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街镇报: 天平家园鹤翔航头朱家角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宝山社区璀璨徐家汇定海家园科瑞物业湖南社区健康枫林今日虹梅今日练塘龙华社区曲阳社区庙行之声北站社区江桥报太平家园嘉兴天地美丽顾村和谐盈浦金泽报道康健社区走进广中川北印象重固家园今日佘山永丰社情友谊社区今日张江今日真如宣桥之声岳阳家园宜居东明新车墩报今日宜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老人的精神家园何在

  小编的话  老人们说,退休工资够用,物质条件也不缺,但他们更在乎精神上的愉悦。老人的精神家园何在?青浦章浜的“温馨小茶室”或可带来些启示。

  老人的精神家园何处可安放

  施茗

  互助

  “吾爸吾妈,今朝去茶室了吗?”青浦章浜小区的小辈每天会这么问,每当得到肯定的答复,他们才放心。

  这里有家“温馨小茶室”,也是40个老人的第二个温暖之家。居委会牵头创办以后,这个老人们自发管理组织的小茶室,已经快10岁了。

  每天一早,章浜小区的年轻人去上班了,茶室就开张了,而它并非简单的聊天吃茶之地:聊新闻热点、学习老年大学课程、唱歌弹琴吟诵唐诗、做操保健养生……一周开放6天,主题内容不重样。

  那些曾在小区门口成天呆坐的老人终于找到了人生“第二春”;身处市区、甚至移民海外的子女觉得,独居父母有了照应。

  茶室成员金荣才有感写下文字:“夕阳无限好,不是近黄昏,只是更美丽。”

  “温馨小茶室”在青浦区夏阳街道章浜社区活动中心底楼内。几乎每天,40位老人都会雷打不动相聚于此。几张桌子,几十把椅子围成五组,把二十平方米的空间填得满满当当,装修朴素的小茶室茶香四溢。

  这里并非只是让老人“茄山胡”,茶室首批成员刘金瑞、周伯顺等从一开始就希望茶室能让达到“天天快乐,人人健康”,“不聊那些不三不四、不愉快的事情,不能成为发牢骚的场所,我们要传递正能量。”

  每天8:00-10:00小茶室都有丰富的内容安排:周一量血压、卫生保健;周二组织远程大学电视课学习,每年一主题,今年的主题是环保;周三发言交流新闻热点;周四讲故事;周五组建合唱队……

  另外,茶室会结合形势举办时政讲座,不间断邀请社区民警宣传安全知识;中山医院青浦分院的医生也愿意来此分享养生保健知识。逢年过节或茶友寿诞,老人们又会一起聚餐庆祝。

  而目前,与时俱进的老人们正琢磨着如何围绕G20展开讨论学习。

  十年里,这群快乐的老小孩不仅获得了知识,找到了更多的共同话题,也收获了友谊。

  “我们平时也会打电话串门聊天,谁去旅游了,总会第一时间想到给大家带好吃的;谁家子女结婚、抱孙子、小辈考上大学了,都会一起分享好消息!”一名成员说。而一旦茶友有困难,大家也会一起解决和分担。

  小茶室现有成员中不少都是独居老人,有的第二、第三代都已移民海外。刘金瑞的一个儿子便留在了美国。“有时候子女离得远或者工作忙,无法一下子照应上,我们这帮老伙伴可以互帮互助,解除子女的后顾之忧。”

  缘起

  带来欢声笑语的小茶室的诞生,源自于老人的呼唤——我们想有个说说话的地方。

  2003年起,退休后的刘金瑞一直在章浜居委会做志愿者。他时常发现,一些退休后的老人会呆坐在小区门口,默不作声,眼里是满满的孤独;也有的坐在绿地里的健身器上晒太阳、打瞌睡,一坐就是半天。

  一对老夫妻的谈话,让大家下定决心要为社区老人们搭建一个平台。

  2007年春节刚过,刘金瑞在小区业委会办公室值班,这对老夫妻捧着茶杯走了进来。他以为是居民要反映问题,急忙问询。

  “没有什么事,来坐坐。”老两口说,子女都上班了,家里只剩他们,冷冷清清。

  说着说着,这对夫妻唉声叹气起来:“哎,没劲!现在退休人员生活条件好了,不愁吃不愁穿,就是没有一个和人说话的地方。”

  “居委会能不能想想办法,给我们一个说说话的地方?”他们突然建议。

  他看着他们手中的茶杯,也有了主意:要不让居委会办个小茶室,老人们每天在里面吃吃茶,说说话?

  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前章浜社区居委会党总支书记姚亚萍的支持。场地、桌椅、电视机由居委会牵头解决。

  2007年的正月十六,“温馨小茶室”踩着新春的步点,火速开张。由刘金瑞和周伯顺牵头,烧水、打扫或测量血压、搞活动订餐等事宜都由茶室成员“自给自足”。“开门烧水是一天最重要的事,来人没水喝怎么行?……”老党员周伯顺主动负责每天烧水、打扫。两个儿子孝敬他的好茶,他常带给“大家一起尝尝”,被大家戏称为“周老板”。当然,活动经费大部分AA制,从2007年起,每一次支出和收入都记在了账本上。

  令所有成员未料到的是,很多人一聚就是10年。小茶室也从最初十几人,发展到如今40人左右。现在的成员平均年龄78岁,最长者95岁,最小的61岁。

  群体中党员占了不少比重,所以大家相约要一起迎接五年后的建党100周年。

  心结

  小小茶室,亦曾遭遇过病魔的挑战。大家同心协力,不仅挽回性命,更增加了凝聚力。

  刚失去老伴的许望琦这段时间坚持参加茶室的活动。8月22日,适逢周一量血压日,退休医生沈勤君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她量不到许望琦的血压。沈医生以为是血压计坏了,又找其他人试了一下,没问题!正当确定机器完好时,突然,许望琦晕倒。

  平时课上接受过急救培训的老人们立刻汇集过来帮忙:有人打120;杨梅兰扶住许望琦,并掐她的人中;其他成员把屋内的椅子拼凑一起,让她平躺。

  事后接诊医生表示,病人已有缺氧、心脏早搏、小中风的迹象。

  有惊无险,许望琦已经出院,回归大集体。

  茶室成员沈雪中曾是一名放射科医生,她回忆起当时的事,还心有余悸:还好救护及时、处置妥当,如果当时许望琦一人在家里,后果不敢想象。

  而张北平的故事讲述了“一念地狱,一念天堂”。

  “我这两天拿出在茶室度过的七十大寿照片对比看,觉得现在的自己更年轻。”老张今年79岁了,一脸阳光,说着就笑起来了。

  2000年,退休一年后的老张被查出了黑色素瘤,这是一种恶性肿瘤。病情发展得太快,快到他甚至没来得及接受,左小腿已被截去。

  肉体的伤痛还未愈合,他又发现自己开始畏光、怕噪声。抑郁症——生命中的又一个打击袭来。他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确定小茶室开张后,茶室成员便决定一定要把张北平拉过来。

  “他们说我开始就像个‘瘟鸡’,躲在茶室角落里一声不吭。”老张回忆,“但我会书法,茶室就发挥我的特长,后来生日聚会上所有的寿字、搞活动的会标都是我写的。”在他们的活动中心里高挂的一块牌匾“温馨小茶室”,就是出自老张的手。

  他又找回了自己的价值,慢慢打开心结,“每天聚会上每个人都要发言,后来我也开始跟着他们一起讲了,越讲越开心啊。”

  正是在这个茶室,老张重新用义肢站了起来。“2007年一开始,都是家人或者这里的人用轮椅车把我推过来,但你看,现在我自己可以走过来了。”

  除了老张,还有5名成员都曾一度患上抑郁症。如今,他们已重新找回了快乐。

  烦恼

  小茶室的魅力非同凡响。

  “今年夏天那么多个高温日,但很少人缺勤,而且每个人身体都健健康康。他们有的甚至觉得周日休息待在家,就会想念小茶室。”刘金瑞开心地说,“遇到春节、十一长假我们都会集体商量,小茶室‘打烊’时间不能太长。”

  茶室也收获无数荣誉:首批全国老年远程教育先进收视点、上海市优秀老年人学习团队、第二届上海社会建设优秀项目……今年4月,被评为上海市公共文化建设150个创新项目之一。

  由于声名远扬,前来参加活动的成员并非局限本小区居民。

  从南京科技大学退休后的周本省夫妇是上海朱家角人,但最后把安度晚年的家扎在了章浜小区,便是听了生活在青浦的堂弟建议,“小茶室的活动非常丰富,特别适合你们老两口,搬来这里住,热闹。”

  在上海市区有房的孟祖宏宁可搬家到青浦,就为了小茶室的每一次课堂,每一次的相聚。

  还有的成员每天来回花在路上1个小时,也要赶来章浜小区的茶室,风雨无阻。

  每天出勤数都会记录在案:2015年茶室共计开放306天,10419人次参加,平均每次活动有34人出勤;2014年10533人次;2013年11231人次;2012年12358人次;2011年12874人次……

  这些数字,让人骄傲,也生出甜蜜的烦恼。

  茶室现有成员40人,而5000名居民的章浜小区里,60岁以上的老人达800人。

  “其实,有更多的老人想加入我们温馨小茶室。”成员们都知道,但不知该如何走下一步。

  茶室要扩容,就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场地局限,现在的地方最多可以挤下50人,“但大家年纪大了,坐得太紧不安全,也不舒服。”有成员担心。另外,若是增加成员,需要更多的牵头组织人,“他要了解老人,爱护老人,能热心为老人服务,还要能让其他成员心服口服,会协调活动,具有一定的社会活动能力。总之得‘镇得住’。”这样合适的人选,又在哪里呢?

  采访手记:一份小答卷

  小茶室的“风生水起”引来了其他区或全国各地的好奇,比如嘉定区,甚至还有新疆的工作团队来考察学习。

  因为,养老问题已成为社会当前的热点问题。

  《上海市老年人口和老龄事业监测统计调查制度》显示,上海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435.95万,占全市户籍总人口比例首破30%关口,纯老家庭、独居老年人不断增加。未来,上海步入老年阶段的人群中80%以上是独生子女父母,随着独生子女父母成为老年人群主体,“纯老家庭”现象愈加明显。

  缺少交流、孤独、落伍成了相当一部分老人的“标签”,一些孤寡老人在家身亡或被骗新闻亦见诸媒体报道。

  一名长期在上海“老城厢”从事居委会工作者认为,“温馨小茶室”的活动形式值得推广,这是社区养老结合居家养老的一种经验模式,但她又承认,目前这样的平台还是太少,并且办活动仍受到很多条件“约束”。就以上海市中心某些区域来说吧,由于本身的空间局促,最基本的场所——部分老年人活动中心场地,也都难保证。何况,“如果搞一个活动开一个教学班,场地、师资问题都需要解决。另外,能否及时凑到一定人数也是很重要的。”

  而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学教师柴定红发现,部分居委会活动室使用效率较低,仅有些桌子椅子,其他设备缺乏,不利于老人开展活动;她也遇到过,若一个房间中有一拨人来了,别人可能就不会来了,有些“领地”的意思。

  组织牵头人也很重要,“即使有很多人想要搞活动,但是没有积极分子挑梁,最后还是办不成。”对此,柴定红建议可引入专业社工进行组织孵化,培养一到两年,可以激发组织中的居民各司其职,达到最后的团队自治。

  其实,目前国家在养老方面的投入并不小,但最后的效果仍有限。为什么呢?主要因为,政府主要是做托底的工作,但养老服务同样需要资金的支持,只有完善了服务,老年活动室获平台搭建才能越来越有活力,惠及的人群也将更加广泛。

  上海市民政局局长朱勤皓做客2016“民生访谈”曾指出,“十三五”期间上海将再建社区老年人日间照护机构400家、长者社区照护中心50家等以满足社会养老需求。除机构养老以外,社区养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养老方式,而“嵌入式”养老的模式比较符合上海房屋资源紧张的特点。“我们希望老年人能够在就近、能够在熟悉的社区环境当中颐养天年。”

  而“温馨小茶室”,就是对此问题的一份小小答卷。前路尚漫漫,还有待更多的有心人来求索。

  (照片由刘金瑞提供)

侬好上海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helloshanghai2013

吃喝玩乐、上海故事、同城活动
每天热爱上海多一点,
加入小侬家族就对啦!

新民晚报官方微信
微信号:xmwb1929

有用、有益、有趣

街谈巷议微信
微信号:xinminwangshi

街头访谈,麻辣点评

今日热点
更多新闻
发布评论
您还能输入300

版权声明:

•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美术设计、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民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新民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22899999  传真:021-62677454

邮箱:稿件处理  处理时间:9:00—16:00

新闻热词榜
  • 数据加载中……
【街谈巷议】"私人订制"大学室友 市民:人品好才是真的好 2016-09-01 09:04
聚合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十一”亮相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十一”亮相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是上海“十二五”重大文化设施项目,于2012年9... [详情]

姨妈是会呼吸的痛 “痛经假”有说不完的囧 姨妈是会呼吸的痛 “痛经假”有说不完的囧

痛经这事,女性流着热汗,流着热血;“痛经假”这事,我们的脑袋却不能热。 [详情]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新民地铁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友情链接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少儿英语教育论坛|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陆家嘴金融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9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