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街镇报: 天平家园鹤翔航头朱家角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宝山社区璀璨徐家汇定海家园科瑞物业湖南社区健康枫林今日虹梅今日练塘龙华社区曲阳社区庙行之声北站社区江桥报太平家园嘉兴天地美丽顾村和谐盈浦金泽报道康健社区走进广中川北印象重固家园今日佘山永丰社情友谊社区今日张江今日真如宣桥之声岳阳家园宜居东明新车墩报今日宜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石间清软成浓俨 千年歙砚焕新颜

  小编的话 技术的根本在于道,周小林父子与“三百砚斋”的成就在于他们将被十年浩劫以及商品时代破坏、中断的徽州工艺,重归雅正,带回了正脉。

 

  石间清软成浓俨 千年歙砚焕新颜

  吴南瑶 文并摄

  屯溪老街上,周小林是个人物。

  多少各国政要、海外文化名人出入他位于老街最中心位置的“三百砚斋”;数位国家级雕刻大师、漆艺大师、木雕大师亦随着“三百砚斋”的一方方精品歙砚应运而生。

  也许因为少时学过武生,周小林一辈子行事做人都带有一股侠气。47岁辞去公务员,决心做天下最好的歙砚,就此与自己的执念厮守余生,“没有其他的,我就是把自己往死里做。”

  不会画,也不会雕,却将原流于平庸的歙砚艺术带向了一个新天地,周小林何以成事?

  

  芙蓉溪边渔石人

  从临近婺源的龙尾山到屯溪,走高速公路大概有七八十公里车程。“高速未通的时候,一路盘山公路进去,少有不晕车的。”周小林的儿子周方告诉我们。歙石的产地以婺源与歙县交界处的龙尾山(罗纹山)下芙蓉溪涧为最优,歙砚又称龙尾砚。为了寻找最上乘的籽料,这条路周家父子已来来回回走了23年。

  回想一路走来的艰辛,连皮带筋,多少都和伤痛相关。少时被母亲以20块银元卖给他人;20出头被打成最年轻的右派;代表黄山市文化局与中央电视台合拍12集电视风光音乐片“黄山颂”,片子在央视一炮而红,他却因为一张餐饮费白条牵连入狱十个月……老林自言47岁还能割断所有过往,重新来过,这勇气或许正来源于这当初看似无穷无尽的苦难。

  (以上图片为:婺源与歙县交界处的龙尾山)

  “事情可以小,但起点一定要高。”虽已入夏,细雨中的深山依然清冷,老林穿一件大红色的薄毛衣,身材清瘦,目光炯炯,说话声音不大,抑扬顿挫,字字清晰。“三百砚斋”的名字来自于同是徽人的吴作人。出处是白石老人常用的一方闲章“三百印富翁”,“吴老说,希望你成为三百砚富翁。至于他写给我的另一幅字,‘歙砚第一家’,更是说到了我的心里,只做第一,不做第二。”

  指着赶来陪我们到溪边摸石的小鲍鲍佩忠,老林笑言,没有龙尾山、芙蓉溪,也就没有屯溪老街上的“三百砚斋”。23年前,在村里十数家卖石的人家里,老林看中了当时才16岁的憨厚老实的小鲍,而后,老林处很多上等坯料都来自于小鲍家。

  而另一位与老林相交欢的小辈汪建岗,如今已在溪头开起了1000平方米的“芙蓉溪砚馆”。我们看到周小林出的厚厚两本《歙之国宝》如同“葵花宝典”一般置于汪建岗的案头,有些书页已经翻得快要掉落。“当初父亲要做这本书,我并不赞同。感觉如同要把我们这二十多年的心血创意送给他人。但父亲却说,如能因此使同仁有所获,使歙砚有发展,善莫大焉。”周方摩挲着红色的封皮,微笑道来。怎不令人击节赞叹,从石商到艺家,沉默衲言的汪建岗十数年来潜心刻砚,其刻工竟已让屯溪老街上一些浪得虚名的“工艺大师”心生畏惧。

  周小林就这样和芙蓉溪互为成就着。

  不惜代价,不计成本,二十三年,从小林到老林,在这芙蓉溪,经过周家父子双手的原石何止百万方计!如此积累下来,如今“三百砚斋”已坐拥数万方最好的古坑石料,几近垄断。

  (以上三张图为:荷塘月色,一指砚)

 

  歙砚制作梦之队

  屯溪老街上,与徽州文化底蕴紧密相关的文房四宝店比邻而立,歙砚店这两年关了不少,但也还有十几家。2000年,老林买下了位于老街最中心位置的一栋四上四下的老楼,誓做“歙砚第一人”。

  和篆刻等传统艺术一样,砚文化原本是建立在古代文人的实用性基础上孕育而出的。今人大多在雕刻上工于繁复,刻工粗糙。一开始,老林就确定“三百砚斋”若想超越古人,就必须融入新的人文情怀,要让砚的实用、欣赏、雅玩、收藏等诸多元素结合起来,凸显当代艺术家的才智和现代人的审美情趣个性。

  (以上三张图为:清风高洁,眉字纹珠皮砚)

  老林有帅才,砚雕艺术家蔡永江、漆艺国手甘而可、木艺大师刘年宝是老林最初发掘的三位爱将,他们四人组成了一支“梦之队”,整天泡在一起,或借鉴明式家具的格调制盒,或运用小件玉石器“薄意”技法雕砚,日日如琢如磨。老林给自己的团队精细分工,擅长薄意的,专攻山水花鸟的,长于人物的;连宝制盒,而可推漆,春彬拓谱,各司其职。

  觅人才,老林首先看这人能不能静下心,而后是人品与技术。徽州大漆原本也是一项濒于没落的传统手工艺,老林却钟情于其既古朴又华丽的美,可做成砚盒与有墨玉之称的歙石相匹配。找到甘而可后,两人如钟子期与俞伯牙,惺惺相惜。随老林来到甘而可工作室,他独创地将金箔与矿物颜料结合的技术,如今可以制器具,也可以入家具,不但突破了传统的菠萝漆技术,超越了古人,还让今日以漆器技术为傲的日本人也自叹弗如。

  (以上四张图为:周小林与甘而可合作的漆砂砚)

  老林制砚用情至深。文人砚的重要标准是儒雅,老林监制的文人砚关照了现代人崇尚简约清雅的格调,特别强调应物相形,在几道流动的眉纹四周雕上细细的垂柳、嬉戏的野鸭,便似波光粼粼,春水荡漾;一道竖过来的金晕雕以简单的山石,便是飞流直下三千尺……

  不曾参加任何协会,不参与任何评选,自从20年前借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开幕办展后,老林再没有离开过屯溪老街173号。生活的锐度,生命的悲欣,早已统统借助“三百砚斋”里的一方方歙砚,变成了周小林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采访手记

  天下徽工 大道至静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周小林虽自己不能动手,但秉持着当年拍“黄山颂”时,和一流人做一流事的豪情,如同一个总导演,负责创意和总体构思,调动各方能工巧匠。他监制的“三百砚斋”,一年只出数方精品;甘而可做一个竹节形的菠萝器盒,一年都未必能做完。严格把控所有的细节,老林制砚追求材料第一,雕工第一,包装第一。三者叠加出来的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都是巨大的,这也是“三百砚斋”提升了歙砚在整个当代砚领域中的地位的一个原因。这种突破单一产品、打造整体文化的创作理念,对正在不断需求突破的国内当代工艺美术界,无疑具有借鉴的意义。

  老林自言要的不是小名小利,而是千古名。为了这个千古名,他带领着一群徽州人不闻尘世喧嚣地在古镇上守着朴质的工具、家伙,一笔一刀地雕刻着岁月流年。不求传奇,在平淡中牢牢保持着那份对传统的敬畏,这或许正是匠人精神之所在。技术的根本在于道,周小林父子与“三百砚斋”的成就在于他们将被十年浩劫以及商品时代破坏、中断的徽州工艺,重归雅正,带回了正脉。在老林的带领下,一批小蔡永江、小甘而可们亦在成长中。

  在“归砚楼”,老林捧出一方方自己心爱的珍藏,历历细述:刘海粟美术馆一展,带去的二百方砚台一购而空。其中包括老林最喜爱的一方对眉子板砚。哪知回到屯溪后,数年间老林遍寻对眉石,却再也无所从觅,直到2000年,周方辗转从上海多伦路寻到了当年的买家,花了数十倍的价格买回了这方珍贵的原石。就此,老林将“三百砚斋”的二楼命名为“归砚楼”,而所有进入“归砚楼”的砚台一方都不出售。那一刻,人砚对视,如披星月之光。

  今日,我们总是在哀叹那些即将消失的手工艺,哀叹它的式微,却不深思该如何用当代人的智慧和技术去拯救它。不要只是空喊爱,要去做,那些我们热爱的传统文化和手工艺才不会在我们手中流失。

侬好上海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helloshanghai2013

吃喝玩乐、上海故事、同城活动
每天热爱上海多一点,
加入小侬家族就对啦!

新民晚报官方微信
微信号:xmwb1929

有用、有益、有趣

街谈巷议微信
微信号:xinminwangshi

街头访谈,麻辣点评

今日热点
发布评论
您还能输入300

版权声明:

•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美术设计、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民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新民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22899999  传真:021-62677454

邮箱:稿件处理  处理时间:9:00—16:00

  • 数据加载中……
【街谈巷议】粽子吃甜还是咸 上海市民:从小吃咸,吃不惯甜 2016-06-07 09:15
聚合
生活在上海 生活在上海

这里,有土生土长的本地上海人,有来自国内各地的新上海人,有不远万... [详情]

上海迪士尼独家“评测”报告:迪士尼这里有点暖 上海迪士尼独家“评测”报告:迪士尼这里有点暖

今天,万众瞩目的上海迪士尼迎来“内测”。专业“凑热闹不嫌事大”的... [详情]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新民地铁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友情链接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钱报网|少儿英语教育论坛|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陆家嘴金融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9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