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新民眼 > 正文

特稿|震楼器何以“以噪制噪”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李一能     作者:李一能 朱常华     编辑:赵菊玲     2021-05-14 15:04 | |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不久前,新民晚报独家报道了一居民楼震楼器连开5年,闹得整楼居民不得安宁之事。在“楼民”的描述中,震楼器时而低频震动摧人心肝,时而敲敲打打彻夜不停,无差别攻击波及全楼上下。由于该住户始终闭门不出,直到震楼停止,也一直未能见到它的“庐山真面目”。

小小震楼器,为何能让人闻风丧胆?这一明显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产品,又为何可以正大光明地销售?哪些人在使用震楼器?他们是否如愿解决了矛盾?记者开始了调查。

图说:震楼神器橡胶锤:20元+,敲墙自家不响别家响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刘歆/摄(下同)

购买渠道

平台禁而不绝

打开手机“某东”和“某宝”APP,输入震楼器,结果显示没有相关商品。但如果颠倒排列一下顺序,或者加入“对付楼上邻居”等的关键词,大量“震楼神器”就出现在了屏幕上。

目前市面上主流的震楼器,价格从20多元到500多元不等,大致分为震动型、敲打型、混合型和音箱型四种。记者点开链接发现,所谓“震楼神器”其实大部分都是能发出噪声或震动的普通商品,真正为震楼专门打造的,其实只占其中的一部分。

比如20元级别的所谓“震楼神器”,其实就是一把橡胶锤,任何一家五金店都能买到。商家宣传其特色是:“敲墙自家不响别人家响。”客服还特意关照:“不要敲空心墙,会穿,敲实心墙没有问题。”

另外一种震动型震楼器,是一台工业用振动马达,需要安装在房顶,据说它的“攻击”恐怖,有买家在留言中评论,开机后“地动山摇”,感觉整栋楼都变成了“按摩器”,开了一次就不敢再用,怕建筑震出问题。

最贵的,是一种音箱式震楼器,其实是一种蓝牙共振音箱,通过放置在物体上产生共振发音,可以正常使用,但如果把它顶在房顶,楼上住户的地板就会变成“扩音器”,结果可想而知。

锤子、马达、蓝牙音箱,这些都是正常商品,问题是商家在销售中,刻意强调了这些产品可以“噪声攻击”与“反击楼上”,并指导买家如何发挥最大效果。例如记者在购买蓝牙共振音箱时,卖家就赠送了固定用的支撑杆、降低自家噪声的隔音海绵和多款噪声音频,并告诉记者,在卧室房顶使用效果最佳,万一楼上报警也不用怕,因为这只是一个普通音箱,使用不违法。

图说:混合型震楼器:200元+,能在家“敲楼”也能远程“震楼”

测试结果

缺德指数拉满

记者在形形色色的震楼器中购买了一些进行测试,首先到货的是一款混合型震楼器。所谓混合型震楼器,就是敲打型与震动性的结合体,既能“敲楼”也能“震楼”,还有选配音频和远程遥控组件,通过手机操作就能“远程震楼”。

和其他那些打着震楼器名义的普通商品不同,这一产品就是为震楼“量身定制”。在问及质保和售后,卖家表示可以保修两年,并出示了一家名为“北京华大方科商品质量检验有限公司”出具的震楼器检验报告。记者查询发现,该机构在2018年就被认监委撤销认可。

卖家在下单后特意关照:这款产品比较显眼,警察如果上门要藏好,万一被发现了也别怕,这属于民事纠纷上不了法院,最多罚点钱。

在测试中记者发现,该震楼器发出的噪声,和“震楼5年”事件中听到的声音几乎一模一样,敲击声频率和强度可以调节,震动模式下如同电钻功率全开,且不论楼上,没几分钟使用者自己就先受不了。

而另外一款号称“全网最贵”的共振音箱震楼器,可以当普通音箱使用。但若是把它贴在天花板上,音量开到最大,播放卖家赠送的某些“恐怖音频”,“缺德指数”可以直接拉满,被攻击者可能一分钟都吃不消。

测试的结果是,任何一款震楼器都可让人极为不适,不能正常生活休息,而且声音会随着楼板四面发散,无法做到如卖家所言的“精准攻击”,只要开机一定会殃及四邻,即便采取了所谓的“降噪”措施,自己也无法“独善其身”,纯属损人不利己。

图说:共振音箱震楼器:500元+,贴在房顶播放“恐怖音频”,楼上地板秒变“扩音器”

使用者说

矛盾愈演愈烈

震楼器都是哪些人在使用?记者在网络上找到了一些震楼器论坛和微信群,群内大都是已经使用或前来咨询震楼器效果的网友,震楼理由基本一样:楼上噪声扰民。

所有的吐槽,情节大同小异。楼板隔音差,楼上邻居不注意——拖椅子声音响,小孩玩闹乱跑乱跳,在不合时宜的时候练习乐器等等。这些网友都是在沟通无效甚至发生争吵后一怒之下使用了震楼器。

“以噪制噪”的效果怎么样?从网友们的经历来看,极少有用一次就解决问题的,更多的情况是,邻里矛盾进一步升级,“闪电战”变成了“持久战”,甚至出现震楼器“对攻”,还有人一用就是好几年,震楼器用坏了好几个,问题丝毫没有解决,矛盾反而越来越激化。

在一个论坛,一位网友分享了她两年使用震楼器的经历。开始也是楼上噪声影响到她家休息,沟通无果,先是买了防噪耳塞,结果噪声防不住,却戴出了中耳炎。于是她买了橡胶锤,楼上有声音就砸天花板,开始没砸几下就手酸,后经过练习可以坚持20分钟,但还是太累,就买了震楼器。

这位网友基本把市面上能买到的震楼器都试了个遍,震动型、敲击型轮番上阵,结果把自家天花板震坏了,还顺带震漏了楼上的空调排水管,楼上楼下开始漏水,不仅要修天花板还要赔偿楼上的地板,她只能放弃了物理震楼,改用共振音箱声波震楼。

共振音箱“效果显著”,楼上吃不消只能报警,民警上门对她进行了警告,邻居们也纷纷抗议。在帖子的最后,这位网友说这场“噪声持久战”持续了两年,最后还是以她搬家才宣告结束。

和这位网友一样,许多震楼器的使用者开始是邻里矛盾的受害一方,因为沟通无果,开始“以噪制噪”,然后对方反击,矛盾变成了仇恨,继而开足马力殃及四邻,成为了加害方。也有网友反思,自从用了震楼器,矛盾没有解决反而扩大了,自己不仅牺牲了正常生活,还成为了楼里的“公敌”,他发现自己陷入了冤冤相报的死循环,放弃不甘心,继续又太累。

还有一种情况是,震楼器的使用者并非因为楼上噪声采取报复,而是因为其他邻里矛盾,对邻居采取“无差别攻击”,因为震楼器实在太容易获得,任何人都可以用来骚扰四邻,且随着震楼器更新换代,变得非常隐蔽,司法介入的难度越来越高。

律师说法

应当依法禁售

震楼器的生产销售,究竟是否应当被监管,电商平台对此又承担何种责任?记者采访监管部门与两家电商平台。监管部门表示,产品如果没有取得生产、经营、质保等相关许可资质,就进行生产和销售,涉嫌违反《产品质量法》等法规和条例。但对于将合法商品包装成震楼器销售的行为,目前很难认定,属于打“擦边球”。而两家电商平台对于销售震楼器并未作出回应。

上海方洛律师事务所宋博律师表示,利用工业原件组装的震楼器,从使用功能来看应属于“危及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工业产品”,依法应该被纳入工业产品名录,实行生产许可证管理。但是,通过检索发现,尚未出现在名录范围内,说明其身份“不明不白”。

至于那些被包装成震楼器销售的普通商品,《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规定,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广告法》中也规定,广告宣传中不得含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危害人身、财产安全、妨碍社会公共秩序或者违背社会良好风尚的内容。

宋博律师表示,以“震楼神器”“恶邻终结者”等带有暴力色彩的字眼来包装正常商品,在宣传和销售中诱导客户对他人“以暴制暴”,这样的行为明显是违法的。邻里矛盾,理应通过沟通协商化解,实在不行也可以诉诸法律解决。毕竟法治社会不允许“以暴制暴”的方式解决矛盾。

学者观点

学会换位思考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上海市社会建设研究会副会长汤啸天表示,技术本身并没有善恶之分,但技术应用所产生的能量是有正向与负向区别的。正如枪支弹药,关键是看掌握在谁的手里、对谁发生作用。枪可以除暴安良,亦有可能滥杀无辜。为实现社会的秩序安宁,法律上必须对可能产生负向作用的技术予以严格的限制。

技术应用生产正能量的特征有三:大前提是不妨碍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利益;其次是可以使自己变得更好;其三是具有能够被大多数人所接受的效果。例如,播放音乐跳广场舞本来是愉悦身心的活动,但音箱控制不当就会产生扰民的负能量。技术应用产生负能量的表现为:第一,在违反公共利益、他人利益的情况下,做似乎对自己有利的事情;第二,虽然没有侵犯他人利益,但本质上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好;第三,虽然他人也愿意接受,但会驱使他人颓废退步,甚至伤害到社会的公共利益。生产震楼器的目的就是制造噪声,不是正常生产、生活所需要的。

显而易见,生产、销售震楼器有违社会治理共建治共享的原则。法律是不支持互相报复的,对别人扰民的行为应当通过合法途径制止。

如果制止他人违法行为时所采用的手段违法,也必须承担自身违法的责任。即使邻居先有过错,也不能成为生产、销售、使用震楼器的合法理由。商家不能以“噪声反击神器”为噱头销售震楼器,震楼器的使用者也不能以“遏制楼上继续制造噪声”的说法,要求免除法律责任。共处相邻关系,将心比心的换位思考最为重要,协商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手记

通则不震

在采访之初,记者以为只要能禁止震楼器销售生产,震楼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就会消失。但后来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许多所谓“震楼器”只是能制造声响的普通商品,即便没有商家诱导,买家也可用来震楼。在论坛上,许多网友还晒出自制的震楼器,例如用一个不锈钢碗加上一台老式挂壁空调,就能起到震楼效果。可以说,只要有震楼的心,万物皆可用来震楼。

使用震楼器的一个常见原因,是楼上噪声影响生活,在沟通无效、投诉无果、正常渠道走不通的情况下,恶向胆边生,不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甚至连累无辜邻居,自己过不好也不让别人好过。

对于邻里间的噪声纠纷,目前司法干预的效果是有限的,认定难、取证难、执法难、维权成本高,且违法成本低。在法律难以介入的情况下,才催生了震楼器这一畸形商品。

要杜绝震楼,唯有继续强化社会基层治理能力,形成一套针对邻里噪声纠纷的沟通、调解、监管、处置机制,赋予基层执法者更灵活的权限,体现法律的威严公正,噪声扰民当止,震楼报复也不行,违者必将受到惩罚。让正常渠道走通,让守法讲理有用,震楼器自然就会销声匿迹。

新民晚报记者 李一能 实习生 朱常华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