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 > 城生活 > 正文

传承红色基因 | “老板”久据敌腹 书记屡建奇功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曹刚     作者:曹刚     编辑:钱文婷     2018-04-03 18:22 | |

m_5a96bcad31325 (1).jpeg

图说:位于愚园路579弄的刘晓故居  新民晚报记者 张龙 摄

  愚园路579弄(中实新村)44号,一幢三层新式里弄住宅,门口铭牌上写着“上海市纪念地点刘晓故居”,默默诉说几十年前的传奇。

  1947-1949年,全面主持上海地下党工作的刘晓居住于此,1950年出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二书记,协助陈毅市长恢复和发展上海经济,1955年进入外交部工作,1988年逝世,赵朴初写挽联悼念:“革命一生难忘据敌腹建奇功,力拔三山有兮;劫波度尽方冀启智囊参大政,心伤四载无言。”

  “小刘”改名“刘晓”

  1926年,18岁的湖南青年刘运权考入国立政治大学,第一次来到上海,满怀热情地加入共产党;随后参加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当国民党右派发动反革命政变后,刘运权转入地下斗争,曾两度被捕,面对酷刑坚贞不屈,严守党的机密。1932年初,刘晓离开上海去中央苏区,后来参加长征。

  在苏区,刘运权有了新的名字。女儿刘松筠回忆,1932年父亲任福建省委组织部长期间,省里召开党代会前登记名单,省委书记任弼时得知大家叫他“小刘”,认为不规范,于是改为“刘小”,又觉得“小”字不太合适,遂改成“刘晓”。

  1937年5月,走完长征路的老党员刘晓重回上海,负责恢复重建上海党组织。任弼时起的名字,就这样在上海地下党沿用下去。

  亭子间的“侄子”

  刘松筠回忆,1947年搬到中实新村前,全家住在劳尔登路(今襄阳北路),楼下是地下党的经济机构协泰商行,为党筹集经费,掩护上海主要领导同志。

  抗战胜利后,与商行相邻的两幢楼住进有特务背景的国民党接收大员,“父亲觉得不安全,于是决定搬家。”刘松筠写 道,当时卢绪章(掩护身份为广大华行总经理,我国对外贸易的奠基人之一)搬离中实新村,便把房子让出来。

  1947年5月,刘晓全家乔迁新居,一楼是客厅,二楼住妻儿,三楼供刘晓办公居住。三楼亭子间还住着译电员朱志良,对外身份是刘晓的侄子,“方便父亲及时看到中央来电指示”。后来因特务多次骚扰,为了安全,朱志良及时转移了。

  “经理”实为书记

  当时,刘晓任中共中央上海局书记,而公开身份是关勒铭金笔厂经理兼董事。刘松筠回忆,为防破坏,刘晓提出地下党员要职业化,更好融入社会,便于开展工作。

  实际上,这处普通人家是中共中央上海局的秘密机关。“有一次,几个特务冲进家找卢绪章,母亲说房子是花金条顶下的,不认识原住户……特务又查问父亲身份,母亲说,他是金笔厂经理,到外地谈生意去了。特务们不罢休,立即打电话去厂里,核实后才走了。”

  《醒世恒言》藏密码

  1948年,解放战争形势日渐明朗,敌人愈加垂死挣扎。上海局委员刘少文在接头时险遭敌手,他从窗口及时跳下,然后骑车逃脱。

  刘晓决定把许多干部分散到外地,同时加紧培训,特别注重革命气节教育。3月,他到香港主持地下党干部培训。刘松筠回忆,父亲爱读古典小说,随身携带一本《醒世恒言》,那实际是特殊的密码本。

  1949年1月,上海局指示地下党将工作重心转入迎接解放,配合接管。3月,刘晓去北平向毛泽东汇报工作。“父亲将材料密写在张大千画册里,和地下党员陆象贤等人乘船北上。一路风急浪高,许多旅客晕船躺倒,父亲却心潮澎湃,夜不能寐,他似乎在茫茫大海上看到新中国的曙光。”在北平,毛泽东赞扬了上海地下党的工作,希望刘晓与从各解放区抽调的南下干部一起回沪,接管城市。

  “老板”换上军装

  1949年4月24日,刘晓与接管上海的干部出发南下,在丹阳干部学习班上,他强调注意地下党和部队干部会师的问题。“父亲说,地下党必须配合解放军接管上海,加强团结,向解放区干部学习。”他和刘少文以中共中央上海局的名义,两次发电报给坚守上海的同志,请他们全力支持军代表,执行军管会决定,体现了博大胸怀。

  5月27日,上海解放。在中实新村家中,张毅和孩子们迎来几个特殊“客人”——“打开门,母亲惊呆了:父亲身穿军装站在门外,身旁是邓小平和陈毅……二哥怯生生地问:‘爸爸,你以前是做生意的,怎么会变成解放军的呢?你教教我,我也要变成解放军。’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刘松筠在文中回忆。

  1949年后,刘晓在上海市委机关工作,投身城市建设。1955年初,他离开生活了18年的上海,出任驻苏联大使,投入新的征程。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曹刚

  >>专家点评

  城市工作的卓越领导者

  刘晓同志在民主革命时期的近二十年里,英勇战斗在国民党统治区,出生入死,殊属不易。概括本文所述史实,称他为中国共产党领导地方城市工作的卓越领导者,绝不为过。

  更令人钦佩的是,在1980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召开前,他和廖承志同志一起,第一次向党中央正式提出,要为蒙冤二十七年的潘汉年彻底平反,发出了要求平反冤假错案的先声。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足够的历史经验、政治自信,是难以做到的。

  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歌颂这位无产阶级革命家。

  陶柏康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教授)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