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 > 城生活 > 正文

传承红色基因 | 69年前地下少先队在沪成立,亲历者说: 《新少年报》影响了我的一生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左妍     作者:左妍,朱少伟     编辑:张泽茜     2018-04-04 16:41 | |

图说:上海市自忠路上的《新少年报》社旧址 来源/本报记者 孙中钦 摄

  1949年4月4日,地下少先队在沪秘密成立,化名“铁木儿团”,首批成员之一章大鸿今年已是85岁高龄,忆起那段特殊岁月,他说,当时中共上海地下组织创办的《新少年报》是地下少先队的摇篮,“那天,我们聚在一起庄严宣誓。此后,‘铁木儿团’立即投入迎接解放的战斗行列……”

  仅出百期即遭禁

  西门路(今自忠路)355号是《新少年报》社旧址,如今办公的客堂、厢房仍在,章大鸿仍能认出当年编辑部的样子。“看起来不过是普通住宅,前后弄堂都通,客堂间和西厢房摆了好几张办公桌。任编辑的多为中小学老师,这里白天没有人,晚上和休息天,大家总是聚在一起讨论稿子,策划选题。”

  《新少年报》是1946年2月16日由中共上海地下组织创办的。章大鸿1946年考入市立洋泾中学。一天,数学老师曹文玉捧着一叠《新少年报》走进教室,鼓励同学们和这份报纸“交朋友”。“中国一直在打仗,打了日本鬼,现在自己人打自己人,弄得大家生活不安定!”《新少年报》上说的,正是章大鸿想知道的,他立即被这份报纸深深吸引,后来章大鸿才知道,曹老师是地下党员。在曹老师鼓励下,他成了《新少年报》的义务小发行员,也多次投稿,还收到编辑祝小琬等人的来信鼓励。

  每半个月,报社分管发行的段镇都会骑车将报纸送至章大鸿家。除了在本校同学中发起征订外,章大鸿还约同学利用放学和假期到浦东中小学征订。章大鸿还拿出藏书,和同学合办“影光书室”,这里也成为《新少年报》的宣传阵地。

  1948年12月2日,《新少年报》该出第100期了,但章大鸿迟迟不见送报来,这可急坏了订户。几天后,邮局送来一小卷纸,拆开一看,正是第100期,可只有一份,再仔细看,头版登着告别信《暂别了,朋友》:“亲爱的少年朋友们,我们被迫痛心地和各位暂别……我们不要为离别而悲伤,相信黑暗定会过去,光明是属于大家的……”原来,《新少年报》被反动派查禁了。

  在休刊号上,登着章大鸿的《假如我是匕首》:“假如我是匕首,誓以我自己锐利的钢刃,剁碎那贪官污吏和野心家的深褐色的心!”

  勇敢的“铁木儿”们

  一个多月后,章大鸿收到邮寄来的《青鸟》丛刊。看着熟悉的题花,他认出这就是《新少年报》的化身!

  《新少年报》的编辑又与小通讯员、小发行员相聚,还建起“青鸟读书会”。“‘青鸟’的秘密发行,给我们指明走向新生活的道路,它的传播为建立地下少先队做了思想准备,而青鸟读书会的建立则为建队做了组织准备。”章大鸿说。

  1949年2月,《新少年报》地下党支部传达《中共中央关于建立少先队与儿童团的决议》,支部书记胡德华把建立地下少先队的任务交给吴芸红、祝小琬、段镇三位支部成员。那时,上海划成沪西、沪中、沪南、沪北、沪东等五个区,章大鸿回忆,“在沪西区,小琬姐召集几名‘青鸟读书会’成员发展为地下少先队员。其余四个区,小琬姐和段镇哥写信给读书会骨干成员,要大家准时到朱汝俊家集合。”

  4月4日旧儿童节下午,大家在朱汝俊家集合,成立地下少先队组织。为了保护队员,段镇提出,以苏联小说《铁木儿及其伙伴》里抵抗法西斯的“铁木儿”命名为“铁木儿团”。金科中学李森富、育才中学朱汝俊、洋泾中学章大鸿等23人成为不戴红领巾的地下少先队员。

  就这样,遍布全市的首批地下少先队员立即行动起来,在地下党引领下投入迎接上海解放的战斗。章大鸿记得,有人在棉袄里藏了揭露国民党屠杀真相的传单,躲过警察抄身;有人以打菱角、打弹子游戏为掩护,溜进敌营侦察,绘制地图,通过地下党转给解放军……

  1949年5月,上海解放,洋泾中学由人民政府接管,章大鸿和同学决定将“影光书室”藏书捐给洋泾中学图书馆。由于地下少先队员为解放上海出过力,故受到陈毅等领导人接见。解放后,《新少年报》在上海复刊,1958年迁往北京归团中央领导,后更名《中国儿童报》。

  传承理想的火种

  如今,章大鸿及昔日部分战友每年仍应邀前往各区及学校,给少年儿童讲当年斗争往事。他说,1956年,自己进入《儿童时代》当记者,后来如愿加入共产党。大病退休后,他仍在病床前编写青少年读物。“在洋泾中学与《新少年报》的这段往事,影响了我的一生。”

  “洋泾中学是上海最早的市立中学之一,洋中校史与民族命运紧密相关。”洋泾中学语文教师、校史馆馆长陆晨虹介绍,2010年,学校建成校史馆,积极开展红色历史教育,“校史馆是耳濡目染的课堂,像章大鸿一样的杰出校友经常来到同学中间”。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新少年报》和地下少先队的斗争历史,有关洋泾中学和《新少年报》的文物资料,已捐给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陈列馆。

  采访最后,章大鸿透露了自己的一个心愿:“今天,建议在《新少年报》社原址建立少先队历史纪念馆,这样一来,相邻的共产党、青年团、少先队诞生地,可成为系列完整的党史纪念地和青少年教育基地,推进党在少年儿童教育工作中的可贵精神代代相传。”

  新民晚报记者 左妍


  >>专家点评

  少先队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中国少年先锋队的建队日,是1949年10月13日。然而,少先队的光荣历史应该追溯得更远,党在不同时期建立的劳动童子团、共产主义儿童团、抗日儿童团等,可以说都是它的前身。解放战争期间,在中共上海地下组织领导下,《新少年报》向孩子们开展革命宣传,地下少先队“铁木儿团”则踊跃投入迎接申城解放的战斗,为少先队史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我曾作为上海市政协委员进行相关调研,深感自忠路355号《新少年报》社旧址是值得保护利用的革命史迹;洋泾中学当年与《新少年报》及地下少先队关系密切,如今充分挖掘传统资源的教育价值,凸显红色基因,弘扬红色文化,这是“存史育人”的很好举措。

  朱少伟 (中共党史学者)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