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军事 > 正文

50年前,越南游击队血战西贡街头

来源:新民晚报     编辑:吕倩雯     2018-01-29 13:31 | |

1968年,越南抗美救国战争进入关键节点,为了摧垮美国侵略者的战斗意志,进一步瓦解南越伪政权,越南民主共和国(北越)国防部长武元甲决心集中人民军和在南越活动的当地游击队主力,在春节之际发动“总奋起”(大起义),同时进攻南越境内各大城市,而美伪老巢西贡(今胡志明市)是攻击重点。

图说:越南游击队员获得精良武器。资料图片

撕裂天空 震动大地

早在1967年底,北越人民军和游击队就为春节攻势做好准备,攻击发起前已集结了20万名战士和8.1万吨作战物资。

1968年1月20日,南越当局上下都忙着采购年货,而北越军和游击队接到命令——“撕裂天空,震动大地,随时准备创造最伟大的胜利!”次日黎明时刻,北越军以重炮开路,向美国海军陆战队盘踞的南越据点溪山发起第一波攻击。当美伪高层的目光被溪山之战吸引时,游击队员化装成难民、工人及休假的南越士兵,陆续潜入西贡,他们的武器也分别藏在花车、棺材、运送粮食的卡车里运进城。很快,入城的游击队达五个营之多。

1月30日,200多名美军情报军官在西贡总部开会,时任联合情报中心分析员的詹姆斯·米汉姆后来回忆:“我们全都认为,游击队在春节里进攻西贡简直是荒唐。”

六箭齐发 同时打响

30日午夜刚过,美国军官还在狂欢,可南越五个都会城市却同时爆发战斗,西贡首当其冲。美军战史学者韦斯特说:“越南游击队特别行动小组采用‘六箭齐发’的打法,同时攻击西贡的南越军总参谋部(驻新山一基地)、南越‘总统府’独立宫、美国驻西贡‘大使馆’、南越海军司令部及广播电台。”另外,游击队还将对西贡的中央警察局、炮兵司令部和装甲兵司令部攻击,“攻击一旦得手,这些小组的角色随即由进攻者转变为防御者,坚守被攻克的目标48小时。他们被告知,届时由北越军的增援部队赶到现场并接替他们。”韦斯特说。

遗憾的是,游击队低估了敌人。尽管美军注意力大多放在溪山,但没有调走西贡附近的7个步兵营和6个炮兵营,加上原先卫戍西贡的南越军,当地的美伪军仍有近40个营,如果打成消耗战,游击队没有取胜把握。

攻入大楼 同归于尽

从宣传意义看,西贡电台是最重要的目标。负责攻击的游击队小组携带了一卷磁带,上面录有宣布西贡解放的声明,以及呼吁南越人民大起义、反抗美伪残暴统治。

在电台大楼入口处,行动小组发现卫兵并不多,在粉碎了零星抵抗后,他们迅速进入播音间,却怎么也无法将磁带里的声音播送出去。原来,南越士兵已将连接播音室和发射塔的音频线路割断了。

行动小组试图派人修复,但已无法走出大门了——紧急赶到的美军陆战队和南越特种部队将电台团团围住,几挺机枪死死封住大门。接下来是让所有在场者刻骨铭心的激战,游击队员依托有利地形,从窗口向敌人射击,令敌人寸步难进。六个小时后,游击队员耗尽所有弹药,幸存的队员聚在一起,取出最后几包炸药绑在身上,与大楼同归于尽。

短兵相接 血溅馆舍

就在电台激战之时,19名身穿黑衣的游击队员来到西贡使馆街一座六层建筑外面,那就是被称为“美国在越南耀武扬威的象征”——美国驻西贡“大使馆”。这座建筑外有大批南越警察,里面则由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守卫,美军吹嘘这是“牢不可破的建筑”。然而在31日凌晨2时45分,这栋建筑的外墙被炸出一个大洞。硝烟还未散尽,19名游击队员从洞口一跃而入,他们没有事先演练,也没有撤退计划,只晓得猛打猛冲。

率先冲进馆内的组长和副组长与两名美军迎头相撞,双方拔枪互射,结果同时倒下,行动小组瞬间失去了指挥。游击队员一时不知所措,他们没有选择冲入馆舍主楼,而是以庭院里的花坛为掩体,与躲在屋顶上的美军互射,地形上的劣势让他们很快陷入苦战。六个小时后,增援的美军乘直升机在馆舍屋顶降落,开始围剿游击队。

美国NBC记者唐·诺斯在现场目睹了最后的战斗:“所有美军都朝庭院内的一栋小别墅开火,有人告诉我那是偷袭特工的最后据点。美军还向别墅里扔催泪弹,想把越南人逼出来。”然而战至9时20分,行动小组仍无一人投降,“现场指挥官告诉我,已有17名特工被杀死,他们的尸体就散落在院子里,另有两人受伤被俘。很快,美军宣布肃清全部偷袭特工”。

一张照片 输掉战争

31日的最后一场战斗发生在南越海军司令部门外。凌晨3时,12名游击队员分乘两辆汽车接近海军司令部,杀死两名哨兵后冲向大门。但枪声惊动了门卫,后者在拉响警报的同时还用12.7毫米重机枪扫射,大口径子弹几乎将两辆汽车撕碎,车内数人当场死亡,跳车的幸存者则被机枪死死压制在地面上。此时,司令部内的美国顾问与附近的美国宪兵取得联系,后者从邻近街道上夹击游击队。最终,游击队被交叉火力所打败,8人牺牲,2人被俘。

2月1日,地痞流氓出身的南越警察局长阮玉鸾当着美国记者爱德华·T·亚当斯的面,枪杀了被俘的游击队员阮文敛,亚当斯拍下当时的场景。这张名为“西贡处决”的照片获得1969年的普利策奖,也成为引发美国民众反战情绪的转折点。此后,舆论开始集中抨击南越当局的残暴,并探讨美国军人为这等货色卖命是否值得,这成为美国不得不考虑撤离越南的一个里程碑事件,而“西贡处决”也因此被称为“输掉战争的照片”。

周立星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