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里的“帕瓦罗蒂”
冬日里的“帕瓦罗蒂”

蝈蝈,因其善于鸣叫,人们称之为叫蝈蝈,南方人根据谐音,拟人化地称其为:叫哥哥。与黄蛉、金钟和吉儿等鸣虫相比,蝈蝈可以算得上是鸣虫中的大个子了。蝈蝈的分类,...

夜读 2017-12-28 18:25
唯有“二哥”沈从文的巫水河,“方那么懂我并且原谅我”
唯有“二哥”沈从文的巫水河,“方那么懂我并且原谅我”

有点遗世独立的样子,我的中学母校建在与县城遥遥相对的山腰上,和繁华的镇子隔着一条名叫巫水的河。她是沅江的支流。沅江,就是“二哥”沈从文在《湘行书简》中向亲...

夜读 2017-12-27 22:40
花落莲成,且听金花孃孃说一段烟尘往事
花落莲成,且听金花孃孃说一段烟尘往事

金花孃孃微微一笑,牙齿上镶着的桃形翡翠就会露出来,绿得醉人……牙齿上镶金嵌玉,大概是那个时期富家女子的时尚。最初,金花孃孃的故事是外婆讲给妈妈听的,后来,...

夜读 2017-12-27 17:22
欢喜酸菜一世情
欢喜酸菜一世情

老一辈东北人提到南方还习惯称之为“关里”,有邻家伙伴随父母回山东省亲,临行道别问起,只道是“回关里家”。

夜读 2017-12-27 17:22
消失的土路,永远的乡路
消失的土路,永远的乡路

回故乡探亲,总会为家乡新农村建设的新变化而感慨不已。有人问我家乡近年什么变化最大?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乡路”。除了乡级公路外,纵横交错的白色水泥路已在村庄...

夜读 2017-12-26 18:55
夜光杯 | 岁月静流,沧桑从容,怒江的表情
夜光杯 | 岁月静流,沧桑从容,怒江的表情

今年的5月和10月,我两次进入怒江大峡谷,接触到底层的怒族、傈僳族兄弟姐妹,他们脸上的表情久久地在我脑海中叠现,挥之不去。岁月静流,沧桑从容。怒江的表情单...

夜读 2017-12-26 18:55
夜读|一峰高出白云端
夜读|一峰高出白云端

初冬,步入宁波雪窦山中隐潭峡谷间,寒雀空鸣,山茶冷艳,巉岩峭壁险,潭深烟雨轻,石阶如天梯高悬,藤萝像蜘网低垂,崖石嶙峋,苔痕成冻,耳边,瀑声隆隆,水流飞溅...

夜读 2017-12-26 18:54
夜读|别人不懂,只有你懂
夜读|别人不懂,只有你懂

一个老套故事,似乎每次听都会感动。男孩宠女孩,那时,他们都年轻,不懂世事维艰。每次吃鱼,男孩必先把鱼眼剔出来,盛小碗里,递给女孩。鱼眼,倒不见得多好吃,但...

夜读 2017-12-25 16:22
夜读|缅怀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读Ta
夜读|缅怀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读Ta

让我们在阅读中,托付朴素的情感,以志缅怀。

夜读 2017-12-24 21:03
夜读 | 茅善玉的沪剧梦
夜读 | 茅善玉的沪剧梦

沪剧是莺莺燕燕,也可以是波澜壮阔。时代的故事,讲得荡气回肠。

夜读 2017-12-24 21:00
夜读|周国平:剩下的才是教育
夜读|周国平:剩下的才是教育

在教育中有比知识重要得多、根本得多的东西,那个东西才是目标。

夜读 2017-12-23 18:28
夜读 | 像落叶一样离去,宁静,优雅
夜读 | 像落叶一样离去,宁静,优雅

冬天的寒风中,梧桐叶从树上飘落下来悄无声息。看着发黄的树叶,思绪回到了早春4月,它像翡翠一般挂在树上美不胜收。仅仅过了大半年,它就离开了人们的视线,走向了...

夜读 2017-12-22 19:13
夜读 | 宣纸秘闻
夜读 | 宣纸秘闻

宣纸被尊为“纸中之王”。文化大家郭沫若曾为之题词曰:“宣纸是中国劳动人民所发明的艺术创造,中国的书法和绘画离了它便无从表达艺术的妙味。”此言不谬,宣纸质地...

夜读 2017-12-22 19:13
新游厦门
新游厦门

多次去过厦门,这一回是应邀出席在厦门举行的海峡两岸图书交易会。客机进入厦门上空时,我见到一座呈L形的宏伟的悬索跨海大桥,巍然立于碧波之上。那是海沧大桥,连...

夜读 2017-12-22 17:54
夜读 | 当时只道是寻常
夜读 | 当时只道是寻常

如今,朋友以各种名义张罗的聚会多了起来。这样的聚会,对于我,主要来自北大荒的荒友和中学同学。有时合二为一,因为很多荒友就是中学同学,当年是坐着同一列火车一...

夜读 2017-12-21 20:36
夜读 | 素风逸韵蓝印花布
夜读 | 素风逸韵蓝印花布

蓝印花布产生于水粼粼的江南,它与小舟、青砖、白墙、油灯、团扇、青花瓷、油布伞相伴,和蓝天、白云、翠绿的大自然相得益彰,弥漫着素风逸韵的乡土风情。我婴儿时,...

夜读 2017-12-21 20:35
夜读 | 多拿kindle,少动手机,阅读依然如此美好
夜读 | 多拿kindle,少动手机,阅读依然如此美好

两三年前友人送了我一本kindle(可以说是书,暂且用“本”)。说白了即亚马逊公司设计和销售的电子书阅读器。有了kindle,用户可通过无线网络在亚马逊平...

夜读 2017-12-20 21:39
夜读 | 做人,里子也要讲究一点
夜读 | 做人,里子也要讲究一点

过去在部队时,有一位前辈作家,请吃饭时钱不够了,就把手表押上,也要让大家吃得尽兴。当时手表是贵重物件,找对象的“三转一响”之一。这是有面子的事。有一次跟团...

夜读 2017-12-20 21:39
夜读 | 寒风中,回首又见蛤蜊油
夜读 | 寒风中,回首又见蛤蜊油

冬又至。淘宝偶见蛤蜊油,蓦然令我忆起那年月。蛤蜊油,又名瓦壳油、贝壳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它是百姓冬季护肤防冻的主打“宝贝”。那时,家境尚好的用雪花膏,而...

夜读 2017-12-19 22:45
夜读 | 没能力爱人,只会爱自己,结局只能是……
夜读 | 没能力爱人,只会爱自己,结局只能是……

我们在谈论一位名媛,说到其丈夫爱她视她如珠似宝,可做妻子的并不爱老公,当丈夫只是路边的草。一位与名媛认识较久的朋友突然说:“我怀疑她是否有爱人的能力?这就...

夜读 2017-12-19 19:24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民晚报微信
新民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