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爱花的人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南瑶     编辑:吴南瑶     2021-05-26 18:32 | |

  在生活中,有两位热爱花鸟到几乎成了专家的师友。一位是画家万芾,另一位是复旦大学的谈瀛洲教授。前者花了十年时间,画了一百种花和一百种鸟,近期正在刘海粟美术馆举办《百花百鸟——万芾当代工笔花鸟画展》。后者种遍天下名花,除了将六七年间发表在报纸上的散文集结成一本《人间花事》,马上也要开自己的摄影展《花影》了。

  白头草·黄眉鹀 万芾

  引导谈瀛洲爱上种植的,是他的舅公,当年因为不喜欢被称为“旧公公”,就让小辈们叫他新公公。新公公不耐烦坐公共汽车,常常步行半个多小时到谈瀛洲家,腋下总夹着一盆花。总之,一个人对于花草的感情,就这样植下了。至于万芾,则是因为少时父母在西藏当兵,而她被寄养在亲戚家的那段经历。芥川龙之介曾说,“年少时的忧郁是对全宇宙的傲慢”。天性内向,又是寄居在一个陌生的环境,独自在野地漫无目的地闲逛,与花鸟对话,几乎是少女观察世界,发现自己的唯一通路。这两位后来都将花鸟作为了自己人生一个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个是画花,一个是种花。

  百子莲·虎皮鹦鹉 万芾

  万芾喜欢写生,古人的一句“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不需要费什么口舌解释,自然会变成画面流淌在纸面上。她曾经自己孵养珍珠雀,出生十天后,将幼鸟从鸟窝里小心翼翼地搬离,用耳耙给幼鸟喂米汤,一天要喂七八次,从不觉其烦。成年后的小雀天然地将万芾当作了母亲,平时喜欢停在她的肩头,万芾画画时,小不点就飞到桌上捣蛋,完全和一个调皮的小孩子无二。谈瀛洲在《芍药》一篇中曾写,“尽管只是坐在这些硕大花朵的近旁,你仍能感觉得到,它的神秘影响透过空气,穿越空间,神秘地作用到你的身上。”因为饲养了鸟,因为栽种了花,你便与这宇宙中另一种生物有了一种血缘般的联系,那些神秘的影响,又何止于此,人与其他生物,人与人之间,因为有了这样惺惺相惜的时刻,我们的心灵才有了安放之地,才会感到生的喜悦和满足。

  从花苞的形成,到盛开,再到凋零,每个阶段,花都有不同的精神状态。身边也有朋友拒绝一切鲜花的礼物,因为不忍卒对花卉将谢时忧伤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忧虑,万芾笔下,呈现的几乎都是花儿盛开的形态,那种如同舞蹈般舒展的姿态,让人感觉被鼓舞,让人愉悦。十年来,她沉浸在纸上花鸟所营造的小宇宙中,十年里,她经历了家中新生儿的诞生,挚友的离去,笔下又多了几分对生命的理解和歌颂。人生总是会有各种相逢,但也难免不断的别离,正如花儿与振翅欲飞的鸟,在某一个时空的坐标交汇,便是彼此存在的意义。

  与人类相比,花卉鸟兽的生命实在是太短暂了,但它们似乎并不觉得遗憾。即使瞬息即落,也要尽全力绽放,不纠结,不后悔。如同蒙田所赞同的方式,“在我看来,最美丽的人生是以平凡的人性作为楷模,有条有理,不求奇迹,不思荒诞。”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现代人已经不能欣赏无目的、无功利的出发了呢?我们穷极一生的追寻,理想、爱情、财富、义气、欲望,最终不都是虚空。东方人执拗地坚持追索永恒,月升月落,开花花谢,如同启程与到达,不过是无限的另一面。那些爱花的人们,是不是在此间寄托了自己对生命永恒的赞美与热爱,对永恒的崇拜呢?

  谈瀛洲说,他不喜欢那些为了繁殖而开花的花,在这一点上,他是一个唯美主义的种花人。而在万芾笔下,花鸟似乎被赋予了永生的魔力,似乎时间在那一刻静止了。它们似乎完全没有繁华虚掷的忧虑,只顾尽力张开细碎的花瓣,如同敬业的舞者,不知疲倦。但再美,它们也没有傲气的表情,它们是安静的,谦逊的,似乎怕惊动了这个世界,那份美而不自知,尤其动人。

  花卉摄影 谈瀛洲

  那么,谁又不是被命定了奔赴一场生命之约呢,不如绽放。

  春日有樱见,初夏爱芍药,秋天赏桂花,冬季养水仙,有了花神的陪伴,这无常的人间也多了几分生动与喜乐。(吴南瑶)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