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纪实 > 正文

在震泽的小路走走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荆歌     编辑:徐婉青     2017-12-30 15:52 | |

无数次去震泽,也无数次写下关于它的文字。更有无数次,在那些美极的小弄里走,在回忆里走,在雨里、在月光下走。

走回震泽的路,是细长而虚幻的,真得就像开放在眼前的花朵,恍惚得就像前世的情景。

我在震泽生活工作的时候,它是什么样子的?也是这桥、这街道、这水,这塔与寺吗?它一定曾经是眼前的样子,它也一定不完全是这样的。那时候的它,是属于我的青春的,属于灯下写诗的我,属于晚风中发呆的我,属于一所古老中学校园里的我。

它是我河边散步时的浆声,是我独立小桥所看到的少女背影,是宝塔在秋风中的角铃叮当,是星期天校园里空寂的野鸽子的咕咕……

后来去震泽,总是与朋友相伴,仿佛是去作新奇的探游,仿佛都是第一次。那些从遥远地方来的朋友,他们来看江南,来看这安宁而古雅的小镇。我也是怀着好奇之心去看它吗?它是我那么熟悉的,熟悉到可以夸张地说记得它的每一条街巷,甚至每一棵树。但它似乎也是陌生的,就像我是第一次来看它,就像它从前只是在我的想象里。它是一个不倦的情人,忽远忽近,亦真亦幻,永远是我的秘密似的。

我要通过一次再一次地走近它,和它肌肤相亲,听它呼吸。我可以没有穷尽地思念它,把下一次的见面,当作是初见的欣喜。

与我同游的朋友,他们不会知道我对这个小镇怀有什么样的感情,他们可能不会相信,我对它的了解,虽然曾经极其深入,却是永不满足的。它是一棵奇异的树,站在原地,每年春天绽放新芽。它是一个深藏于心的名字,我越是叨念它,它的面目反倒越是模糊了。而它又常常在不经意间浮现,那么清晰,如镜子里的一张脸。(荆歌)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