,侬帮帮忙,可否帮我把这本剪报转送给毛猛达、沈荣海两位老师,感谢伊拉坚持站在台上唱独脚戏。”

微信图片_20210610100538_副本.jpg

图说:退休教师胡国璋(中)和毛猛达(右)、沈荣海

  条纹T恤、卡其裤、细边框眼镜……84岁的胡国璋退休前是一名教师,早年教俄语,后转教政治。和独脚戏《石库门的笑声》结缘并非偶然,胡国璋原本就是个滑稽迷,不足10岁时就抱着小小无线电坐在弄堂口听姚周双档。“新中国成立前泥城桥边有个私人电台,可以点播,我时常写信去,听到滑稽名家们在卖口间隙报到我名字,就能乐老半天。”

  胡国璋的家在浙兴里,这也是座石库门建筑,坐落于四平路近海伦路一侧,历时80余年。他说:“我是从小在石库门长大的人,最懂得上海人对石库门的情感,这也是为什么我愿意捧场《石库门的笑声》的原因。独脚戏是上海本土曲艺,石库门的笑声是上海的笑声。”

石库门的笑声-郭新洋_副本.jpg

图说:独脚戏《石库门的笑声》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每日总有三四个小时,或晨起、或傍晚,胡国璋会坐在临近窗口的书桌前,边看报、边剪报。一把裁纸刀、一把剪刀、一把尺、一支圆珠笔,是基本工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看似枯燥的工作于他是甘之如饴。

  不抽烟、不喝酒、不会搓麻、不懂跳舞,胡国璋生平唯一的爱好就是读报、剪报。“老底子,工资还只有四五十块,上交给太太后总能拿到一点零花钱,基本上都花在买报、订报上。”最多时候胡国璋家里订了十几份报纸和杂志,每天看报、剪报占用了胡国璋所有的休息时间,他却甘之如饴、乐此不疲。

  “我最早订的报纸就是《新民晚报》。”胡国璋说,“我记得是从1960年开始订,之前是天天买。晚报曾经断档过一段时光,后来恢复了我还是继续订。《新民晚报》的老社长赵超构之前跟我住一个弄堂,斜对门。但他很忙,我也不好意思去跟他攀谈,就还是买报纸。”60多年来,胡国璋的剪报整理了十几箱,仅滑稽类的就有“姚周专刊”“杨华生专辑”等。

微信图片_20210610100548_副本.jpg

图说:胡国璋制作剪报

  这些剪报如今细细看来,都是珍贵的历史资料,很多记录历史瞬间的照片和文字。感慨于胡国璋60多年来的坚持,他却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市民,做着一件普通事情。他反复提到,剪报让他受益良多:“报纸是样好东西,世间万千、尽在其中。”事实上,因阅读量大,胡国璋掌握了各类学科知识和第一手的新鲜新闻,这些积累也被他带到课堂上,一度让胡老师的政治课在学生中风靡。

  此次,因得知独脚戏《石库门的笑声》要迎来第100场演出,胡国璋便特地将剪报册送来,既是感谢也是鼓励。当毛猛达和沈荣海拿着演出票和鲜花找到胡国璋时,他激动万分:“本来就想送一份心意,感谢两位老师在这样的年纪还坚持站在舞台上,没想到你们还特地送票来。我也没有别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在舞台上看到越来越多的独脚戏、滑稽戏作品。让阿拉上海的笑声传得更长久。”(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