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母亲,就是幸福
有母亲,就是幸福

放下电话,我有些怅然。我想多聊几句,可电话那头,母亲说:“我好着呢。挂了吧。”每次都这样。我问一句,母亲答一句。只说两三句,就急着挂电话。似乎多说一句,都...

夜读 2018-05-27 19:45
张炜:拾起理性
张炜:拾起理性

李杜的言行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在千余年的中国文化史上如何看待李杜,则是我们的问题。我们最熟知的是后来从民间到庙堂,对李杜诗篇的热爱与自豪。这是自然而然的,是...

夜读 2018-05-27 19:45
看缘分的旅游,一种生活方式
看缘分的旅游,一种生活方式

有人对旅游目的地十分讲究,要出远门去观光,先上网搜索,寻找那一生必须去一次的地方,然后按着次序,一次去一个不同的景点。我的朋友A就是这样一个人,她从挪威的...

夜读 2018-05-27 14:35
向广东厨师致敬
向广东厨师致敬

俗话说:食在广州。我首先敬佩广东厨师,是他们烧出了美味的广东菜和做出了美味的广东点心。我敬佩他们,还因为他们善于移植外地的菜肴和点心,变为我们的广东菜肴和...

夜读 2018-05-27 14:35
生如春花之绚烂
生如春花之绚烂

舅舅是我的偶像,不管做人做官,还是办事写作,他都是那样的正直、坦然、认真。2018年2月初,我刚做完手术躺在病床上,就从哥哥的微信里获悉舅舅病故了,尽管早...

夜读 2018-05-27 14:35
那么长的“一会儿”
那么长的“一会儿”

时间,是一个恒量,对谁都一样。可有时,时间的长与短、快与慢,各人的体会却是那么地不同。我想起了从前……那是妈妈中风后的日子里。我每天早晨和午后上班前,都把...

夜读 2018-05-26 20:55
乐心龙,古人没有我可有
乐心龙,古人没有我可有

故友乐心龙书风雄强奇肆,气势开张,独树风标。1990年前后,倾力于现代少字数书法创作,开一时之风气。我与心龙偶然相识在1990年1月一个上海的联展上。那时...

夜读 2018-05-26 16:57
上海街头的那声声“栀子花——白兰花”
上海街头的那声声“栀子花——白兰花”

超市周边、十字路口,常有“菜贩式”的卖花人。他们把自行车在上街沿支住,车兜和后架的筐里,高高低低的塞足花卉,一把一把事先用玻璃纸扎好,有百合、玫瑰、马蹄莲...

夜读 2018-05-25 17:17
春到遇龙河
春到遇龙河

今年春节是在桂林阳朔度过的。此次桂林之行的最佳“印象”并非“刘三姐”而是遇龙河。这是漓江最长的一条支流,深仅0.5到2米,水质清澈,水流缓缓。远眺山峰清秀...

夜读 2018-05-25 17:16
他离开了土地,从此只能讲述
他离开了土地,从此只能讲述

土地征了,老房子拆了,住上了高层电梯房。家务事,老妻全包了。他闲得有点慌,溜达在小区路径上,从这头走到那头,再从那头踱到这头,神情落寞,仿佛满腹心事,无处...

夜读 2018-05-25 14:32
童年尬事
童年尬事

童年是檐下燕子呢喃嬉戏的欢快,是蛐蛐在草丛扯着嗓子的肆意狂鸣,当记忆的碎片如那蔷薇花瓣在心中绚烂缤纷地飘落时,我犹如做了场难以醒觉的梦,忙不迭地去捡拾被光...

夜读 2018-05-25 14:32
与陌生人撞个满怀
与陌生人撞个满怀

春日,在皖南一小镇悠闲游走,不宽的街道上,行人不多。迎面走来一小男孩。我看见了他,他抬头也看见了我。他背着书包,急急地行走,也许是要赶去上学。我赶紧向右侧...

夜读 2018-05-25 14:32
李敬泽:圣人病
李敬泽:圣人病

孟子有诸多高贵品质,但其中不包括谦虚。比如他教导我们:君子不怨天不尤人,打落了牙齿吞肚里,任何时候都要笑眯眯,但某一日他老人家沉着脸没有笑眯眯,于是就有人...

夜读 2018-05-24 17:09
安得一服清凉散
安得一服清凉散

久咳不愈,先生说我“百日咳”了。仿佛铜墙铁壁,几盒抗生素,奈何不了顽咳。各类妙方,一一试过,收效甚微。我知道,过敏了。就像自来水管,一旦螺丝口滑了,再怎么...

夜读 2018-05-24 17:09
一位好同学
一位好同学

听到郏宗培逝世的消息,我很悲痛。他是一位憨厚、有活力、讲话爽快的人。我和他的交往不算多,但每一次见面他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郏宗培是我当年五十一中学的同...

夜读 2018-05-24 17:07
忆新凤霞
忆新凤霞

为新凤霞女士拍照较多。她不仅是名演员,同是作家、画家。因此我选了这幅她作画场景的照片。我认识新凤霞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自打一结识起,不论是通信、电话或见...

夜读 2018-05-24 17:07
在杭州宋城穿越到“快乐”
在杭州宋城穿越到“快乐”

对于宋朝有许多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水浒传》。书里英雄众多,印象最深的,却是武松。小时候跟爸去看盖叫天的武松,百看不厌。他去世,我从此再不看武松戏。日前去...

夜读 2018-05-24 17:07
手持竹竿的父亲
手持竹竿的父亲

父亲是个书虫,整天读书看报。他几乎不与我交流。我上小学时,犯了个什么错,事情我已记不清了,但我记得那次父亲把我打得很厉害。他用一根竹竿朝我劈头盖脸抽来,居...

夜读 2018-05-24 17:07
名句的另读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凝望者从来都是辛苦的,也是孤独的。尽管已是“独上高楼”,且已然“西风凋碧树”,倒仍是“望尽天涯路”,而不见伊人。足...

夜读 2018-05-23 17:42
祖母给吸毒孙儿的“死谏”
祖母给吸毒孙儿的“死谏”

这个真实的故事,是戒毒所的义工阿峰告诉我的。

夜读 2018-05-23 17:42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民晚报微信
新民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