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风来,一起飞
等风来,一起飞

想起一位飞行员曾经说,在空中,给了他一个新角度审视地面上的各种压力,因为和自然的美好相比,人类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没有什么过不去、想不通的。

夜读 2019-05-20 16:11
让我流泪又怀念的日子
让我流泪又怀念的日子

尝过苦,才能真正体会到幸福和快乐的真正意义。

夜读 2019-05-20 13:32
奚美娟:亦师亦友达明兄
奚美娟:亦师亦友达明兄

陈达明是原上海人民艺术剧院自己培养的戏剧家,也是我的前辈兄长。

夜读 2019-05-20 13:31
两地老菜馆
两地老菜馆

好友简平去广州,我介绍他到一个地方看看,那就是北京路(过去叫永汉路)财厅前商务印书馆旁边的太平西菜馆。

夜读 2019-05-20 13:31
我想跟着阳光走
我想跟着阳光走

这个春天,雨下得太久,小珍的小小斗室,弥漫着浓浓的霉味。这十几平方米的房间,她一呆四十多年,从不曾离开过。这天,天突然晴了。难得的春光,晒在小珍的身上,清...

夜读 2019-05-19 14:13
夜上海·影音 | 《复仇者联盟4》:后现代与奇幻叙事
夜上海·影音 | 《复仇者联盟4》:后现代与奇幻叙事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接续《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讲灭霸用无限手套毁灭了一半宇宙生灵,并重创复仇者联盟。回到地球的英雄们以众暴寡,讨伐解甲归田种花...

夜读 2019-05-19 14:13
追寻老父李可染墨迹
追寻老父李可染墨迹

耄耋之年得以一睹父亲四十余年前的墨宝真迹,不由得触景生情。我的父亲国画大师李可染因病去世已经整整三十年了。我今年也已经八十有一。这三十年来,我一直想循着父...

夜读 2019-05-18 10:07
原乡的树
原乡的树

原乡多树。对于少年的我,能叫上名字的,多半是桃树、梨树、桑树、白胡枣树、朴树、杨柳。之所以记得这些,除了它们的果能解馋,还在于可以供我们玩耍、取乐,譬如朴...

夜读 2019-05-17 15:41
当生命有限时,如何善用生命
当生命有限时,如何善用生命

比戏剧更精彩的是现实中的人生,“旧的”过去,“新的”才来。毛俊辉   走进荃湾西站地铁,赫然看到好友毛俊辉的巨幅演出广告,特...

夜读 2019-05-16 15:50
桐城小花识真容
桐城小花识真容

    初识桐城小花,源于一段掌故:陈独秀先生酷爱此茶,常对人说,这是我家乡的茶,其品不亚于龙井。传说此茶为明朝兵...

夜读 2019-05-15 17:07
有“家主婆”在,家就在
有“家主婆”在,家就在

年轻时敲定的家,一直走到人生的暮年,有家主婆在,家就散不了。上世纪九十年代,联合国将每年5月15日定为国际家庭日,以此提高各国政府和公众对于家庭问题的认识...

夜读 2019-05-15 15:48
国际、胜利、虹口、解放,忆当年虹口的老影剧院
国际、胜利、虹口、解放,忆当年虹口的老影剧院

近几年来,美琪、国泰、黄浦、长江等这些历经沧桑的老影剧院都一一重新整修,闪亮登场。这不禁使我回想起虹口区也有不少老影剧院来。当我重睹电视屏幕上的老电影时,...

夜读 2019-05-14 17:19
刘巽达:名人之后
刘巽达:名人之后

忽然想聊“名人之后”的话题,乃因某件小事触发。有两位名人之后向拙刊投稿,分别撰文回忆父亲或祖父,可字里行间没有一丁点稍有人情味的细节,几乎都是史料堆积,一...

夜读 2019-05-14 17:19
杨忠明:说到宁波菜,海鲜第一
杨忠明:说到宁波菜,海鲜第一

最近,和沪上几位“吃货”去慈溪访古寻幽,品美食,尝时鲜,探索宁波老味道。说到宁波菜,海鲜第一,从前沪城东门外有“外咸瓜街”、“里咸瓜街”,小时候我总以为这...

夜读 2019-05-14 17:19
身在城市,心游山水
身在城市,心游山水

 山水,中国精神的象征,一种天人合一的东方人文主义和谐精神。“山水城市”不是一个新词。1990年,钱学森从中国传统的山水自然观、天人合一哲学观基...

夜读 2019-05-14 17:19
翁思再:虹在天上有七色
翁思再:虹在天上有七色

胞妹翁思虹原名翁思红,先外祖谢叔敬公为之易“红”为“虹”,释云:虹在天上喻志向高远,虹有七色喻多彩人生。可是因十年动乱,她连中学课程都没能实际学完,遑论高...

夜读 2019-05-14 17:19
上海文化品牌新字开头,文创首次站上中国艺术节“大舞台”
上海文化品牌新字开头,文创首次站上中国艺术节“大舞台”

5月19日至5月22日期间,中国艺术节演艺及文创产品博览会将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市民可以通过网络预约免费观展。届时,将有来自全国的700多家文化机构参展,...

夜读 2019-05-14 17:19
十日谈 | 母亲的牺牲精神
十日谈 | 母亲的牺牲精神

1950年春,在生活无着的困境下,父母带着不满8岁的姐姐、不满3岁的我和8个月的弟弟,从北京来到今天的乌盟后山。当年那里一贫如洗,我家的生活尚不如村里的贫...

夜读 2019-05-13 16:19
写作《特别狠心特别爱》,两代人的回归梦
写作《特别狠心特别爱》,两代人的回归梦

在一个家庭中,母爱是一种智慧,父爱也是一种智慧。我的父亲是一个很有修养、很有智慧的犹太老人,他可能觉得陪伴不了我太久,在我小的时候,就给了我许多生命教育,...

夜读 2019-05-13 16:19
史依弘《新龙门客栈》传佳话,文艺本一家
史依弘《新龙门客栈》传佳话,文艺本一家

大漠黄沙,刀光剑影,义重情深。五一节之际,京剧《新龙门客栈》在上海大剧院连演两场,曲折的故事、精湛的表演和新颖的舞台布景构成一台华美大戏。剧场里经久不息的...

夜读 2019-05-13 16:19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民晚报微信
新民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