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还有花千树
生活还有花千树

对生活质量的不懈追求,让我们醒悟到,人生若过得勉勉强强、敷衍应付,是对生命的不尊重、不珍惜。

夜读 2019-07-17 16:25
一碗乡愁小德兴
一碗乡愁小德兴

小德兴是一家面馆,它的阳春面、小馄饨和糯米汤团是我绵绵的乡愁。

夜读 2019-07-17 16:25
猪肝的故事
猪肝的故事

不管任何时候,看到这只为人唾弃的“猛兽”,我的心,都会泛起一股温柔的感觉。

夜读 2019-07-17 14:52
夏日记忆
夏日记忆

打开房门,热浪滚滚而来,才是初夏,气温就超过了三十摄氏度,这在德国北部是少见的,但是我喜欢这样晴朗炎热的天气,这才是夏天应该有的样子。

夜读 2019-07-17 14:52
救护车,曾经是我的一个心结
救护车,曾经是我的一个心结

急诊室是青年医生的课堂,急诊室的形形色色催人成长。救护车,曾经是我的一个心结。那时我正在急诊科轮转,因为资历尚浅,我上的班是小医生们最常上的救护车班。其任...

夜读 2019-07-16 15:50
夏天,在沙滩上迷失的孩子
夏天,在沙滩上迷失的孩子

夏天真热,可健太郎喜欢,因为夏天有好多热闹的活动,比如烟火晚会,此外,全家人可以到神奈川县的海滨浴场——在那儿,就能看到海。健太郎觉得大海真是宽,真是大。...

夜读 2019-07-16 15:40
郭淑珍,郭老师,郭阿姨
郭淑珍,郭老师,郭阿姨

一个九十高龄的老人,人们也许经常会告诉她该去休息。不过在郭阿姨这里,休息是个讨嫌的字眼。对于郭淑珍老师,我一直有两个称呼。一是和其他学生们一样地喊她“郭老...

夜读 2019-07-15 16:23
侯军:晚樱
侯军:晚樱

我来日本,已是四月下旬,按照白乐天的说法,“人间四月芳菲尽”,想看到大名鼎鼎的樱花,怕是已经错过了花期。记得赴日前半个多月,曾在央视新闻里看到日本樱花盛开...

夜读 2019-07-14 18:54
有人喜欢紫
有人喜欢紫

在中环的镛记酒家,赵老师对张姐说,你的这束紫颜色的头发感觉很好。于是我对赵老师提到了周瘦鹃与他的紫罗兰庵。旧时私塾里的老师命题作诗“咏梅”,而不许出现“云...

夜读 2019-07-14 18:52
在南方,一位北方老太太给了我一匹布马儿
在南方,一位北方老太太给了我一匹布马儿

我的书架上,有一匹布马儿,就是用布做的小马驹。那是一匹造型夸张色彩漂亮的布马儿:它有神气得不得了的马头,尖尖的耳朵,蓬松的马鬃,麻花一样的马尾。它的眼珠是...

夜读 2019-07-14 18:52
光影与情隐——路易斯·康
光影与情隐——路易斯·康

最近读柯布西耶的书,搜索他的资料,像一篓螃蟹一样,抓一个又咬出了另一个——同样伟大的建筑奇才路易斯·康(LouisKahn)。把他俩联系在一起的是:光。确...

夜读 2019-07-14 18:52
三生长忆是江南,诗心滢滢水潺潺
三生长忆是江南,诗心滢滢水潺潺

唐宋以降,以苏州为中心的江南,富足晏安,文教昌明,渐成海内公认的风雅之宗。明人张岱在《陶庵梦忆》中用玉润珠圆般的文字,回忆彼时江南精致的生活。雕槛如绮、画...

夜读 2019-07-13 15:38
心静自然凉,多少年的至理名言
心静自然凉,多少年的至理名言

大雨终于消停,夜色中去卷起东边阳台的帘子,一面就有湿润的新鲜空气涌进来,从鼻子到全身,好闻,也真的凉快了。望望深蓝的夜空,儿时的一个声音好像从其中响起来,...

夜读 2019-07-13 14:58
“自刁别人呆”,镣铐手上戴
“自刁别人呆”,镣铐手上戴

近日(6月22日、23日),新民晚报“新民APP”连续两天报道了宾阳路50弄小区一夜间19辆私家车车身被人用锐器划伤和嫌疑人在案发7个小时后被徐汇警方抓获...

夜读 2019-07-13 14:58
走进牛津大学,寻觅成功的答案
走进牛津大学,寻觅成功的答案

在英国牛津小住,徜徉在牛津大学的9所学院里,印象深刻。牛津大学有38个学院,104个图书馆,分布在方圆60公里牛津城的东南西北。正因为如此,我感觉牛津整个...

夜读 2019-07-13 14:58
写给儿子十岁
写给儿子十岁

泠一:收到这封信,多少有些意外吧?老师们的一个创意,让我们父子俩多了一次交流的机会。这两天,在老师指导下,你和同学们离开父母,独自打理自己的生活。这或许是...

夜读 2019-07-13 14:58
暑假,给孩子补“三门课”
暑假,给孩子补“三门课”

到了暑假,不妨让孩子们学些社会知识,补上家务、亲情和礼仪“三门课”。

夜读 2019-07-12 15:59
高高的跳伞塔
高高的跳伞塔

​我在上海东北部的控江路西段区域生活了很长时间,如今要我说那边的记忆地标,那便是跳伞塔。

夜读 2019-07-12 15:59
修笔匠施师傅
修笔匠施师傅

修了一辈子钢笔的施天水师傳,当时还是三十来岁的年轻人。他修理钢笔的摊位,就在书声琅琅的中州路上。

夜读 2019-07-12 13:24
路途上的“家”
路途上的“家”

身处上海市中心,静安别墅像是一个隐喻,和快节奏的都市生活紧密共生,又为陀螺般旋转的职场人士提供一个出口。

夜读 2019-07-11 17:47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民晚报微信
新民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